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国内肉牛存栏骤减价格大涨

牛肉价格年年涨,今年特别高。

家住北京丰台区的王老太越来越觉得做一次西红柿牛腩是一件令人纠结的事情。11月25日一大早,她又来到住址附近的农贸市场,在几个牛肉摊前踱来踱去,挨块肉问过去,却一块牛肉也没相中。

“不是肉不好,是价格实在太高了,”王老太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一斤牛肉将近三十块钱,这价钱都能买一只鸡了。”

王老太对2008年前一斤牛肉十三四元人民币的景象记忆犹新。而2013年以来,各地牛肉价格纷纷突破60元/公斤的大关,广西柳邕牛肉批发价格甚至高达69元/公斤。

眼下牛肉消费旺季来到,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肉牛产业首席专家曹兵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年底牛肉价格有望同比上涨35%。”

至于牛肉价格为什么这样疯涨,曹兵海一针见血表示,“物以稀为贵”。

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我国肉牛存栏量从8900万头减少至6500万头,短短四年间减少2400万头。窥一斑可见全豹的是,传统意义上的肉牛产业大省山东、河北、安徽、河南四省的肉牛存栏量最近十年来出现加速下滑势头,而由四省组成的“中原肉牛产业带”也已名存实亡。

以河北为例,其肉牛存栏量从高峰期2002年的1000万头下降到现在的不足250万头,食用肉牛只有150万头,其全国排名也从第3名滑落至第16名。

另一个肉牛大省山东的肉牛存栏量也加速下滑,“2000年前后,山东省活牛存栏量还在1008万头上下,现在只有499多万头了。”山东省畜牧总站副站长翟桂玉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这499万头里还包括100多万头奶牛,而2000年的1008万头里,奶牛只有20多万头,所以如果单算食用肉牛的话,下降幅度则更大。”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翟桂玉对记者表示,肉牛存栏量加速下滑虽然是在近些年开始显现,但这一趋势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了,根本原因则是生产方式的变革,更确切地说是牛的用途从耕牛向肉牛的转换。

“原先的时候,牛的用途主要是耕作和拉车用,但随着机械化普及,耕牛逐渐被淘汰并转到肉用为主上来。对农户来说,原先饲养耕牛主要考虑两点,一是耕牛能够提供生产性服务,二是能够作为肉牛卖掉产生经济利益。但现在农户养牛只能作为肉牛卖掉产生经济利益,它的价值就大大下降了。而且从经济价值上来说,它与养猪或者外出打工相比,可比效益也不高,所以出现越来越多的弃养现象。由户繁户养,出现无牛户,以至于无牛村、无牛镇,养牛的越来越少,肉牛的存栏量也越来越低。”翟桂玉表示。

但是由于前期耕牛大量过剩,肉牛存栏量不断减少的问题一直没暴露出来,不过在价格上还是得到一定的反映。曹兵海告诉记者,“到了1995年,很多地区已经将过剩的耕牛杀得差不多了,而随着肉牛存栏量减少和牛肉需求量增加,牛肉价格和猪肉价格在1997年出现颠倒,牛肉价格开始超过猪肉价格。”

但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统计1995年以来的牛肉价格发现,在2007年之前,牛肉价格走势一直比较平缓,如果剔除掉物价因素,牛肉价格上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曹兵海对记者解释道:“那是因为肉牛的育肥技术也在不断提高,特别是随着牛肉短缺问题的凸显,市场上开始大量宰杀母牛和小牛,牛肉短缺的矛盾在很大程度上被掩盖了。”

虽然矛盾被暂时掩盖,但是2000年以来大量宰杀起基础作用的母牛却对本已危如累卵的中国肉牛产业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中国牛肉危机的恶果就此种下。到2007年时,牛肉价格波澜壮阔的上涨就此开启。

统计显示,2008年至2012年,中国母牛存栏量从3300万头减至2300万头,四年间大幅减少1000万头。记者拿到的一份2011年8月份长春汉夏肉牛交易市场的统计显示,当月肉牛总交易量36334头,其中能繁母牛的交易量高达12781头,直屠比例更是高达57.3%。“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曹兵海对此忧心忡忡。

不过,与市场预期相左的是,虽然牛肉价格一路走高,农户的补栏积极性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翟桂玉对此解释道:“虽然牛肉价格在不断上涨,但养牛成本也在不断增加,首先是饲料,现在为了追求生长速度和肉的品质,精饲料用量明显增多,粗饲料中草的质量也显著提高,很多地方要喂蒸熟的稻草或者是苜蓿,饲养成本因此增加,特别重要的是科学饲养带来的成本增加,算下来,光是牛的喂养成本就占到总成本的七成到八成。再就是人工成本也不断增加,规模化养殖对资金的需求比较大,对技术的要求也比较高,所以,农户补栏的积极性并不高,肉牛存栏量还会进一步下降。”

而在肉牛存栏量不断下降的同时,牛肉的消费需求却在不断增长。统计显示,2008-2012年,全国牛肉人均消费量从4.3公斤增长到5.6公斤。中国农科院农经所副所长、研究员王济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其实这个数据没有把外出消费的数量计算在内,而外出消费的数量占总消费量的30%左右,如果加上这一块的话牛肉的人均消费量将更高。”

“随着肉牛存栏量继续下降和牛肉消费不断增加,牛肉价格还将加速上涨,7-8年之后才可能见顶,”曹兵海就此断言,“中国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肉牛产业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