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在KTV消费意外坠楼身亡受害者被判承担主要责任

消费者在娱乐场所卡拉OK后意外坠楼身亡,该由谁来承担责任?日前,广东省兴宁市人民法院审结了此宗特殊的侵权案件,法院判决承担主要责任的不是经营者,而是受害者本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男子K歌魂断“父亲节”

2013年6月16日是父亲节,而对年仅8岁的小卓和15岁的小勇兄妹二人来说,这是一个悲痛欲绝的日子,这天,他们永远失去了父亲。当晚,两个孩子的父亲曾某飞应朋友之邀前往一俱乐部卡拉OK,唱完后他与朋友从卡拉OK厢房出来,独自一人步行,走楼梯时欲攀靠楼梯扶手,结果直接从俱乐部三楼摔至一楼,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悲痛欲绝的家人在与俱乐部经营者协商未果之下,一纸诉状将俱乐部经营者告上法庭。曾家人认为,被告经营的俱乐部在安全管理上存在缺失,没有警示标志,没有安全引导员,致使在曾某飞往楼梯扶手攀坐时,不能制止和排除其危险动作,从而导致了危害后果的发生,应当承担40%的侵权赔偿责任,即承担受害人曾某飞因人身伤亡而造成的各项损失41.3万元。

KTV称已尽安全保障义务

被告俱乐部经营者认为,其已在营业场所的出入口、主要通道安装闭路电视监控设备、配备了专业保安人员、建立了巡查制度,依法进行经营,已尽到了安全保障的法定义务。

被告称,受害人曾某飞的死亡是其自身行为造成,其与朋友离开三楼卡拉OK厢房下楼时独自走到步行楼梯且攀坐楼梯扶手而坠落一楼地面致死。而事发后,俱乐部相关人员积极主动向110报警,拨打120急救电话,救护车来到后立即送受害人到医院抢救,已尽到了安全保障的法定义务,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监控录像还原事发经过

受害人曾某飞好端端的怎么会从三楼跌落致死?这个疑问成了法院认定经营方是否有责任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被告经营的娱乐场所存在缺陷吗?

法院从被告俱乐部安装的监控设备上找到了答案:当晚23时45分左右,受害人曾某飞与朋友离开三楼卡拉OK厢房下楼时,并没有与其朋友一起坐电梯离开,而是独自一人步行到三楼的楼梯边,但他没有正常步行下楼,出人意料地用双手靠楼梯扶手想攀坐上楼梯扶手。

录像显示:第一次没有坐上去,曾某飞紧接着又以同样的方法想攀坐上楼梯扶手,第二次他一坐上楼梯扶手就因重心不稳身体失去平衡,直接就坠落至一楼地面……

法院判决

受害人有重大过错担主责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受害人曾某飞在被告经营的俱乐部卡拉OK娱乐消费,双方之间形成娱乐服务合同关系。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1条规定,“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

而《娱乐场所场所管理条例》第53条第3款规定,“娱乐场所及其从业人员与消费者发生争议的,应当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规定解决;造成消费者人身、财产损害的,由娱乐场所依法予以赔偿。”

对于受害人曾某飞的死亡,从被告提供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出,受害人在离开被告的经营场所过程中,未有被告的相关工作人员引导其安全离开被告所经营的场所,导致受害人欲从三楼的步行楼梯扶手上滑行下落时,因身体失去平衡而跌落到一楼地面经抢救无效而死亡,被告在这个过程中未能尽到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被告俱乐部经营者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而对于受害人曾某飞来讲,法院认为,其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从被告提供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出,曾某飞行为对该事故的发生亦有重大过错,根据《民法通则》第131条“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的规定,法院判决被告承担15%的责任,依法对受害人曾某飞的近亲属赔偿各项损失13.8万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