原标题:消费者饮劲酒中药材中毒 保健酒业被指不健康

一位消费者饮用劲酒后出现不适,被医院鉴定为“中药材中毒”。虽然劲酒公司反复强调其产品安全性没有问题,但消费者还是把劲酒告上了法庭。保健酒行业近年来悄然发展起来,其背后的中药材非法添加、一味夸大保健功能而不提示不宜使用人群、产品过了保质期仍在销售等乱象也浮出水面。保健酒行业自身应如何“保健”并良性发展,是整个行业乃至监管部门都应思考的问题。

“湖南长沙的一位消费者郭先生在饮用了小半瓶劲酒后出现了不适症状,随后被医院鉴定为"中药材中毒"。”近日,一则关于保健酒安全问题的消息引发了公众广泛关注。

对此,劲酒的生产厂家劲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酒公司”)的工作人员张建(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该公司的产品有保健食品批准证书,并且在配方研制过程中非常注意中药材的安全使用,其产品更是经过多次不良反应测试并确认无问题后才予以生产的。

据张建介绍,在郭先生的问题出现以后,劲酒方面主动邀请郭先生到工厂参观制酒流程,并向其讲解劲酒的安全性。

“但即便如此,仍没有让郭先生觉得满意。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起诉。”张建表示,“目前法院的判决结果还没有出来。”

据了解,该案在今年7月22日已经开庭审理。

不过张建也坦言,目前很多消费者对保健酒的功能和安全存有疑虑,这也是相关公司在宣传与引导方面没有做到位的一些地方。

近年来,保健酒悄然流行起来。酒类行业专家铁犁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瓶装保健酒的市场规模在200亿元左右。

而在保健酒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些问题也不断暴露出来。

据铁犁介绍,现在市场上一些所谓的保健酒其实根本不是保健酒,实际上就是白酒。

“这个市场目前来讲还比较混乱。保健酒的生产往往涉及到中药材的使用问题,一旦滥用、误用中药材,将可能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因此一定要加强行业标准的制定与监督管理。”江西省酒类流通协会首席顾问杨承平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中药材使用须慎重

记者了解到,郭先生认为自己饮用劲酒后产生不适的原因就是,劲酒配方中的9种中药材中的仙茅、肉桂和丁香是有毒药材。

郭先生表示,自己以前喝8两白酒都没事,而劲酒才喝了50毫升,反而让自己中毒。郭先生要求劲酒公司赔偿1倍酒价、医药费、误工费共422元,并要求该公司“为自己欺骗消费者的行为赔偿原告100元”。

但张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劲酒配方中确实有这3味中药材,不过劲酒在配方过程中其实早就已经注意到了中药材的含毒问题。

“中药里面有句古话:"是药三分毒。"因此我们公司在推出新酒品之前都会在自己的员工中选拔一些试验者进行破坏性试验,在尽量高度饮酒后测试其不良反应。”张建表示,如果试验者感觉不适,那么肯定就要更改配方。

“肉桂和丁香应该没有问题,它们是食药同源的,可以被当作食品看待。”著名中医养生专家孔令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仙茅不属于食药同源一类,如果添加则要有相关部门批准。”

孔令谦表示,就像所有药物都应该在医生指导下使用,在酒中添加中药材,是要经过国家许可的。

据孔令谦介绍,2002年原国家卫生部也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下简称《通知》),其中囊括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中药材目录87种,像金银花、菊花等,这类物品可以不经过有关部门批准加入保健酒中。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通知》中还对保健食品禁用物品都作出了具体的规定,仙茅不在卫生部规定的不可入保健品的中药材当中。

张建还透露,劲酒生产中使用仙茅,是经过国家批准的。

“1997年卫生部批准的中国劲酒保健食品批文里面,劲酒的配方中就有仙茅这味药材。”张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铁犁看来,在保健酒行业里目前最严重的问题可能在于,有些保健酒企业,尤其是那些一些规模较小、没有拿到批号的小酒厂,为了追求功效好,可能私下使用一些国家严格规定为药物类的、禁止添加的产品,这样虽然极大地提高了相应的功效,但是很容易出现安全问题。

据了解,一款保健酒要进行生产,首先要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然后将相应配方拿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质量监督检验检疫部门去做试验鉴定,出示相关报告,再经过GMP认证获得国家正式批号后方可投入生产。

保健酒功效被夸大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除了中药材添加方面存在问题,保健酒行业内还存在着其他乱象,其中之一就是夸大甚至虚假宣传其功能。

杨承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保健酒是一种介于白酒和药酒之间的产品。药酒是可以治病的,比如治疗风湿等,而像劲酒等保健酒,其宣传重点则是提高人体免疫力,这是一种保健功能。

铁犁表示,保健酒已被划分到保健食品当中,属于戴“蓝帽子”的产品。因为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的外包装上都有一个蓝帽形状的标识。

杨承平提醒,不同的保健酒由于所含的药材成分不同,也具有不同的功能,消费者要认清保健酒配料上的不同和宣传中的区别。

但杨承平也表示,对于保健酒保健功能的宣传方面,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管。

“一些保健酒厂家宣传产品具有很多保健功能,可能实质上什么功能都没有。”杨承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些小酒厂甚至给普通酒加了点色素,上了点颜色,就宣称这是保健酒了。”

曾经在酒企工作过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以前河南省某家酒厂曾经出产过一种黑米酒,但到生产后期就逐渐改用红枣汁给普通酒染色,而不再添加真材实料了。虽然该企业现在已经倒闭,可其他小酒厂仍存在着类似的造假行为。

孔令谦还提醒道,保健酒具有保健功能,但是并不意味着只要喝了保健酒就一定能够保健,如果饮用不当还可能反过来对身体造成伤害。保健酒能否有功效、是否会有副作用跟个人体质也有关系。

而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保健酒销售人员往往对自身产品的保健作用极力渲染,却很少去询问消费者的个人体质特征。

此外,杨承平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饮用保健酒其实有很多禁忌,比如饮酒过程中所食用的菜品搭配也要注意。

在杨承平看来,保健酒的厂商和销售商,都应该明确提醒哪些群体不适宜饮用保健酒,以增强保健酒的安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