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元旦和春节短时间内对于流动性的两次大考,商业银行终于迎来了了喘息期。

数据显示,春节前后资金的价格反差较大:理财产品方面,节后新发行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大幅跳水;同业拆放利率方面,1月下旬动辄6%、甚至7%的Shibor值也未再次出现。

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走低

银率网数据显示,截至2月6日,北京地区在售的理财产品中,有75款非结构性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不低于6%,其中更是有13只产品的预期收益率大于等于6.5%。

值得注意的是,75款理财产品背后的12家发行银行均为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五大行均未“上榜”。这与2013年和2014年交替之际,国有大行也参与理财产品收益率“价格战”的局面大相径庭。

2013年10月中旬起,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一度开始持续上升,2013年12月份更是以每周至少0.1个百分点的速度大幅上升。临近去年12月底,非结构性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更是几乎达到6%,创下近两年来的新高。当时,国有大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的绝对值虽然并非最高,但是上升的速度却是最快。上述预期收益率不低于6%的理财产品的发售起始时间其实都是在春节前,而认购的截止时间绝大多数也都是2月6日或者是2月7日。

不过,如今终于跨过了元旦和春节两大时点,银行有望迎来资金面的“喘息期”。

如果仔细观察2月7日以后新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就可以发现,新发产品的预期收益率与春节前产品已经相差悬殊了。

银率网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北京地区在售和预售的理财产品中,春节后新发理财产品(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2月7日为时间起点)的最高收益率仅为6.1%,预期收益率不低于6%的理财产品仅有6只,与节前发行产品的收益率形成了鲜明反差。

同样出现收益率回落的还有余额宝、微信理财通等互联网金融产品,随着资金价格慢慢下行,所谓“理财神器”也将逐渐退烧。

2月3日以来,微信理财通的7日年化收益率持续在7%以下,且连续刷新上线以来的新低。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已跌至6.0%左右的水平,鉴于其前期收益率较高,其最新单日收益率很可能已经跌破6%。

资金价格回落的背后,理财产品收益率设计的复杂性也体现了出来。

“其实,银行理财产品的预期收益率水平不仅仅与其投资市场和产品的收益与风险相关,其背后还关系着营销心里学”,一家中型银行的高层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理财产品目前相当于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试水,银行一方面想以相对低的价格留住资金,另一方面又担心被人趁虚而入,而更为矛盾的是,如果抬高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银行还得担心监管部门、媒体以及相关各方误以为银行‘太缺钱了’”。

该银行高层人士所担忧的并非没有道理。在一次银行业小型研讨会上,本报记者曾注意到,部分与会人士热烈讨论某上市银行当时发行的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多数高于同业平均水平,认为“其如此激进的背后可能面临流动性匮乏”。

当然,这种观点并非纯粹空穴来风,去年6月下旬所谓的“钱荒”时期,确实有多家银行推高理财产品收益率以换取流动性。只不过,这种现象(银行缺乏流动性时可能会选择提高理财产品的收益率)的逆向推理是否恰当,即“以理财产品收益率高推论银行缺乏流动性”还有待考证。

短期Shibor值回落中长期跳涨

从上海银行间拆放利率近日的走势变化来看,春节以来资金价格确实大幅度回落,较短期限的Shibor值下降尤其明显。今年1月,与协议存款直接相关的Shibor值(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一度居高不下,2周、1个月等短期利率纷纷跳涨至“6%”时代、乃至“7%”时代。

不过,从农历除夕开始,局面明显改观。1月30日,1个月期限的Shibor值大幅下跌175个基点,2周期限的Shibor值也下跌134个基点,均由逾7%直接跌至不足6%。

春节后,各个期限的Shibor值走势比较平稳,最高值也未突破6%。有分析指出,A股市场IPO开闸以来,部分打新资金在一级市场和银行间市场流动,隔夜Shibor值等短期限利率被隐性推高,因此,春节后同业拆解的资金价格虽然回落但跌幅小于市场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长期以来被市场忽视的中长期Shibor值的变化其实更为猛烈。以一年期限的Shibor值为例,去年前11个月,该指标一直保持4.4%的水平上,这可以说代表了中线资金的价格水平,去年12月底该指标跳涨至4.96%,今年1月中下旬更是超过了5%,达到了约20个月以来的最高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