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没有提及“房地产调控”,并强调淡化政府对市场的过分干预,但为何一、二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加码“行政调控”?业内专家表示,这缘于今年前10个月房地产市场的火爆带来房价过快上涨,一些城市完成调控目标的难度加大,不得不紧急采取措施。

近期出现的升级版调控短期目标较为明确,就是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部分城市无法完成年度房价调控目标已成定局,按照年初调控政策要求,这些城市将面临问责。因此,不少城市纷纷作出“调控姿态”。

继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升级楼市调控之后,南京也于11月26日发布楼市调控新政“宁八条”,其中明确要求开发商要严格执行商品房明码标价制度,加大住宅用地供应;二套房首付款比例从不得低于60%提高至不得低于70%。

11月25日,厦门、南昌、沈阳出台了进一步的楼市调控措施,在几日前,武汉也出台了“汉六条”。“接下来,其他城市跟风的可能性很大,但对楼市影响有限,仅仅是表明一种调控姿态。”昨日,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尹伯成对记者直言。

二线城市跟风

记者发现,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二线城市,相继出台的升级版楼市调控政策,主要内容都是提高二套房首付,进一步提高外来人口的买房门槛,同时增加供应量。

据悉,南昌“洪六条”提出,提高二套房贷款首付比例;非本市户籍居民购房需提供缴纳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缴纳证明的年限,由连续一年调整为两年;严禁未成年人购买住房等。

“沈九条”指出,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购买的住房需提供的纳税证明或社会保险证明年限由一年以上提高到两年以上;对居民家庭申请贷款购买二套住房,商业贷款和公积金贷款首付比例提高至65%。

与此同时,提高供应也成为共识。南京提出对今年400公顷商品住宅用地和350公顷保障房用地计划,尚未完成的要落实供地时间表,今年住宅用地供应规模在前五年平均供应量的基础上增加10%;厦门2014年住房用地供应总量,比前五年年均实际供应量增加20%,同时严格查处闲置商品住房项目;南昌提出2014年全市住宅用地计划供应量为2013年计划供应量的120%,力争130%;沈阳提出,中小户型普通商品住房、棚改房和保障性住房用地供应比重达到75%以上。

调控目标受压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70个大中城市当中,新建的商品住宅价格同比上涨的城市有69个,仅温州一地下降。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价格均同比上涨超过了20%。21个城市房价涨幅高于10%,还有26个城市涨幅在8%至10%之间。

尹伯成告诉记者,近期出现的升级版调控短期目标较为明确,就是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部分城市无法完成年度房价调控目标已成定局,按照年初调控政策要求,这些城市将面临问责。因此,不少城市纷纷作出“调控姿态”。

中国房地产信息集团研究总监薛建雄对记者表示,二套首付比例提高影响很小,但外地人在上海买房从需一年社保变为两年,会直接导致一大部分购买力被限制。

尹伯成则指出,不排除未来会有更多城市跟风复制的可能性,但这种形式大于实质的措施,对楼市的影响有限。

小编评论:检测房价变化的最好方式不是任何条例,不能拘于表面和形式,而是要看老百姓都住着什么样的房子。在中国,绝大多数人前几十年的目标就是为了买一套房子,有一个安身的窝。虽说这种流于形式的条例,老百姓是乐见其效的,但是如果没有实质的东西出台,或者说没有实质的效果,久而久之,失去的就是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