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现行物流体系加重消费者负担

目前,末端配送成本已经占到物流行业总成本的30%以上,大量的社会资源消耗在了“最后一公里”上。据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9.4万亿元,约为GDP的18%,比世界平均水平高6.5个百分点,比部分国家高出近一倍。

媒体评论:不能“一边捆着草一边饿着牛”

居高不下的物流成本正在吞噬着消费者的“钱包”,如何使高出国外近一倍的物流成本不再让消费者买单,迫切需要一种改变现行物流体系和规模的通道。

专家认为,我国物流服务组织化、社会化、专业化、信息化程度低,直接导致“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效率较低,成本较高,“一边捆着草,一边饿着牛”的现象比较突出。

城市配送区域不断扩大,配送需求量不断跃升,需要投入更多的配送车辆。但由于物流供求信息渠道不畅,城市“最后一公里”往往是“有货找不到车,有车找不到货”,造成比较严重的空驶等问题。

一些生产、流通企业自建自用物流系统,而且一般不对外提供服务,第三方物流占物流市场的比重不到25%,而日本、欧洲和美国等已超过70%。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封闭式的自用物流,因为没有竞争力,很难提高物流效率、降低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公路收费、罚款等直接推高了物流成本,路桥费和罚款至少占企业物流成本1/3以上。过度的市区交通管制,导致物流“最后一公里”费用激增。

随着网购蓬勃发展,“最后一公里”问题愈发凸显。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常务副会长王德荣指出,积极推广共同配送等先进模式,有利于提高集约化程度和物流设备利用率,降低物流成本,提高流通效率。

专家认为,通过信息化平台和大数据服务,解决物流供需双方“找不到”的问题,不仅有利于降低信息搜集成本,也十分适合我国物流资源“小散弱”的国情。未来物流业有可能像“云计算”一样组织“云物流”,进而大大降低社会物流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