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邮储银行销售误导 客户4万存单莫名变国寿保单

据时代周报报道,春节假期,江苏连云港市民岳燕如反映:三年前在该市东海县某邮局存了四万块钱,现到期不仅没有收益,连本都不保,只剩三万9千多。

“要不是后来名字都被写错了,我还不知道当初的存单居然变成了中国人寿的保险了(新鸿泰两全保险)。”岳燕如表示,“自己的名字被误写成岳艳茹,三个字写错了俩”。

随后几日,由岳燕如的引荐,来自当地的林女士、庄先生等多个储户反映存款莫名变成保险。“过去在电视上看到的骗局现在已经来到自己身边了。”

事件回顾:

2011年2月10日,文化程度不高的岳燕如到当地东海县某邮局存款。

“当时邮局柜台的工作人员问我存多久的,我说存两年。结果她劝我说,‘那你存三年的吧,存三年利息高’。”岳燕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觉得邮储是国家的,应该没问题,加上当时人多很嘈杂,没怎么多想,也没怎么多看,糊里糊涂就签了名。”

“后来回家仔细一看,发现他们把名字打错了(岳燕如被打成岳艳茹),三个字打错了俩。而且更莫名其妙的是存款居然变成了保险。”岳燕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担心邮局不认账,取不到钱”,于是第二天,她又来到此邮局交涉。

负责处理此业务的中国人寿东海县的业务员朱女士告知她“已经改不了。”随即给补了一张手写的纠错证明单据。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这份朱女士手写的纠错证明单显示:“由于业务忙,柜员把客户名字岳燕如误打为岳艳茹。现经公司柜面已更改过来。而投保单上的名字未更改,到期钱一定能取出来。”

但相关律师表示,“严格来说,这样的合同都属于无效合同。”

“既然知道是保险了,为何不退保呢?”岳燕如一时语塞,“当时朱女士让我到蛮远的地方取,我觉得很麻烦,再一想,他们已经答应三年后可以取出来。应该没啥问题就算了。”对于犹豫期内的回访之类的说法,岳燕如表示“根本没有”。

4万元的存款,按照三年期定存基准利率,利息有5100元。“想到这5000块钱可能会打水漂,就十分后悔。”岳燕如告诉记者。

“这是个中长期的理财险,目前整个保险行业分红都不是很理想。多数满期的保单基本没有同期银行的定期存款高。”当地保险业务人员告诉记者,“其实小地方已经不怎么销售长期险种。时间太长老百姓等不及,万一中途有急事要取发现亏本了会闹事。”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了解,岳燕如的情况非常普遍。随后林女士、庄先生等多个储户向记者反映,他们的存款莫名变成保单。有变成正德人寿的保险,但多数还是中国人寿的产品。这个号称基层业务人员最多的世界级保险公司。

采访中发现,多数被骗的储户都是中老年人或者是文化程度比较低的人。他们对于银行邮储代理保险业务并不熟悉,很多人甚至对保险没有概念,签字后都不知道自己购买的是保险。

对此,2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中国人寿总公司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其让发邮件,但截至截稿时仍没得到回复。

经办人坦承有不规范

具体到岳燕如这份业务,对于前期存在的销售误导行为,当时此事的经办人中国人寿业务员朱女士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小城镇开始业务比较晚,早期工作人员言语上肯定会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有的储户连存款和保险都分不清楚,你是不可能逐条跟他们讲清楚的。”

对于银行代理保险业务,保监会有明确要求。比如代理人不得将保险产品作为储蓄产品介绍,不得套用“本金”、“存入”等概念,不得将保险产品的利益与银行存款收益进行片面类比等。

另一家保险公司业务人员告诉记者,对此也很头疼。“我们肯定会对银行、邮局的销售人员进行培训,但他们可能由于业务考核的压力等等临时改变原本培训的销售流程,也没有办法。而且有的柜台人员销售能力相对比较差,自己都讲不清楚其所销售的产品到底是怎么回事。”

据上述保险公司业务人员介绍,银行虽不会要求柜员每个月要完成定量保险的指标,但是卖得多的柜员,却可以得到更多的保险代理费。因此,一些柜员为了多拿佣金就对保险产品的细节含糊其辞,使出浑身解数去拉客户,甚至不顾储户利益,欺骗利诱。

“保险产品本身就相对复杂,其涉及的专业内容比较多,且合同上都是专业术语,别说中老年了,文化稍微低一点的中年人也看不懂,柜员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听,加上“利息高、无风险”的允诺,还有小礼品的刺激,稀里糊涂就签了。”上述保险业务人员告诉记者。

不过,如朱女士所说,“既然你最终已经在产品上同意并签字了,大部分时间,我们就认为消费者购买的时候知道保险产品的收益以及可能的风险的。”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业务突出”,当初经办这份业务的邮储人员现在已经成为邮局局长了。

“现在邮政过年过节都在宣传这产品那产品,说是利息多高,还赠送小礼品,都是骗人的。而且都是骗中老年人。有很多老年人都是在春节子女回家时才发现上当。”林女士告诉记者。

退保金额上升67.6%

其实,针对存单变保单,销售误导、片面夸大收益等保险业乱象,中国保监会多次下发文件规范,但仍然屡禁不止。根据近日保监会网站发布的《中国保监会关于2013年保险消费者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2013年保监会和各保监局收到涉及人身险公司的投诉12228件,其中,中国人寿投诉量居首。

公开资料显示,整个2013年,中国人寿可谓罚单不断。其中仅仅5月前后,国寿就接到了7张罚单,受罚原因均为“虚假宣传”,包括“将保险产品虚假宣传为银行理财产品和银行储蓄产品”等。

此外,高企的退保率也是个证明。公开数据显示,国寿前三季度退保金总额为502.0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99.51亿元大幅上升67.6%,退保率达3.07%,全行业前三季度正常的退保率为百分之二点多。中国人寿的退保率显然已经超过行业平均值。

于退保率高企的原因,分析认为,可能与国寿全员销售模式有关。整个2013年,国寿多次因“高压摊牌销售目标引员工不满”而见诸报端,保险营销员一边叫苦,一边顶着压力跑业务,甚至自费购买保险以求完成指标。

去年11月,在中国人寿全球媒体开放日上,总裁万峰讲新形势下的公司转型时提出“2014年主动采取保费负增长”,这与2009年提出的“要谨防保费收入负增长”的发展策略已完全不同。

1月16日,保监会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销售行为的通知》(下称《通知》)。在规范银保渠道的销售行业方面,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通知已经从简单的定性转变为更严格的定量标准上,比如投保人年龄超过65周岁或期交产品投保人年龄超过60周岁。不得通过系统自动核保现场出单,应由保险公司人工核保,核保中保险公司应对投保产品的适合性、投保信息、签名等情况进行复核。

从产品方面,在银邮保险代理渠道,向农村和城镇低收入居民销售保险产品的,原则上不能为分红型、万能型、投资连接型、变额型人身保险产品,而应以保单利益确定的普通型保险产品为主。

“可能二、三线城市在落实政策方面会延迟效应。目前县域保险市场准入门槛过低,部分开在乡镇区域的机构只有两三个人,业务员素质良莠不齐。加上各地保监局相距太远,监管不到位,乱象丛生,但相信随着相关法律的完善,银保销售这块肯定也会逐渐规范起来。”当地一位保险从业人员这样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