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在线约会迎来变革:线上爱情如何走进生活?

《福布斯》网站日前发表文章,介绍了当前在线约会领域的发展形势。这个市场既有Match.com这样的元老级公司,也有Tinder这样的后起之秀。经过20年的发展,在线约会服务即将迎来新的变革,商业难题也已变成如何促成线下约会。随着可采集数据越来越多,在线约会的配对质量也会随之提高,进而有助于这些网站探索更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2月14日情人节来临之前,是在线约会服务最繁忙的时期。这些备倍青睐的网站和应用的经营者希望在情人节促成用户数量创新高,明年再上一层楼。

在Match.com首席执行官萨姆·雅甘(Sam Yagan)看来,明年情况会比今年好得多。他认为,利用科技摆脱单身的行业将正在迎来它的下一个引爆点。接下来几年里,在移动计算和社交媒体的双重推动下,在线约会服务行业必将在普及程度、盈利能力和服务方面达到新的高度。

作为好莱坞大亨巴里·迪勒(Barry Diller)旗下IAC公司的一部分,Match.com占据了规模达21亿美元、去年增长7.1%的在线约会市场的近三分之一份额(数据来自市场调研公司IBISWorld)。除了Match.com及其170万注册用户,IAC旗下的在线约会资产还包括OK Cupid(2011年IAC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而来)、Meetiq(欧洲最大的约会网站)、People Media(旗下拥有BlackPeopleMeet和SinglesMeet等小众网站),以及Tinder(IAC拥有控股权)。IBISWorld高级分析师杰雷米·爱德华兹(Jeremy Edwards)表示:“它是这个市场上最大的公司,也是趋势的引领者。”

现年40岁的雅甘曾是OK Cupid联合创始人,OK Cupid被IAC收购时加入该公司。他充满活力,但在紧张时会把自己的结婚戒指摘下,并在说话时不停旋转。OK Cupid四位创始人都是在线下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这是一个有趣的事实。OK Cupid不仅是一个约会服务,而且像是一个数学项目,它自称能够从大数据中提取有用信息。

发展阶段

最近,雅甘一直在考虑在线约会行业的发展模式。他认为,这个已有20年历史的行业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关于搜索。现在看来这种模式有些原始,用户通过搜索相关性找到在线的单身人士,并通过年龄、地理位置、眼睛颜色、性倾向等进行筛选,即便当时使用这项服务的只是一些“略懂互联网的疯狂极客”。

随后到2000年时,一项名为eHarmony的新服务面世,它可以通过一项计算机程序进行反复搜索,找到最匹配的对象。这样就开启了算法时期,OK Cupid也是在这个时期进入人们的视野。

时至今日,约有半数的单身男女使用在线约会服务,算法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用户关注的不仅仅是更匹配的对象,而是更便捷、更快速地在现实生活中约会。“线下成为如今的大问题,”雅甘拿出手机说,“这个设备就是连接在线约会和线下约会的关键。”

毫无疑问,在线约会从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转向移动设备已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市场调研公司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人在移动设备上花的时间(不包括语音通话)首次超过了在PC上花的时间。如果再算上人们把手机当作信用卡、游戏机和电影院,那么手机成为约会工具就不难理解了。

这个行业在多大程度上转移到移动设备,这取决于采用哪个标准。移动安全公司Iovation表示,现在39%的在线约会通过移动应用进行。在线分析服务商Flurry表示,早在2011年移动约会应用的使用就超过了桌面。但是皮尤研究中心的互联网与美国生活项目在2013年底发布的报告显示,只有7%的移动应用用户、3%的美国成年人使用在线约会应用。

声誉提升

无论你支持哪个数据,所有的趋势都指向同一个方向。这并不是要把桌面体验移植到移动领域。对于在线约会者来说,移动设备提供了一种截然不同的体验,它在很多方面解决了行业诞生以来就一直困扰的难题。其中一个难题就是:尽管已经进入主流,但在线约会的声誉仍然不太好。根据皮尤的调查,5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认识他人的方式,但也有21%的人表示这只是不得已情况下才会选择的方式。皮尤最后一次进行这样的调查是在2005年,自那以来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仍然可以看出有不少人认为在线约会只是最后的选择。

有人认为在线约会是给剩男剩女的服务,部分原因就是这种体验确实给人一种不得志的感觉。31岁的凯特是一位旧金山居民,她任职于一家大型社交媒体公司。凯特说:“坐在那里填写各种调查表,还要计算自己的所得税,只为了遇到某个人,这真是让人感觉悲哀和绝望。”

凯特通过Tinder认识了自己现在的男朋友。当时她坐在回家的通勤班车上,在同事的鼓励下注册了Tinder,然后用了5分钟时间来填写自己对潜在约会对象的“是”或“否”要求,当时她现在的男友就在凯特身后注视着她的选择,然后做出相应的匹配选择。

凯特的经历非常具有代表性。摆脱PC限制之后,在线约会成为一种社交活动。人们首次可以相互公开谈论这个话题,在酒吧里或者沙滩上,你会看到一群20岁或30岁的人们围坐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谈论中间那个拿着手机的人该如何选择约会对象。这种即席的Tinder派对成为这款应用最强大的营销武器。确实,Tinder首席执行官西恩·雷德(Sean Rad)表示,他收到最多的用户请求就是允许他们代表好友通过Tinder约会。

HowAboutWe联合创始人兼CEO艾伦·施德克劳特(Aaron Schildkrout)表示,过去一年的趋势对声誉提升的影响已经超过了之前19年的总和。“2013年在线约会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他说,“它开始以另外一种方式被提及,很多人一起盯着手机看,考虑约会对象的过程已经成为一个公开的话题。”

线下约会难题

声誉并不是限制在线约会的唯一因素。这个过程还有其他一些固有障碍,例如不求回报的大量投入。对于男性而言,这意味着发出数十封邮件也难得一次回复。对于女性而言,这意味着她们要在大量的邮件中精挑细选,随后几天再与最有可能的追求者聊天,以免遇到坏人。“大多数在线约会都是无穷无尽的聊天、游戏,而没有最终见面。”施德克劳特说。

HowAboutWe基于活动建议,而非个人资料进行匹配,这或许有助于解决线下见面的问题。这也是雅甘眼中的行业核心难题:在线约会如何推动更多的现实约会?

Tinder是到目前为止最进步的答案,它的主要观点是,在特定情况下,人们愿意在相互了解较少的情况下交流互动。Tinder通过两种方法创造条件:社交认证(通过Facebook)和双重进入。社交认证可以确定这个人的真实存在,而双重进入则确保互动发生在两个相互感兴趣的男女之间。

这使得Tinder成为更适合线下约会的服务。就像你在派对上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你并不知道她就读于哪所大学,不知道她的个人爱好,但是你知道她与你的一位好友同来,这位好友可以告诉你她是否单身,而且她给你回复了一个笑脸。这就足够了。“我们觉得Tinder更像是现实生活,而且更出色。”雷德说。

但并非所有人都这样认为。哈德利·哈里斯(Hadley Harris)是投资公司Eniac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他投资过包括社交约会网站Hinge在内的多家公司。他研究Tinder后发现,它的增长曲线不像是一项约会服务,而像是《你画我猜》或《愤怒的小鸟》这样的移动游戏。“我觉得Tinder不是一款真正的约会应用,”他说,“人们出于娱乐而使用它。”

雅甘反驳说:“Tinder有没有约会成份?有。所有的在线约会有没有娱乐成份?有。所有的约会有没有娱乐成份?有。但据此认为Tinder不是一款约会应用,这是一个伪命题。”

Tinder被看作是约会行业从理想的假设匹配,转型到现实约会的长期趋势的成果。这是一个由用户驱动的趋势:多年来,雅甘收到的用户对IAC约会服务最常见的抱怨就是时间问题。这也是2010年推出HowAboutWe的初衷。当时,施德克劳特说,“大多数在线约会都是无穷无尽的聊天、游戏,”解决方法就是“成立一个完全基于人们的活动建议而建设的约会网站”。

产品越来越好

在科技界,有这样一个信条:如果注定失败,那不如尽早失败。当然,在互联网上建立起来的大多数关系都会以失败告终,其中一个表现就是约会对象匹配算法绝不像他们的宣传那样有效。2012年五位研究人员在《公共利益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关于约会配对,约会网站声称算法使得他们比其他配对方式更有效,但没有任何强有力证据支持这一观点。”

雅甘是最早承认自己深爱的算法并不完美的人。在很大程度上,算法取决于用户的喜好,而用户对自己喜好的评估常常是不准确的,也就是说用户对自己另一半的要求,经常与现实不符。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政治倾向:人们常常希望找到持相同观点的另一半,但实际上这对双方关系的建立几乎没有影响。

但这也是雅甘现在投入大量精力的工作。“通过算法,我们可以逐步改进,逐渐变化,”他说,“有了新数据就可以逐渐变化。”Facebook认证等实时数据可以使虚拟的在线约会资料与现实身份联系起来,手机GPS功能产生的地理位置数据还可以使约会服务提供商分析线下约会发生的可能性。“我要说的是,有了现在的数据,算法能够发挥自己最大的功效,移动和社交能够带来新的数据,你会看到算法质量不断改进。”雅甘说。

如何实现盈利

产品越好越赚钱。如果用户资料可以联系到现实身份,广告商就愿意投入更多资金,而且iTunes和Google Play等移动支付生态系统使得用户付费更加便捷。以OK Cupid为例,去年该网站的用户直接付费收入超过了广告收入,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Tinder仍处于探索盈利模式的早期阶段,不过雷德表示,它可能会模仿OK Cupid的免费加收费策略。

“约会网站的核心服务如此强大,”雅甘说,“我们就站在你与理想对象的中间,这是最有效的盈利工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