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iPhone成为最新国际“通货”:可借助价差套利

我最近用iPhone付了好几次帐,但并不是用手机应用或银行网站,而是把苹果的这款硬件当钱来用。

此事源于我去年去纽约出差时的一次意外经历。我家住罗马,那里的家政费用很低,但科技产品却很贵。一款解锁的32GB土豪金iPhone 5s在美国的含税价约815美元,但在意大利却高达839欧元(约合1130美元),大约相当于家政人员劳作一个月的收入,他们的工作包括打扫卫生、接送小孩和照顾老人。当一位家政人员听说我要去美国时,她让我帮她买一部iPhone回来,抵她一个月的薪水。

在纽约第五大道的苹果旗舰店门口排队时,我周围的顾客说着全球各地的不同语言。当我告诉销售人员,我想要一部解锁版iPhone时,他似乎很震惊:只要一部?

他说,一批全新的解锁版5s刚刚到货,而我要的土豪金在欧洲最受欢迎,也是最容易转手卖掉的。在我右边,一个拿着沙特某银行信用卡的男子已经在一天内买了三四部了。“给我来两部。”我说。但还需要再等一个步骤:那位销售员拿起柜台后面的电话,让我跟我那家银行的反欺诈部门进行沟通。他说,从那家店购物会被贴上危险信号。

还用说吗,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我拿着苹果的购物袋走出店外时,已经不再把那两部手机当做电子产品看待。在我眼中,它们更像是金条。

无论贫富,从事跨国工作的人经常会在世界各地利用奢侈品的价差谋利。几年前,很多亚洲人都跑到巴黎购买LV和古驰的手袋,然后加价出售。1990年代初期,对于很多居住在东欧的美国人来说,李维斯牛仔裤也扮演了类似的角色。如今,接力棒传到了iPhone手中,尤其是土豪金版的iPhone 5s。

iPhone备件分销商iFixit CEO凯尔·韦恩斯(Kyle Wiens)去年11月到墨西哥卡波圣卢卡斯开会时,抽空跑去潜水娱乐。潜水队长表示,如果韦恩斯回到墨西哥时用美国的价格给他带回几部iPhone,就可以免收他的船费。(墨西哥的iPhone售价比美国高出16%。)韦恩斯表示,用iPhone套利的情况越来越普遍。当他去中国会见供应商时,都会带几台iPhone和iPad,用成本价卖给他们,以示友好。

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亚历山大·彼得克(Alexander Peterc)的办公室就在伦敦摄政大街的苹果旗舰店上面。他说,在iPhone 5s去年上市后一个多月,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人在店门口排队购买,因为iPhone 5s当时还没有在他们国家上市。“只要买两部iPhone,然后回到印度卖掉,基本就能抵得上他们的机票钱了。”彼得克说。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也曾暗示,iPhone的跨境转卖对该公司的利润影响重大。去年7月,当苹果公司报告大中华区营收环比萎缩14%,至46亿美元时,他将部分原因归咎于香港的销量下滑——外地游客和中间商是那里的主要消费者。苹果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根据英国Mobile Unlocked公司的统计,在48个国家或地区中,美国的16GB版iPhone 5s售价最便宜,大约为700美元,最贵的是巴西,高达1200美元。意大利售价接近1000美元,位居全球第7贵,与马耳他并列。

我从美国出差回来没几天,就把这两款手机都换成了家政人员的工资,而我付出的单价只有815美元。托我购买的那位家政人员说,她把第二部iPhone作价1130美元卖给了一个熟人,款项过后再付。她还对我说,那个熟人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加价卖了出去,最后的买家付出的成本约为1350美元。

在纽约第五大道买了两部iPhone后没过几个星期,我又出差去了一次洛杉矶,我又来到一家苹果旗舰店门口。这一次,我进店时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台ATM机。我问销售员要一部解锁版iPhone 5s,他的回答与纽约的销售员如出一辙:只要一部?

当时没人排队,所以我只买了一部。不过,当我回到意大利时,只用一个星期就交换了价值600欧元的家政服务时间,那位家政人员的手机刚刚在地铁里被人偷走了。

那笔交易完成后,我如释重负:iPhone的价值只能持续到下一代产品发布前。目前,iPhone 5s的价格依然坚挺,即使是与比特币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