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全国打假办:明年重点打击互联网售假 前三季查处侵权假冒241.8亿元

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办公室副主任柴海涛12月10日表示,侵权假冒现象出现新动向,重点环节向互联网领域转移。明年将重点打击互联网售假和传播盗版、进出口假冒伪劣商品等方面;并将与电商网络平台运营商合作,共同打击侵权假冒行为。

前三季查处侵权假冒241.8亿元

柴海涛在商务部昨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示。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商务部,承担领导小组日常工作。

据悉,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共查处侵权假冒违法犯罪案件23.4万件,涉及金额241.8亿元。执法整治行动主要涉及商标权、著作权、专利权以及食品药品、汽车配件、建筑材料、儿童用品等重点商品。

柴海涛表示,从统计分析情况来看,今年侵权假冒现象出现一些新动向,重点环节向互联网领域转移。

网购是商业运行新形态,近年来高速发展。今年“双11”天猫及淘宝的总成交额破350亿元。

今年9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曾表示,我国电子商务在发展迅速的同时,也面临制假贩假、诈骗和侵犯知识产权的挑战和制约。

“违法犯罪分子现在也盯上了网络,特别是网购,他们可以利用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和电商技术售假,在这方面他们有利可图。”柴海涛说,目前通过互联网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和传播盗版的行为日益增多。

多部门合作整治网络售假

柴海涛表示,通过互联网制售假冒伪劣产品与传统制假售假有所不同。网络制售假冒的特点是,隐蔽性强,违法犯罪链条长,犯罪规模化。

“打个比方,不法分子的指挥中枢在甲地,但是生产地在乙地,销售地在丙地,收款地可能又到丁地了。网络服务器可能在境内,也可能在境外。”柴海涛说,网络假冒侵权的方式和特点,对执法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提出了新挑战。

据柴海涛介绍,目前很多部门分工合作,都在互联网领域进行整治侵权假冒的行动。

柴海涛称,将推动执法监管部门和一些重点的网络平台运营商合作,形成打击网络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合力。“在这个利益点上,电商运营平台的利益和行政监管部门打击的目标和方向是完全一致的。”柴海涛说。

早在2011年,商务部等九部门就联合下发通知,要求推进网络购物领域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动。当时要求加强对网络购物平台的督导,特别是浙江、上海、深圳等地有关部门要督促淘宝网、易趣网和拍拍网开展自查自纠,对涉嫌销售侵权和假冒伪劣商品案件网店进行整改。

对于政府加强监管和限制措施,可能使得中小商户望而却步,限制其发展,柴海涛表示,在网络、网购、电商的发展当中,发展是第一位的,要在发展中进行规范,在规范中逐步发展,这种方式能够让中国的电子商务更加快速发展。

■措施

建企业诚信“黑名单”

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办公室副主任柴海涛透露,目前正在建设企业诚信档案数据交换平台,即打击侵权假冒的中央数据库,数据库除了一般的企业经营注册登记的合法经营信息之外,明年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全国的侵权假冒行政处罚案件的信息装载到数据库中。根据近三年的统计,每年的侵权假冒案件的数量大体上是在20多万件。

“倘若这个目标能够实现,就为广大消费者和正常经营的企业识假辨假提供了方便,消费者和企业可以选择不跟这些‘黑名单’上受过处罚的企业做生意或购买他们的商品,增加了社会透明度。从诚信建设和征信建设的角度讲,是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柴海涛说。(李蕾)

品牌互联网打假案

2007年

德国PUMA公司诉淘宝网及淘宝店主陈某侵权,请求法院判令淘宝网赔偿100万元,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广州中院对淘宝侵权不予支持,同时认定,陈某的售假行为构成侵权。

2011年3月7日

广州市芳奈服饰有限公司起诉淘宝商城一售假网店及淘宝商标侵权案在天河区法院一审开庭,芳奈公司索赔50万元。

2012年11月

Coach曾向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法院对网站上销售仿冒Coach商品的个人及企业提起诉讼,Coach胜诉,获得2.57亿美元赔偿。

2013年10月

瑞士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Richemont)起诉巴基斯坦B2B电商Tradekey.com及其所属公司Sawabeh售假,美国加州联邦法院判处Sawabeh及其网站将永久被禁止销售历峰集团的产品。

2013年10月

开云集团旗下古驰(Gucci)美国公司打赢一系列网上售假官司,并获赔1.442亿美元,佛罗里达州联邦法院判处155个利用“Gucci”名称、商标建立网站并售价的网站关闭。

整理:李媛

■ 电商举措

最严处罚是封店铺

消费者单小姐称,她曾在淘宝网上看到一款欧舒丹的护手霜,才卖十来块钱。朋友当时劝说太便宜恐怕上当,但单小姐反复查看店铺介绍,认为像极了真品,加上低价的诱惑,还是拍了下来。后来使用中感觉不对,她回头看,发现那个店铺已经被淘宝冻结,这才意识到有可能买到了假货。

7月22日,淘宝对外公布了最新的关于出售假冒商品管理规则。根据规则规定,将严厉处罚不良商家出售假冒、盗版商品的违规行为,如售假行为特别恶劣的商家或将面临一次性被扣48分,直接关封店铺的最严处罚。

另一电商京东相关人士表示,京东强调正品行货,目前自营的比例高,第三方商家占比还不高。

上述人士称,京东除了要求供应商/商家在入驻时提供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相关资质外,也会严格监督和管理其在京东平台上的运营和售后服务。

不过,亦有消费者质疑,平台方监管还不够严。有些明显看上去远远低于正品货价格的假货,却标注着“专柜正品”,平台对售卖假货的厂商应该有更严格的管控。

(刘夏)

■ 律师说法

起诉平台难告赢

IT法律专家赵占领称,互联网上普遍存在两种售假类型,一是仿冒商标权人的商标,构成商标侵权,此类主要是靠权利人自身来打假;另一种是涉及食品安全层面,需要政府介入关注。

“大多数假货通过C店销售。”赵占领表示,由于种种客观原因,使得互联网平台上的假货不能完全杜绝。比如,平台方审查能力有限,一般而言,事先审查资质无法事先防范。因为商品并没有进入平台方库存保管,无法验货。后续经营过程中,即便有售假发生,但若没有消费者举报也无从发现。另外,平台自己的审查措施有可能出现问题,有些店铺的相关资质、证明亦能伪造。

如果消费者从某电商平台的商家购买到了假货,可以通过法律向平台方追责吗?赵占领称,一般情况下很难胜诉。“要看平台方有没有尽到管理和注意义务。一种情况是,有没有要求卖家身份进行资质审核,若没有尽到,需要负连带责任。还有一种,如果平台方广告、推荐商品的内容虚假,它就需要作为广告发布者承担连带责任。” (刘夏)

■ 维权

奢侈品商掀打假潮

奢侈品的迅猛发展滋生了一批贩售奢侈品假货的不法商贩,普通消费者肉眼几乎看不出买到的假货与正品有什么区别。

假货横行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奢侈品牌的业绩。财富品质研究院院长周婷对新京报记者说,假货蔓延会加速缩短品牌的生命周期,会让核心消费者迅速抛弃这些品牌,对品牌商而言是非常致命的。

近日,多家奢侈品牌商与电商平台开始联合打假。

今年10月11日,淘宝网与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V)宣布签署备忘录,共同打击假货销售。今年,双方配合公安部经侦局在国内8个省市同时发起了打击假冒LV、channel等奢侈品的行动,第一波收网的杭州地区现场收缴假冒LV等品牌服饰1000余件。

今年12月1日,另一奢侈品牌Coach也宣布与淘宝网更新合作备忘录,打击网上售假行为。(李媛)

■ 售假新动向

从电商“转战”微信

“打前”“多扫前”“支复保”“吟航卡”,所有敏感词汇请打错别字(同音字)或者以语音发送!这是王女士为自己在微信卖奢侈品的买卖定的交易暗号。

王女士有自己正式工作,今年开始她在弟弟的介绍下,开始在业余时间卖一些奢侈品仿品,补贴家用。王女士说,她注册过淘宝店,但害怕开淘宝店目标太明显,担心万一有一天会被查。“淘宝有太多规则,要真在上面做得研究”。王女士说。记者去了王女士网店,发现上面一件东西也没有,她说,她已经打算卖掉网店。

今年11月起,王女士选择转战微信,继续自己的买卖。她的办法是,把物品图片发到朋友圈,想购买的人可以加她微信浏览那些照片。“靠着朋友圈的影响力,朋友介绍朋友,好的时候一周能有四五笔。”王女士说。

对此,IT法律专家赵占领表示,商家需要在天猫、京东上涉及注册、交易、支付、佣金等环节,它们的监控力度会好一些。但微信包括公众账户更多起的是流量入口作用,交易仍在其他平台完成;微信上不是一个闭环,它作为平台方发挥的作用就很有限。此外,微信目前也还没有类似于淘宝网的中差评机制加以限制。因此,微信相比天猫、京东对商家的控制力度更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