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央行定调互联网金融短期难纳入监管

央行官员将互联网金融定位于“观察期”,可能意味着业内人士期盼的严格监管短期内暂难成为现实。

12月4日,针对业界和市场一直关注的互联网金融监管问题,国务院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研究小组的组长、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主办的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目前决策层认为互联网金融还缺乏时间的磨练,对其发展还处在观察期。在观察期内就意味着包容性,对各种参差不齐的互联网金融形态较为包容。

多位金融方面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互联网金融作为新生业态,给消费者带来了便利,但同时存在着非法集资等严重问题。而成立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意义重大,给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提供了一个交流与协作的平台。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该行业目前还处在发展观察期,央行对于监管还很谨慎,因而短期还不会纳入央行的监管体系之内,行业自律是目前比较可能的监管方式。

风险已引起监管层重视

今年被业内认为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元年”,P2P、第三方支付等公司迅速崛起,互联网、电商巨头也竞相涉足金融领域,各自推出互联网金融创新产品。

但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的问题也不断暴露,如P2P网贷平台倒闭事件此起彼伏。根据网贷之家提供的数据,今年以来,已经有64家网贷平台出现提现困难或倒闭、跑路的情况。而自9月以来,问题平台加速出现,11月平均每天都有平台出现危机。

“互联网金融行业在高歌猛进的同时也在积累风险,大家对于监管和行业的规范还是非常期待的。”积木盒子CEO董骏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也指出,目前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但对于互联网金融的边界、业务模式等都没有明确的定义和标准,因而会出现一些机构打着P2P的名义进行非法集资,跑路现象也层出不穷,无疑影响了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

针对互联网金融不断曝出问题,也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12月3日,75家机构发起成立了下属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的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

“成立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意义重大,之前仅仅是某些地方成立一个互联网金融协会和专门委员会,没有监管机构直接参与,没有一种管理机制,互联网金融行业交流具有随意性、机动性;而这次由央行下属协会带头成立该委员会,给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提供了一种交流与沟通的平台。”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互联网金融千人会执行会长黄震指出。

王思聪则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互联网金融行业已经具备一半的“官方血统”。

“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的成立,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分享、研究和与监管部门沟通的管道,这件事在现阶段很有意义。现在各类互联网金融的组织很多,这些组织维系下去也需要各方不断努力。”董骏指出。

短期仍依靠行业自律

刘士余在会上指出,互联网金融目前还是更多强调行业自律,国务院最近也在听取有关部门关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和监管汇报,下一步也会做出安排。

“短期内还不会纳入央行的监管体系,行业自律可以说是目前比较合适的监管方式,主要是因为互联网金融刚刚兴起,关于行业规律、业务模式等都还需要去研究发现,整个行业还处在发展观察期。行业自律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对互联网金融起到一定的规范、引导作用,但至于能否有效防范互联网金融目前暴露出的一些风险,个人认为最主要还是要看各家机构的自律能力。”黄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黄震认为,对未来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和监督,首先必须坚持以金融消费者包括投资者权利保护为中心,重构监管体系,重新设计互联网金融发展路径。其次,互联网时代其实已出现五大权利转移,在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主要执行权、交易权、话语权、决策权已转入消费者手里,这方面将来需要更多深入研究,因而互联网金融发展要有“三线”,首先要把握权利界限,其次严守政策红线,最后不碰法律底线,坚守不发生区域性风险。

王思聪也认为,互联网金融作为新生事物,央行在该行业的监管经验也不是很足,行业自律的形成有利于防范互联网金融业务风险。目前,央行也在多个省、市对互联网金融进行调研与沟通,以期深入了解行业的发展模式,从而制定相关的监管政策。

他进一步指出,行业自律是目前互联网金融监管的重要方式,央行目前已在积极制定相关行业的监管政策,很有可能在几个月、一年内出台。

“短时间内仍然要依靠行业自律,看得出央行对于监管还是很谨慎的,主要在平衡对创新的支持、对小微企业金融需求的满足和(防范)行业风险。”董骏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