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生猪私宰现场:高压泵给猪注污水 一头注20斤

趁着夜色,私宰从业人员在荒郊野外的简易工棚内屠宰生猪,将分割好的猪边随意丢在污水横流的地上,而为了增重,这些人还往生猪血管内注入污水。临近年关,随着猪肉消费量增加,私屠滥宰生猪的现象也有所抬头。1月23日凌晨,广州市屠联办组织工商屠管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打击私屠滥宰专项整治活动。当日共查处待宰生猪4头,已宰猪10.5头。

现场一

高压泵给猪注污水

一头最多注20斤

凌晨3:50 106国道七星岗加油站附近小河边

日前工商局接到举报,称白云区嘉禾街蔬菜公园附近的一处私宰点,每天凌晨都有生猪屠宰。工商执法人员经过走访确定了该私宰点位置。昨日凌晨3:50 ,记者跟随工商执法人员来到了被举报的位置附近,从106国道七星岗加油站附近右转约100米的小河边,一座亮着灯的窝棚内有三四个人正在屠宰生猪,见到有工商执法人员,他们立刻丢下工具朝后门跑去。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私宰窝点面积约有五六十平方米,用遮雨布和木栅栏搭建,地上血水横流,臭气熏天,三头已宰的整猪和两块猪边就丢在脏乱的地上。一头刚被宰杀好的猪被留在灶台上,前半边已经放进了锅里。灶台上的大锅正冒着白色热气,锅内的水已经成了红色,漂浮着猪毛等杂物。除了已经被宰杀的猪,私宰点还有4头尚未屠宰的活猪。

记者还在现场发现了给猪注水的工具,一个蓝色塑料桶内连接出一条透明塑料软管,管头内插入削尖了的硬塑料管。工商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私宰人员就是把尖锐一端插进猪腿动脉或是心脏里,通过加压泵进行注水,一头猪最多能够注水20斤。

记者在桶内看到绿色的加压泵如同保温杯大小,而桶内的水却是血红色,表面泛着一层泡沫,桶的内侧黑色的油污令人作呕。在私宰点左边是一条小河,执法人员告诉记者私宰点用的水就是从河里抽上来的,而这条河周边都是垃圾,用这样的水注进猪肉里,极不卫生。

记者在该私宰点后门看到,用木栅栏围成的小院特意设立了一个“后门”,而门外就是荔枝林,私宰人员一旦听到前面有风吹草动就立刻逃窜,消失在荔枝林中。

现场二

为免被抓遭处罚

每次仅宰一两头

凌晨4:19 嘉禾望岗地铁站B出口附近

没收了第一个私宰点的所有生猪和猪边后,执法人员又来到了嘉禾望岗地铁站B出口150米左右的另一处私宰点。4:19,工商执法人员赶到现场车刚停稳,私宰人员见到有车灯照进来就从农田中逃走。

在现场,执法人员仅查扣一头已经宰好的生猪,私宰人员将生猪开膛破肚,尚未来得及清理干净猪毛。不过,从现场猪毛和猪内脏的数量上看,当天夜里该私宰点宰杀了不止一头猪。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这些人很有经验,都是分批屠宰,每次只屠宰一两头猪,等宰杀好了运走以后才杀第二批。”由于分批屠宰,每次屠宰的生猪数量都只有两三头,一旦嫌疑人被抓住也达不到处罚判刑的程度,而这样分批屠宰一旦被抓损失也比集中屠宰要小。

分批屠宰的情况还出现在石马望的一处私宰点,5:20执法人员在该处私宰点查扣了3头已经屠宰好了的生猪。不过,从现场发现的十多副猪内脏来看,执法人员表示该点当天屠宰的生猪应该在十五六头左右,大部分宰好的生猪已经被运走。

现场三

水塘旁边设猪圈

一被发现拉闸逃

凌晨4:40 均禾街石马村桃花田园旁的私宰点

从嘉禾望岗地铁站附近出来,工商执法人员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位于均禾街石马村桃花田园旁的私宰点。该点位于两个鱼塘中间的堤坝上,没有任何可以借助隐蔽的目标。

4:40,工商执法车辆从大布路由左侧行驶到鱼塘附近,执法人员刚一下车,就被鱼塘对岸的私宰人员发现,运送私宰肉的一辆厢式货车铆足了劲倒车欲逃离。由于两个鱼塘中间的道路狭窄,执法人员只能跑步前往,趁着执法人员未赶到的时间,两名私宰人员拖着一头已经宰好的生猪往货车方向逃窜。起初,嫌疑人的货车车灯还亮着,随着执法人员越来越近,嫌疑人关掉了车灯,快速掉头后,趁着黑夜逃离了鱼塘边的私宰点。

在该处位于堤坝上的私宰点,记者发现现场有两头已经宰好的整猪和一块猪边被丢弃在有猪血、猪毛的地板上。嫌疑人在逃窜前还将私宰点内的电闸砸坏,记者发现,该私宰点同样是用遮雨布和木栅栏搭成的简易窝棚,前后都是水塘,而左侧则是7个并排的猪圈,每个猪圈内有几头到十几头不等的活猪。

执法人员表示,由于不能确定猪圈与私宰点是否一起的,所以不能将猪圈内的猪查扣,工作人员只能将现场查获的两头半生猪查封带走。执法人员还告诉记者,这些私宰点搭个棚子、垒个炉灶就能开工,由于设施简单经常死灰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