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专家称银行收费已成潮流 老百姓没有议价能力

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均已制定短信提醒费用的收取标准,消费者一度习惯了的短信提示“免费午餐”告一段落。一个月2元钱的短信服务费看似不多,却足以触动消费者敏感的神经。银行收费,怎么就说收就收?这笔钱到底收得有没有根据?讲不讲道理?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着名财经评论员林耘共同评论。

四大银行短信提醒收费再造热议;每月费用2元,银行每年或可轻松赚取上亿;银行收费为何敢很随意?收费时代来临,持卡人有能力用脚投票吗?

曾刚:四大行认为短信收费对其市场份额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随着我们的网上支付,还有转帐等等行为越来越多,那么短信服务对于老百姓来讲,也显得越来越重要。从银行的角度来讲,它经过一段时间这个市场的培育,客户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那么对这个的依赖性也越来越高,同时它又有这么大的用户量。从收这个费用的决策来讲,是它收入增长一个重要的来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能它也认为这个市场,因为现在我们大银行目前的市场地位还是比较高,它的客户数量很多。从这个角度来讲,或许它认为这样一个收费对它本身的市场份额、客户的忠诚度等等可能都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在多方考量之下,我觉得可能它有这样一个渐进的决策。

其实更多的它是一个行业的行为,之前我们讲也有一些银行已经开始在做这个事情。其实它有先有后,因为这四个行,因为在国内相对来讲它是一个主流的,客户很多,然后市场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因为它有网点、渠道的优势,再加上很多服务可能老百姓对它也有一定的依赖程度。从这种角度来讲,这些相对来讲市场地位比较高的银行,利用它这种市场的影响力,以及我们客户对它本身的依赖,所以它在做决策去收费的情况下,它可能相对来讲比较坚决一点,那我们也看到其实还有好多小一点的银行市场地位没有那么高的,那么它目前还是不收费的。

林耘:银行收费已经成为潮流 收费项目在不断的变换着花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农行是四大行当中最后一个收的,意味着在市场份额占比最大的四大行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门的状态,就是都收了,你现在很难找到不收的地方,这是第一;第二,收费这么强势,主要是一个向最低端的客户收,从导入的时候,从VIP开始它是比较温情的,到现在最后关门这个阶段的时候一刀切,是比较利索的,当然也会让大家接受起来觉得有点不太好受。至于说收费贵还是不贵,有两个衡量的标准,一个是它的成本究竟是多少?现在电讯费用在往下降,而且设备的费用往下降,相信从数据的采集和发布的角度来讲,应该说成本是比较低的;另外,贵不贵要看储户,我们都知道农行的储户相对低端的客户多一点,所以2块钱,或者一年24块钱,对他们来讲可能偏贵。

我觉得这是银行这些年,它年年都在收费,项目也在不断的变换着花样,其实我们这几年每年都会谈到银行收费,只是每次谈的内容都有点变化。比如早期的时候是每个储户的户头要收费,后来就是你去提款,提现的时候要收费,再后来可能是办那张卡的时候要收费,现在是短信通知的时候要收费。我觉得银行现在收费已经成为潮流,而且越收越多。那么在越收越多的时候,有它的合理性的部分,因为它提供服务,有成本的一个支出,但是我们相信随着收费项目越来越多,它应该有那种套餐服务,就是一揽子的区分的服务,而不是说有一项是一项,不断的加上去的这样一个收费。

曾刚:银行在存贷款业务之外寻找其它收入的来源

从成本上来讲,总体来讲银行是大银行,随着它客户的数量越来越大,它单位的成本其实还在不断下降的。如果随着我们技术的发展,本身它的成本也在下降。所以其实对银行来讲,这些服务的成本总体来讲是在不断下降的。但是银行来讲,我们过去一段时间利率市场化的推进,那么看起来,银行原来传统的存贷款的利差的收入也在收窄,尤其是今年以来,从二季度之后看到有银行的利润环比开始在下降了。这个信号说明什么?就是它外部感受到这种压力,在盈利方面的这种压力在不断的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可能是一个自然的选择,就是在原来传统的存贷款业务之外寻找其它收入的来源。

林耘:银行用各种套路来收费 老百姓并没有议价能力

我们可以简单的说一下农行,农行大概有3.5亿个用户,如果一年收24块钱,大概就70亿左右的收入,那显然是一笔巨大的收入,显然,农行的短信的支出不需要这么多的钱。如果单从这个项目来收费的话,它肯定是大大的盈利。从客户的角度来讲,因为单一的客户跟这么大的银行是没有议价能力的,而且被收的时候有点被剪羊毛的感觉,你是被收2块,你如果花时间去跟它折腾,打官司你肯定不合算,但是它那边是一收一整笔是六七十个亿,你这边是被2块钱,2块钱的降,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不对称。

另外,现在银行在收费上面也形成了各种套路,比如说VIP的时候先免,然后导入期的时候给你免,你不注意去取消的时候,比如短信是给你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你如果不接收,你可以去改这个服务条款,那这个也需要时间,而且说实在的,目前来讲这个服务是客户需要的,你又不太可能去改,那你只能给钱;同时,银行现在在收费已经形成一个惯用的套路,一方面把该收的钱收上来,储备盈利能力,另外一方面,借势推一些新业务,像有的银行在推微信,微信跟短信有很大的不一样,它不是一个单向的,它具备双向一种功能,微信如果成功推出来以后,而且客户用习惯以后,它可以成为支付的另外一个渠道、工具,所以银行还是把帐算的很细的,很到位,既赚了钱又给你埋下了下一个套。

曾刚:银行要把单一、简单的收费形式做的更细化

从单一、简单的收费形式,把它做的更加细化,对不同客户,不同类型,那么甚至可以体现出银行对社会有一些回馈,比如我们现在三中全会也讲普惠金融,所以有一些像目前银行这些服务里面带有一些普遍性的,有普惠金融含义在里面,所以它完全可以把它做得更细一点。比如说我们对稍微高端的客户可能收取一个费用,对于一些他使用频率不高的,或者我们按照他发送的条数,或者降低收费,会对一些小额的、特别小额的普通用户,甚至有可能进行一些豁免。

我想,银行完全可以从主动的角度把原来这种简单的收费方式变得更加的精细化,这个恐怕是未来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可能一方面对银行来讲,它能够更好的体现它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从客户的角度来讲,也能够得到更好的一个服务,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可以去考虑的方向。

林耘:消费者在开卡后 一定要清楚它有多少收费的陷阱

我觉得应该有几种办法,第一,首先是监管部门要到位,所有的收费项目都应该从严一点,而不是从宽一点;第二,就是媒体要起到监督的作用,单个的消费者跟银行较劲是吃力不讨好,但是媒体,包括我们今天坐在这都能起到这样一个作用,把问题集中在一起,把道理讲清楚了,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第三,就是银行内部有一个比较充分的竞争,当然这种竞争包括说它们抱团的竞争,也包括金融业降低门槛,让一些小的民营的进来之后产生这种效应。比如有很多小的银行为了争业务,是不敢收费的,这样给客户更多的一个选择,再有,客户本身要学的更精明一点,也就是说客户要有议价能力,或者至少要有选择判断的一个能力。

我觉得一般的客户不要开太多的银行,你可以把主要的业务放在你主要用的银行上面,这样即使它收点费用,那么你的业务量覆盖,可能相对来讲支撑的费用也合算一点。就是说你支出的这个费用跟你的业务量能够形成匹配,毕竟短信通知能够让我们多一个渠道来控制风险,这样也合算一点,怕的是什么?消费者本身就懵懵懂懂,开了个卡也不知道它有多少收费的陷阱,就搁在那被人家扣着,这样会反过来助长银行的肆无忌惮,所以做一个聪明成熟的消费者也很重要。

曾刚:银行应该让老百姓知道收费定价由来和原因

从趋势上看,银行业的市场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因为现在改革也反复在强调,一方面是利率本身的市场化,另一方面我们可能开放,让更多的民营银行进到这个行业当中来,那么这样会有更多的银行去竞争。目前来讲,尽管竞争可能还不是那么充分,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来讲,银行之间的竞争也确实越来越激烈,所以这些银行目前在做这些收费的时候,未来或许也可能给它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因为当客户有很多选择的时候,那还有一些银行提供了类似的服务,但是收费可能会更低一些,甚至不收费,或许它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这都完全有可能的。

在未来一段时间,原来的市场地位比较高的银行,那么它们做出这些决策会受到更多市场的这种约束,这都是我们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到的一个趋势。除了银行以外,我们还有好多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来自于银行体系以外的这些竞争,甚至是免费的一些服务现在也都开始在提供。所以从趋势上来看,银行的竞争对银行现在这些行为的约束,未来这种市场约束会越来越大。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其实这个收费确实是一个趋势,就是说在银行收入中占比它可以越来越高。因为我们目前的水平,如果和国外相比较还是低的。但是中国银行业有它的特殊性,就是这个收费它有一个外部的环境,第一个你原来是不收的,你收的过程应该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相对比较透明,而且还应该有一个比较合理的定价区间,至少要让老百姓知道你是怎么定价的,为什么这样定价等等,而且还可以提供更好的一个选择。

林耘:如果跟石油、化工、通讯比 银行相对垄断程度要差一点

其实银行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存在比较大的一个提升空间。如果说跟石油、化工、通讯比,那银行相对垄断程度要差一点,市场竞争的部分还略多一些。如果说以银行业目前的现状来讲,它改善的空间是非常大的,包括它混业之后所带来的竞争,包括技术手段改善之后,就是互联网金融介入之后的竞争,还有就是很多问题,它其实自身还可以优化加以提升,所以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身可以优化提升的空间是比较大,特别是要懂得借助新的技术手段。其实短信就是一个技术手段,微信也是,一步步改善,利用新的技术手段,更低的成本来抵御这种人工成本上涨之后所带来的优质服务的困难。

我认为收费是一个常规的做法,并没有显出高明的地方。如果在收钱和能不收钱之间选择不收钱,能收钱的时候尽可能优质的服务,应该是在这个方向去努力。

郭田勇:银行要做好短期的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平衡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在市场化的过程中,当然银行一定是要有收入的,如果说没有收入,没有形成这种盈利的话,市场化进程就难以持续。其实银行为了更好的维护一些客户,是可以给它免费的,但是在市场化进程中一定要做好短期的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平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