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0名河南男子骑行11天从深圳回家 路程1421公里

阅读提示:用自行车轮丈量回家路的10名河南小伙子,始终牵动着河南老乡的心。26日中午12点,从深圳组队骑自行车回家的河南小伙们已安全抵达信阳市,成功实现了骑车穿越千里回家的目标,而且还提前了三天。这趟同甘共苦的长途骑行,培养起他们深厚、默契的感情,依依惜别时,他们约定“还要再来一次”。

原定两周到家,实际只用了11天

昨天,本报记者联系上了已经回到平顶山家中的吉向勇。“11天,1421公里,这是我车子码表上显示的距离,从深圳市宝安区到信阳市。”吉向勇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和喜悦,“大伙儿圆满完成了骑行回家的目标。”

吉向勇说,26日中午12点,最终抵达信阳市的时候,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大多数没有长途骑行经验的他们经过一路坎坷,平平安安踏上了故乡的土地,而且还比原定的大年二十九提前了整整三天。

由于队友们有来自郑州、周口、平顶山、安阳等全省各地,把信阳选作这次骑行的终点,再合适不过。短暂的告别后,归家心切的小伙子们就各奔东西了。

吉向勇到了河南境内,兴奋地往家里打电话时才知道姥姥生病了。家人怕他担心,刻意隐瞒到他回了河南才实情相告。心急如焚的吉向勇在信阳买了张火车票,把自行车打包托运后就匆匆奔上了回家的列车。“不管怎么说,已经胜利达到目标了。现在,尽快回家最重要。”

一路坎坷一路甜

用一个字来总结这趟骑行,吉向勇脱口而出:“累!”尤其是最后三天,大家基本上都是“打了鸡血外加开挂模式”,每天能走160公里,“可能是离家越近越急迫吧。”吉向勇说。

没骑行过那么远,也没体验过不平坦的路况,“除了体力消耗大,缺水成了我们的头号敌人。”吉向勇说。他记得在距离长江渡口12公里的地方,路边的橘子树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吉向勇提议,给果农些钱,摘几个橘子解解渴。实诚的果农说:“你们先尝尝吧,不太甜。”果然,一口下去,酸得大家直龇牙。没想到,过了一小会儿,附近一位老奶奶带着一大兜橘子来了,对他们说:“吃吧,这个甜,不要钱。”吉向勇说,那滋味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为了过长江,小伙子们费了大劲。因为人生地不熟,他们不清楚哪个渡口才能停靠可以放自行车的轮渡。好不容易摸到一个渡口,已经很晚了。在一位好心的小卖部老板的帮助下,他们才顺利过了江。

为了省钱,小伙子们在住和吃上几乎是“虐待”自己。“3个人睡俩单人床是常事。”由于舍不得多花钱,他们在路上多是以泡面充饥。就连功能性饮料他们也舍不得买,“最后几天逆风骑车体力跟不上,才买了几罐红牛。”吉向勇不好意思地说。

在湖北省汉川市,小伙子们遇上了一次难忘的“穿越”。“农历二十四那天,我们到了汉川,奇怪的是旅店多是客满,饭店里也都是人,一问才知道当地那天是‘小年’,河南不都是二十三嘛。”吉向勇说。

相伴骑行感情深,约定“再来一次”

吉向勇说,这趟长途骑行,10个小伙子培养起了深厚的感情,“分手的时候大家说好了,下次人齐了,还要再来一次!”

途经湖北省武胜关镇时,天已经黑了,吉向勇的自行车胎却被扎破。二话没说,队员们呼呼啦啦围了上来,有人打灯、有人补胎、有人帮忙检查车况……“把我感动坏了。”吉向勇说。

大部分队员都没有长途骑行的经验,途中也会有打“退堂鼓”的想法,车子往路边一撂“我不骑了,累死了”。但他们10人有个默契的约定:不能落下一个人,谁掉队了,大家一起等。

除了配合默契、互相帮助,长途骑行的一些小窍门也起了很大作用。吉向勇说,比如早晚很冷,为了防风,可以在手腕上、脚上套个塑料袋,保暖效果很好。队员们出发前专门采购了大量塑料袋,除了有防风的作用外,还能用来收集垃圾,在路上也不忘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