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第三方支付“桥断”比特币交易自寻出路

“第三方支付的路算是断了,不可能了,但交易平台总还是要办下去。”一家比特币交易网站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12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召集十余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开会,通知其不能与比特币交易平台合作。据本报记者了解,当时未被召集开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有在会议结束后仍与一些比特币交易网站达成过协议的,但随着易宝等被禁止给比特币交易平台提供服务,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目前也不愿再“顶风作案”,即使签过合作协议的也暂时未上线服务。

重回银行转账汇款

“我们现在既可以通过公司的银行账户转账也可以通过个人的银行账户转账,但是我们推荐,也是绝大部分投资者都选择的是公司账户汇款。选择个人银行账户的用户非常少,大约只占所有汇款金额的2%。”火币网联合创始人之一杜钧告诉本报记者,由于银行汇款需要后台人工处理,效率比较低,第三方支付关掉之后他们的客服团队已经从20人增加到了30多人。

BTCtrade创始人张寿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现在采用的是向公司银行账户打款的方式充值。“因为我们在用第三方支付前也一直是用银行转账汇款,所以有一些经验,现在等于是把这个方式重新捡起来,还算适应。”他说。

除了银行划款外,一些交易平台也在寻求绕过银行,实现线下的现金交易。

“前两天有个投资者经朋友介绍拎着一袋现金来我们办公室,要买比特币,我们也震惊了。”一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虽然他们暂时还未决定是否要大规模接受比特币现金交易,但已经有投资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买入比特币。

“收到现金也不敢存银行,怕以后万一政策有变化,把银行账户封掉就惨了。所以我们要配备点钞机,还要去买个保险柜放现金,刚刚签约了一名保安,近期就要上岗了。”上述比特币交易平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如果以后大规模接受这样的交易方式,小额的购买可能就不会在其服务范围之内了。

个人中介“撮合”

这样的对策虽然听上去有点荒谬,但却是许多交易平台在当前窘境下的无奈之举。与此同时,在资金进入公开交易平台的成本和风险都有所提高的情况下,不少圈内名声较好且掌握丰富信息的个人,开始琢磨起自己做交易中介。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这样做并不违背央行《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中所说“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相关交易的自由”的规定。

“因为我在比特币圈里认识的人多,也有不少人信任我,所以就想用自己掌握的信息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买卖需求,手续费5/1000到1/100之间。”金晶(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不过,问津者虽多,上船者却甚少。金晶告诉本报记者,从央行禁止第三方和比特币交易平台合作后十多天里,前来咨询的人很多,但是她只撮合成了一笔生意,大部分投资者都还抱着观望的态度,等待政策的进一步明朗。

实际上,在央行禁止第三方支付和比特币交易平台合作之前,就已经存在不少“场外交易”,即用现金购买,这样的交易通常发生在熟识的朋友圈里,有时候微信就是他们的交流平台。

“我主要做买卖双方的撮合,一般都受朋友所托,现金交易,我从中收取2%的中介费用。”在比特币交易界小有名气的孙理(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很多人以为价格跌下来以后会有很多人急着抛币,但是我这里现在的情况是买币的人有,卖币的人没有,因为很多高位进去的人觉得现在卖太亏了。”

实名制注册推行

在央行12月5日发放《通知》及12月15日召集十余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开会之后,不论是比特币的线下还是线上市场,投资者的交易热情都明显冷却了很多。

由于实行免交易费,火币网目前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比特币中国,成为全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目前该网站的交易量大约为每天4万~5万个比特币,在此之前,交易量为10万个左右,而没有实行免费交易的OKcoin,交易量仅为几千个。

值得注意的是,火币网、OKcoin都于12月25日晚开始实名制注册,在此之前,比特币中国和BTCtrade也都实行了实名制注册,绝大部分用户也表示配合。

“12月25日晚上线后,短短一天内,完成认证用户已经占总用户数量的30%,目前,这一数字还在继续增长。”杜钧表示,完成认证用户数量较高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首先,没有认证的用户虽然仍可以交易,但是无法提现;第二,目前的认证方式比较简单,只需要填写身份证号码,但是未来会接入身份证号码验证系统等。”他说。

业内人士指出,实名制有益于营造一个良好的交易环境,而目前比特币行业最渴望的是能有一个健康、有效的交易规则,特别是在断掉第三方支付通道后建立新的交易方式,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通过公司汇款也只是一个权宜之计。

12月26日下午,比特币重回4000元上方,到目前为止走势平稳,未见大波动,截至记者发稿,Mt.Gox买入价为740美元,比特币中国买入价为427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