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四道锁,三餐方便面,40平方米的小屋就是14岁少女阳阳(化名)的整个世界。在被精神病父亲“囚禁”的9个月里,她从未想过呼救,直到社区人员发现异常,将她救出。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次奇怪的“营救”,被控制的父亲不停喊着“不要伤害我女儿”,被救出的少女说心里一点都不恨,因为她始终相信父亲是爱她的。

七年前察觉父亲异样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合肥市休宁路附近一个老旧小区见到了阳阳。她家住在四楼,有两道入户门:一道木门和一道锈迹斑驳的铁门。记者注意到,除了两道门上本身装有的锁,木门上还挂着一把长长的铁链锁和一把自行车锁。

“以前我爸早上6点就出去了,晚上才会回来。门锁得很牢,不让我出去。”很久不见阳光的阳阳白净清秀,她看着记者低声说。

在阳阳家,记者看到狭窄的两间小屋里,衣服、棉被随意堆积在地上,凌乱不堪,屋里弥漫着一股臭味。“我睡床上,爸爸在隔壁睡。他不睡床,都是坐在地上睡的。”阳阳告诉记者,大概从2007年开始察觉出父亲有异样。

“他会经常说一些听不懂的话,开始不是很明显,后来越来越严重。”阳阳说,病情严重时父亲会拿打火机烧东西自虐,出门还经常腰间别着一把菜刀。

2012年冬,阳阳的父母离婚了。“我上学他就跟着我,去年四五月份,他就不让我上学了,锁在家里。”阳阳说。

一日三餐都吃方便面

起初,阳阳对父亲将自己锁在家的行为很抗拒,也争吵过,但无效。“我也不愿意,但是跟他吵也没用。”阳阳说,父亲老说外面有坏人,怕伤害她,不愿意她出去。

被“囚禁”在家的日子里,阳阳就靠一台破旧的台式电脑上网,或者看书打发时间。“有时候他晚上10点回来,有时一晚上都不回家。”阳阳告诉记者,每天父亲买来方便面给她吃。如果父亲彻夜不回家,她就得忍饥挨饿,因为家里实在没有其他能吃的,“中间还有几个月因为欠费,家里自来水也停了。”

记者看到,阳阳家厨房墙角有很多矿泉水空瓶子,满满两大袋,客厅餐桌上、地上也有散落的矿泉水瓶。厨房灶台上放着一个热水壶,灶具已经蒙上了厚厚的灰。阳阳说,没有水,父亲就在外面用水瓶提水回来或者直接买矿泉水。

“那一阵子他天天都在我店里买方便面。”在小区经营了20多年小店的黄大哥告诉记者,他和阳阳父亲曾经是同事,看着阳阳长大的。“以前工作的时候感觉他(阳阳爸爸)有点不对劲,但总体还好,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社区人员上门屡碰壁

“当时社区网格责任人到小区例行访视,发现他家情况不对。”蜀山区荷叶地街道金荷社区书记王爱华告诉记者,当时社区工作人员让阳阳父亲开门,但只露出了一个缝,而阳阳也没有吱声。

“来了几次,要不就锁着门,要不她爸爸就把门堵着,不让我们进来。”王爱华说,阳阳家住的小区是从2011年10月开始划入金荷社区,之前他们对小区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开始也不确定她爸爸是不是有精神病,所以我们一直在观察。后来听讲他可能把孩子关起来了,非常担心小孩。”随后,金荷社区向荷叶地街道反映了阳阳家的情况。

“街道领导都非常重视。他和爱人离婚了,家里只有一个女儿。我们就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他的家人。”荷叶地街道事务科科长李琴告诉记者,根据有关政策,针对贫困重性精神病患者,政府可以免费送医治疗,但是必须得到监护人的同意。由于阳阳家情况特殊,很多家人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寻找过程颇费周折。

“大概花了一个多月,后来知道她爸爸有一个哥哥在北京,有一个姐姐现在在上海治病,在合肥还有一个哥哥。”李琴说,后来阳阳在合肥的大伯得知情况,决定尽快将阳阳“营救”出来。

齐心协力“营救”少女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阳阳大伯刘先生(化名)。“他以前都正常,后来因为压力大,问题就越来越严重。”刘先生说,过去考虑弟弟还有一个家,如果将他送医,家就散了,因此放弃了将弟弟送医的想法。

“他主要靠低保和我们的资助生活,以前也会上门要钱。”刘先生告诉记者,每次阳阳父亲来到他家,他都会给他一点钱并帮忙换洗衣服,不过近一年多来几乎没有联系了,“我也去过他家,要么是门锁上了,要么就不让进。”

1月8日,刘先生联系上阳阳的母亲,并联合街道、社区、荷叶地派出所的民警一道将阳阳“营救”出来。

“他前妻进了门,他哥哥买了很多吃的东西过来,我们就在楼下。”王爱华说,阳阳的父亲后来发现了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和派出所的民警,突然疯狂地从楼上跑下来。

“我们就在后面跟着追,也拨打了120,大概跑了500米左右,追上了。”李琴说,当时阳阳父亲被拉上120急救车时,还不住地喊:“不要伤害我女儿。”目前,阳阳由母亲照顾,她的父亲已经在合肥四院接受治疗。9个月后,阳阳终于能够走出家门,沐浴外面的阳光。她说,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怨恨父亲,因为自始至终她相信父亲是爱她的。

-对话

我怕失去爸爸

记者:为什么不报警,或者向窗外求助?

阳阳:爸爸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我害怕他们把爸爸带走,怕失去他。

记者:你去医院看过爸爸了?情况怎么样?

阳阳:是的,他比原来要好,搞得很干净,医生让他坚持吃药。

记者: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阳阳:过了年想上技校学一门手艺,以后再找一份事情做吧。

-手记

有爱就有阳光

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阳阳终于重见阳光。

在采访中,她没有抱怨过父亲一句,相反只有挂念和担心,让记者对这个14岁女孩更加同情。父亲进了医院,阳阳的未来在哪里?“营救”出小屋只是第一步,希望社会的关爱化作一缕缕阳光,照进阳阳的心间,让她健康成长。(阚洁、肖宏昊、钟虹、马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