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康福宝理疗床养生骗局调查:以免费诱老年人上当

“永远”的养生骗局

免费,是这种营销模式的敲门砖。事实证明,这种不带有任何欺骗和强迫性质的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对于老年人来说诱惑相当大

法治周末记者 陈霄

“康福宝,天天见,一天不见就想念。”

“蹦蹦跳跳,每天一小时,所有药物不用服。”

……

一群五六十岁的老年人一起拍打着双手,齐声地喊唱着这些口号,神情兴奋而忘我,像是在进行着一种神圣的仪式。

“遍布全国的理疗床免费体验店每天都是这样开始的。”4年前,央视的3·15晚会就这样总结道,可如今,被这个颇具影响力的栏目曝光的理疗床,市场依然不减当年。

当然,养生从来不是一个新晋的话题,各种养生骗局更不是,在这个领域,骗子从来不为“市场需求”而发愁。倒是那些源源不断的求“健康”若渴的人们,总在为如何求得健康而烦恼,因此当机会摆到面前时,总是害怕错过,而义无反顾地掉下去。

以包治百病的名义

遍布全国、可能称得上是畅销产品的理疗床品牌各异,但是它们其实惊人地相似:号称能够治疗近百种疾病,价格昂贵,远红外线高科技,顾客几乎是清一色的老年人。

当然并不仅是这些。

“商家说顾客是上帝,在他们那里,顾客是爹妈。”重庆万州的高勇(化名)忿忿地说。在这位年轻人看来,他的父母是这类理疗床的受害者,确切地说,应该说是受骗者,因为目前来看父母似乎只是损失了金钱。

不独重庆,稍加调查便不难发现,包括北京等大城市在内的全国买理疗床的免费体验店都是高度一致的经营模式:开在社区里或社区附近,不设期限的免费体验,对入店体验的老年人亲热地称呼为“爸爸、妈妈”,嘘寒问暖,关怀备至。

免费,是这种营销模式的敲门砖。事实证明,这种不带有任何欺骗和强迫性质的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对于老年人来说诱惑相当大。

高勇说,他的父母一开始就是听邻居说起,去店里试了一下,发现居然是真的无条件免费,效果还不错,于是每天都去,风雨不改。“我父母都是非常节俭的那种人,也不是那种容易轻信什么的人,如果不是这样,一开始他们根本不会接触这东西。”

免费的吸引力使得这些理疗床完全不需要打广告,依靠着老人们的口耳相传,开在各地的免费体验店每天都是人满为患,老人们甚至需要大清晨地跑去排队,以获得当天的体验机会。

当然吸引老人们的不仅是免费给身体的毛病一个治愈的机会。在那里,老人们聚在一起,有各种活动,喊口号和唱歌只是其中的两种,大家可以一起聊天,体验店的工作人员会给大家热情周到的关怀,向大家普及健康知识、邀请专家给大家讲座,当然也会告诉大家理疗床的工作原理,它是如何的神奇,如何的能够治疗包括糖尿病这类尚是医学难题的慢性疾病。老人们在那里过得可谓其乐融融。

家里不能理解的年轻人觉得非常奇怪:“风雨无阻,天天报到,比我上班还准时。”多数年轻人会对此一笑置之,直到老人回家闹着要买一台理疗床的时候,才发现大事不妙。

“我爸妈平时非常节俭,上百块的衣服都舍不得买两件,在买菜时经常为了几毛钱跟人讨价还价半天,突然说要拿一万多块钱去买那个床。”高勇当即表达了他的不理解与不支持,为此与父母大吵了一架。

高勇还专门到那家店里看过,每天都是人流不断,非常热闹,不过他发现,去那里的老年人都跟父母一样,其实没什么大病,无非是些老年人常见的小毛病,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是图个小便宜,去得久了,买的人也不少。

后来他的父母自己拿了省吃俭用的积蓄去买了一台,拦都拦不住。“实在是没办法,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包治百病的东西,那医生就得失业了,医院关门得了。”高勇清楚父母肯定是上当受骗了,却怎么也说服不了他们。

父母对理疗床的疗效深信不疑,买回来后每天都坚持做。“有时候我看到新闻,曝光理疗床的负面效果,还导致出了人命,跟父母说,他们也不理,说那是个别人的身体问题。”

在北京,工商部门在查处一家理疗床免费体验店时,甚至遭到了正在店里做体验的老人们的“围攻”,他们纷纷声援该店“人家没说让我们买,没钱可以免费做”、“以前毛病挺多的,现在都没了”、“人家确实有效果,不是虚假的”。

总有一款命中

“包治百病”的理疗床当然不是老年人唯一会遇到的求得健康的机会,机会多的是,关键是,总会有人在制造它们。

平时就热衷于养生的77岁的北京老人宋兰英(化名),也屡屡碰到这样的机会。此前,发现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保健按摩养生馆,抱着试试的态度她就去了。觉得师傅的按摩手法不错,对自己身体毛病的分析还比较准确,再听着店里人满口穴位、经络的专业术语,许多能说点子上,老太太开始相信,这是家靠谱的养生馆。

看到老太太确实有兴趣,店员开始给她介绍会员制度,推荐办会员卡更划算,可以不限次数地随时到店里享受包括养生足浴、保健按摩等各类项目,还能带着老伴一起。

宋兰英听着听着心动了,于是花了5万元办了一张会员卡。随后的一个月也经常光顾这家养生馆做按摩,却逐渐发现腿有点痛,到医院检查后被告知,有骨裂现象,估计是按摩外力过大导致。如此有一个多月,宋兰英一直在家休息,等腿好了再到这家养生馆一看,早已人去楼空。

考虑到家里人平时就对自己热衷于各类养生颇多意见,宋兰英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此作罢。

当然不是所有老年人都这么好骗。全国各地发生的多起案件揭示了忽悠者们的惯用手法,流程也并不那么简单。

通常是有一个关于健康养生的讲座,往往有一个特定但并不狭窄的主题,组织者声称参加讲座的人会获得一些免费的小福利,通常是一袋洗衣粉或小盆之类的日用品,以便吸引老人的兴趣,这也确实奏效。

在最初的两天,组织者会向老人们推销一些便宜的保健品,承诺买多少返多少并以实际行动证明他们绝对信守承诺。

在赢得越来越多老年人的信任之后,这通常只需要短短几天的时间,忽悠者们开始拿出他们真正的产品——通常是一款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保健品(被冠以药品的名义),宣称效果极佳但价格不菲。

受此前买多少返多少的思维定势影响,面对此产品,老人们自然上当。次日再到讲座现场等待返还时,忽悠者们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仅从媒体上曝光的来看,全国已有多地发生过类似的诈骗案件,受骗者绝大多数是老年人,每起案件的受害者数量从几十人到几千人不等。

另外被媒体屡屡曝光的还有通过为老年人免费体检,夸大乃至虚构其身体病患,借以推销保健品。

无论是卖理疗床的还是卖保健品的,似乎都摸透了老年人的心理,准确拿捏住了老年人的软肋。其促销形式也由街头促销到会议营销再到短途旅游促销最后演变到亲情诱导。推销手段越来越“人性化”,越来越隐蔽、越来越具欺骗性。

有关部门统计显示,我国每年保健品的销售额约为2000亿元人民币,老年人消费占了50%以上。而其中有70%以上的保健食品存在夸大功效的现象。尽管媒体关于老年人高价购买保健品上当受骗的报道屡见不鲜,但仍阻止不了老年人购买保健品的热情。

有人认为许多老人热衷于参加保健品讲座,主要是老年人情感空虚,明明知道是促销活动,但仍去凑“热闹”,结果深陷其中;也有专家认为,老年人最怕的是疾病和孤独,而一些保健品推销人员往往抓住了老人的这些心理,屡试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