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地沟油的正当生意:朝阳产业寸步难行

2014年1月7日上午,济南中院对两起制售地沟油大案进行宣判,其中一名主犯朱传峰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这是近年来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打击地沟油犯罪的继续。

地沟油回流餐桌的严打已成高压态势,而其合理化综合利用成为非法选项之外公众关注的焦点。

原料

中国石油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冀星,多年来一直从事地沟油资源化利用的研究。冀星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地沟油这个词,表述并不准确,更恰当的说法是废弃油脂。

废弃油脂,或称广义地沟油,不仅包括餐具洗涤过程中流入下水道或隔油池的动植物油脂,即狭义地沟油,还包括由剩饭剩菜中分离出来的垃圾油脂,即泔水油。另外,方便面、饼干等食品加工企业的煎炸废油,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店的煎炸废油,动物制品下脚料熬制油、烤鸭油等,也同属广义地沟油。

据称,地沟油的主要成分为脂肪酸甘油三脂,与食用油的成分非常接近,这也是近年不法经营者将地沟油经简单提纯后作为食用油销售的原因之一。截至目前,国内仍无地沟油检测的最佳方法。

“我们也许吃了还不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表示,据他了解,目前国内每年产生的废油有700万吨到1400万吨之间,其中350万吨地沟油已回流到餐桌。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君石则认为,350万吨这一数字,缺乏依据,迄今没有任何一个权威部门给出过具体数据和证据,但无论如何,地沟油回流餐桌都应严厉打击。

事实上,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自2002年,地沟油就已成为国内制备生物柴油的最主要原料,而其在化工领域的应用探索,也在不断扩展和深化。

冀星将地沟油的主要用途分为三类:第一类,水解,做成脂肪酸。脂肪酸是一种基础性化工原料。比如,生物柴油的成分是脂肪酸甲酯,而脂肪酸甲酯加氢可转化为高级烃,再反应可生成高级醇,可做油漆等多种产品。第二类,表面活性剂。比如做肥皂、洗涤剂、矿物浮选剂、脱模剂、塑化剂、金属切削液等。据称,地沟油是直接皂化生产肥皂、洗衣粉不可多得的质优价廉的好原料。第三类,直接作为锅炉燃料油。

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粮油学会油脂分会常务副会长、全国粮油标准化委员会油料及油脂工作组组长、武汉轻工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何东平表示,地沟油的用途十分广泛,细算下来,深加工后可制成的产品有1200种之多,其中最为突出的仍当属生物柴油。

据了解,由地沟油衍生的下游产品,已大量应用于纺织、食品、医药、日用化工、石油化工、橡塑、采矿、交通运输、铸造、金属加工、油墨、涂料等众多行业。

何东平说,若以13.5亿人口作为基数,全国一年食用油的消耗量大概在2850万吨左右,可形成地沟油500万吨600万吨,按照1吨地沟油产出0.9吨生物柴油计算,生物柴油年产量应在500万吨上下,但目前实际产量不足100万吨。

“有些地沟油可能已流入非法渠道,有些可能因未收集而浪费掉了。”何东平分析说。

用地沟油生产的生物柴油,除了替代石化柴油用于机械设备外,另有其他多种用途。

比如,它可作为有机溶剂,将某些有毒物质溶解其中,用于制药,比如生产杀虫剂、除草剂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循环经济与环境评估预测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欢政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地沟油的综合利用,目前在技术上不成问题,而就应用规模来说,排在第一位的是生物柴油,其次是燃料油,再次是化工用途。

冀星亦认为,真正成规模的、能够统计大概数字的,只有生物柴油这一项。 2009年初,北京科技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王化军和他的学生于慧梅,在实验室利用地沟油成功制备出了选矿捕收剂。

王化军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5年来,他们的这一技术已先后在国内多个钢铁企业中得到了应用,但其产业化推广还未真正开始。

生物航煤已成为地沟油应用的新亮点。2011年6月22日,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宣布,自当年9月,以生物航煤为燃料的客机将执飞阿姆斯特丹至巴黎的航班,而此生物航煤提炼自地沟油。

2013年4月24日凌晨5点43分,加注了中石化1号生物航煤的东航A320客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在经过了1个半小时的飞行测试后平稳落地,试飞成功。据称,这标志着中国已成为继美国、法国、芬兰之后,全球第四个拥有生物航煤独立知识产权的国家,而该生物航煤同系地沟油加工提炼而成。

首选

生产生物柴油成为地沟油综合利用的首选。

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张平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之所以地沟油做生物柴油喊得最响,主要是因为:其一,用量最大;其二,作为可再生能源,生物柴油可部分程度地解决国家能源短缺问题,是国家政策重点支持和鼓励的方向。

据张平介绍,目前国内生物柴油企业,总数在100家左右,规模都不大,以中小甚至小微民营企业为主,年产能在1万吨10万吨之间。

2002年,是中国生物柴油产业元年。后来,在海南正和、四川古杉、福建卓越三强之后,生物柴油企业遍地开花。如今全国几乎所有省份,都已有生物柴油企业入驻,有些省份不只一家。

据了解,中国生物柴油企业的数量,发展到最高峰时,一度曾达到1000家左右,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其中近九成企业已先后倒闭。

12年来,中国生物柴油产业一直未能解决的两大难题,直接导致各企业发展的步履维艰乃至部分企业的铤而走险:第一,地沟油原材料供应严重不足,企业常年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始终无法满负荷运转。第二,收上来的地沟油,生产出生物柴油后,无法被中石油中石化的销售网络接收,产品卖不出去,而企业申请自建加油站无法获批。

何东平直言,各企业少则投资500万元1000万元,多则投资上亿元,为快速回收成本、多赚钱,无计可施之下,有些企业可能会误入歧途,而生物柴油厂设备精良,用来加工食用油,再简单不过,而且流程更短、能耗更低。冀星认为,进入生物柴油企业的地沟油原料不足,有多方面原因:第一,地沟油收集不得力;第二,价格因素。有限的地沟油,被非法经营者高价买去,用于生产饲料油、食用油了。本为微利的生物柴油企业,要么亏本进货,要么眼巴巴看着原料被其他人买走。

冀星发现,近年国家就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而进行的多城市试点,虽旨在斩断地沟油回流餐桌、餐厨废弃物直接饲养畜禽等非法利益链,但就实际效果看,在地沟油和餐厨垃圾的监控上,并未形成闭合链条,中间仍存在不少漏洞。

冀星说,这33个城市在餐饮废油招标时,本应考虑到油脂收集后,需找到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可以定在生物柴油厂,也可以定在肥皂厂,但各试点城市往往只对招标单位的资质提出了要求,比如必须有多少辆车、必须有多少台处理设备等,至于收集处理后如何利用,没有具体规定。

“这就造成,在这33个试点城市里,收集起来的废弃油脂,真正转到生物柴油厂的数量,并不多。”冀星介绍说。

冀星的观点是,应将饭店、食品厂等废弃油脂产生单位,与地沟油深加工企业直接对接,比如对接生物柴油厂,这样就避免了中间环节,既能保障企业有稳定的原料供应,又能杜绝地沟油回流餐桌、保障人民群众的食品安全。北京清研利华石油化学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规模较大的生物柴油企业,年产能10万吨,实际产量则远不足这一数字。

该公司董事长鲁希诺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由于地沟油原料供应不足和无法对接中石油中石化销售网络,投产两年多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勃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自2006年生产生物柴油,产量从3000吨、6000吨,增加到了现在的15000吨,7年多的时间,赔进去了3000多万元。

“最初大家都认为这是朝阳产业,但没想到它在中国会这么难。”吕勃感慨说。

鲁希诺说,他的产品主要卖给了民营成品油批发商和民营加油站,每吨价格低于石化柴油近1900元。拿燕山石化-10号石化柴油为例,目前它的每吨价格在8400元左右,而该企业生产的生物柴油,每吨6500元就可以走货了。

据称,这些民营成品油批发商、民营加油站老板,看中的正是这一价差,他们将生物柴油买去后,按照20%、30%甚至50%、60%的比例,与石化柴油混配,并将其作为石化柴油销售,不做任何标注。

“直截了当地说,我们的油,都是在偷偷摸摸地卖,多数是卖给了民营成品油销售企业,也有些是直接卖给了重型车队、船队,能卖出去是因为,相比两桶油的价格,我们每吨至少便宜了1500元左右。”吕勃说。

去路

杜欢政认为,地沟油综合利用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第一,国家应有相应补贴;第二,开发高附加值产品;第三,国家能源主管部门应积极协调,促使中石油中石化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规定,接收并销售达到国标的民营企业生产的生物柴油。

杜欢政说,目前市面上有一种高级润滑油,其生产过程不仅需要石化类油脂,还需添加生物质油脂,该款润滑油每吨成品的售价在18000元以上,按照食用油每吨10000元计算,即便面对非法饲料油、食用油加工者竞买地沟油原料,也不存在压力。“开发高附加值产品,也是遏制地沟油回流餐桌的重要方式之一。”

冀星调研发现,近年来,地沟油的价值,已逐渐被更多人重视。比如他在某地发现,有些专做餐厨垃圾、废弃油脂收集的企业,也开始自建生物柴油厂。他参观过一家大型设备制造企业,该企业下设了一个小三产,专门收集饭店地沟油,并将其深加工成金属切削液,专供本企业生产所需,效果非常好。

在何东平看来,目前地沟油综合利用最主要的去向是做生物柴油,而生物柴油补贴政策并未配套。“如果生物柴油能够像乙醇汽油一样,每生产1吨,国家补贴1000元,这一行业估计早就发展起来了。”

冀星则认为,在税收上,国家可以减免的,予以减免就够了,比如生物柴油企业消费税的免除,这就是一个好政策,而一旦财政直补,就会出现企业削尖了脑袋去拿补贴的情况,并不利于行业发展。

自2006年12月,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生物柴油征收消费税问题的批复》,生物柴油免征消费税,每升免征0.8元,折合每吨免征960元。“如果这一政策优惠被取消,整个产业必死无疑。”鲁希诺说。

在地沟油制备生物柴油领域,目前除了步履维艰的民营企业,中海油、中石油、中石化也已在各地陆续建厂投产,但产品均未推入市场,生物柴油加油站,在全国仍很难见到。

张平认为,地沟油的综合利用,就是全部拿来生产生物柴油,这也是国家对其免征消费税的本意,如果分流一部分去生产其他产品,不仅效益不如前者大,在监管上也会更加复杂,地沟油回流餐桌等风险将很难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