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京官方打车软件全面沦陷:不能加价是主因

北京首批冠名96106的4款“官方”打车软件正式上线刚4个多月,就基本“夭折”——由于不能加价召车,导致司机全部转投“快的”和“嘀嘀”的怀抱,因为这两家打车软件背后有互联网“巨头”撑腰,投入巨资奖励司机抢单,而且从最初的奖励电话费和油费,到现在直接将钱转入银行卡。

电召费不敌加价奖励

2013年8月20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了首批4款“官方”手机打车软件,分别是“冠名”了96106之后的易达打车、移步叫车、摇摇招车和嘀嘀打车。然而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通过“冠名”96106的嘀嘀软件叫车数次,基本无人应答,而转用普通版的嘀嘀,却很快打上了车。

为了解开心中疑惑,记者专门去采访了一些司机。“我们现在都没人接96106的活儿。”新月出租车公司张师傅说,“官方”软件不允许加价是导致司机“变节”的主要原因,司机们现在只用两款软件抢活,分别是“快的”和“嘀嘀”,这两款打车软件背后有阿里巴巴和腾讯(492.8, -4.60, -0.93%, 实时行情)的巨资注入,用来专门奖励司机“抢单”。

据张师傅介绍,最早交通委在推出“官方”打车软件时,要求软件经营公司取消“加价”行为,而是按照规定收取乘客定额的电召费,也就是即时召车5元,提前4小时召车6元。但在拉活儿时,系统却不允许司机收取乘客车费之外的任何费用。“车价多少钱乘客就给多少。”而“快的”和“嘀嘀”系统上的活儿,如果发两遍没有司机应答,就开始“加价”奖励了,“最低5元,最高100元。”最主要的是,这笔“加价”的钱不用乘客出,因此规避了交通委要求不能“加价”的规定。

司机为抢活升级手机

北京晨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现在司机车内的“标配”,都是一个支架将手机架在车窗前方便抢活,手机连着点烟器一直充着电。

首汽司机王师傅介绍,现在他车上的96106客户端一天出不了几个活,这是因为96106现在还在用着“原始”的人工录入,即电话叫车预约由人工调派,“如果叫活儿的量上来了,人力不能所及。”而“快的”和“嘀嘀”都是乘客语音输入,生成定单后自动进入系统,所以这两个软件首先赢在了定单量上。

另一个原因就是喊两遍无人应答系统开始奖励抢单。为了抢单方便,司机都纷纷换了三四千元的智能手机。“俗话说,弹弓干不过三八大盖,我也准备将手机换了。”王师傅说,有一次他做了一个试验,让他车上的乘客用三星手机预约叫车,结果客人的定单都有司机应答了,他的低端手机上才显示有活儿来了。“我准备换成苹果。”

另外,系统的奖励方式也“步步升级”,王师傅说,最早奖励的钱只能充电话费,他曾经一个月攒了近三千元电话费都用不完,后来奖励又可以充油卡,现在奖励直接是可以导入银行卡或是支付宝的现金,“我现在余额宝上都充了600块钱了。”

开车抢单成安全隐患

“嘀嘀”和“快的”两款软件背后有互联网巨头撑腰,投入数以亿计,“烧钱”培育市场。除了奖励司机抢单外,对乘客也有“打车返钱”的活动。

此前,“快的”打车刚刚宣布在北京投资一亿元补贴乘客,乘客打车用支付宝也有奖励;刚刚从腾讯等处融资了一亿美元的“嘀嘀”也开展了针对乘客的打车抽奖活动,乘客使用“嘀嘀”打一次车就可获得一次抽奖机会,礼品包括充电宝、彩票甚至豪华游轮双人游。从1月10日开始,“嘀嘀”还向每一笔用微信支付车费的订单发放补贴——给司机补贴10元、给乘客返还10元。

“有意思的是,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也加入进来了,现在这个行业越来越热闹了。”首汽司机王师傅说。据了解,高德地图推出“越打越有钱”活动,凡是首次通过高德地图打车的乘客,一律返话费15元,打车3次以上送30元话费,打车7次再送70元,合计送100元,接入的是“嘀嘀”和“快的”的打车服务。新版的百度地图也增加了在线打车服务,接入的是“嘀嘀”的在线打车应用。

不过,王师傅也表示,这种奖励让很多司机“不分场合”都在抢单,“比如正在开车的途中。”有一次王师傅就亲眼看到一个司机在机场高速途中撞进了中间的隔离带。“事后了解,这个司机当时就是为了抢单,结果让车子失去了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