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消费者拒绝撞衫 倒逼面料进入“小时代”

十年前,服装设计师张兆梅经常跑到香港淘面料。在她看来,当时内地的服装与巴黎、东京、米兰、纽约等都市的时装基本上不是一个层面的较量,尤其面料环节的缺失影响到下游服装的发挥,不少高档服装不得不采用海外进口面料。在内地整个纺织服装产业链条中,面料环节最为薄弱。

“我全部从海外采购布料,主要是在香港地区,在内地产的布料上很难找到设计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内地产布料在后整理工序方面处理得不好,容易出现拉线、脱色等情况,到广州市中大布匹等市场采购,稍不留神就会买到质量不过关的布料,风险比较大。”张兆梅如是说。

十年之后,这一切已在发生变化。

不仅越来越多内地从事高级定制服装的设计师都纷纷改为采用本土面料,就连Burberry(博柏利)、Armani(阿玛尼)等国际奢侈品牌都开始在内地采购面料。

国家纺织产品开发中心主任李斌红近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谈到,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中国内地纺织行业技术装备已具备国际领先水平,所开发产品在质量上已能够满足高端服装品牌需求,但是在引领流行趋势以及时尚风格设计方面仍然存在明显差距,这与欧洲长期以来形成的时尚艺术氛围与产业创新环境和创新人才培养有关,中国内地在纺织面料创意设计方面尚需努力。

不过,随着消费者对服装的要求越来越个性化,小批量、多品牌、成交期短的ZARA、H&M等快时尚品牌迅速占领服装市场,以及高级私人定制逐渐兴起,这些因素也倒逼着面料产业从原有的粗放型逐渐步入“小而精”时代。

摸索“小”模式

在面料提花这一细分市场领先的上海鼎天时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鼎天”),前不久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举行挂牌仪式,鼎天正迈入纺织行业资本和产业融合的通道,拟通过本次挂牌拓宽公司融资渠道,加速从“传统纺织”向以创意、设计、资本为主打特色牌的“现代纺织”转型与升级。

鼎天董事长柴方军告诉记者,该企业的竞争优势之一在于从“小”切入,选择了面料行业中附加值相对较高的提花领域,并攻破了“无最小起订量”难题。鼎天成立于2001年,在摸索如何实现小批量、多品种以及规模化的生产模式上整整花了八年时间,才基本将这条道路全部打通。

此外,整个消费趋势也倒逼着面料环节不得不做调整。不仅是明星,连普通消费者“撞衫”都会显得尴尬,随着消费个性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当前服装行业的产品更新速度也越来越快,如今一款服饰从上架销售到下架往往仅有一两个月时间,而流行时装的生命周期则更短。这给上游的面料供应商提出了一道难题。

内地面料行业以量见长,由于利润很薄,一旦量跟不上去,则容易亏损,因此陷入恶性循环中,产能过剩导致进一步的削价竞争。“要扭转这一局面难度非常大,但还是有办法,我们采取借助IT等技术来解决这一生产难题,将上千种提花品种归成几大类,借助ERP系统将整个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以及销售等过程进行整合,实现了生产的标准化、智能化和自动化。这使得小批量可以跟大货放在一个机器上生产。我们的模式与家具行业新秀尚品宅配有异曲同工之处。”柴方军称,该企业从接单到产品出样仅需5~7天,而行业普通需要一个月,这个时间差对争取下游服装客户起到很大帮助,而且无最小起订量限制,几百米甚至几米都可以起订,这些加强了议价能力,避开了与同行激烈的竞争,受棉价以及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影响大幅降低。

挑战与机遇

作为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及出口国,中国具有从原料到成品的完整产业链,但目前纺织行业处于产能过剩困境,必然会导致行业竞争加剧,逐渐淘汰落后产能。

去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了《纺织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规模以上纺织工业企业工业增加值平均8%,并指出加快新型染色、印花、多功能后整理、自动化控制及在线监测技术在印染行业的推广应用,丰富纺织面料的品种,提高面料质量的稳定性及附加值。

近几年来,一些纺织企业因与下游服装、家纺企业议价能力十分有限,因利润薄无法承受成本上涨而逐渐往越南、印度等国家转移,也有一些企业部分产能处于闲置甚至破产关闭。随着逐渐淘汰部分落后产能,近三年来,纺织行业毛利基本保持稳定,其中2012年毛利率较上年略有回升。

不过,由于劳动力成本逐渐上涨,以及东南亚纺织工业迅速发展起来,中国纺织工业依然存在一定风险。李斌红谈到,中国面料发展主要有三个支撑点:产业配套完善,企业间协作降低成本,对冲上涨的劳动力成本;内需市场增长较快,产业上下游有较大的合作空间;在制造规模的优势上,加速提升创新水平。外国面料品牌溢价很高,国内面料也可以朝设计及品牌溢价方向努力,这不是面对终端消费者,而是主要对下游服装企业等客户树立品牌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