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开学时节

又到春季开学时。在许多孩子高高兴兴重返校园的同时,在城市的边缘却有一群农民工的子女,因为种种原因,有的不得不辍学,有的辗转求学于一所所学校之间,有的只能在条件简陋的民办学校中追寻自己的梦想。

又到了开学时节。跟往常一样,许多孩子背起书包,快快乐乐走向校园。然而他们,却很难高兴起来。因为是农民工的子女,他们不得不遭受求学上的种种不公,承受城市孩子无法想象的种种压力。接受教育,是每一位公民的基本权利。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涌向城市,如何确保他们的子女入学,和其他孩子共享同一片蓝天,已成为全社会无法回避的沉重话题。

学校关门如同晴天霹雳

浙江省昆山市教育局以“教学设施简陋、食堂卫生条件差、交通车辆不安全”等理由,查封了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致使上百名农民工子女上学无门,成了一群在义务教育法和现实夹缝间生存的孩子。据报道中介绍,被关闭的这些打农民工子弟学校主要是没有足够的办学资金,一些环境硬件不达标。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学校克服种种困难“维持至今”。人们普遍认为我想,作为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对本区域内打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发展现状应该是清楚的。可是,在暑假期间突然做出这样的“关闭决定”,岂不如同晴天一声霹雷,把农民工家长都给“炸”蒙了?。一万多农民工子弟被拒之学校门外,需要重新转学就读,而且教委要求必须办好“五证”(暂住证、务工证明、居住证明、老家的无人监护证明以及户口簿),到街道办或乡镇办理“在京借读证明”,再到附近小学就读。对这些“必备手续”,绝大多数农民工家长都不清楚,难免一时慌了手脚。农民工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尴尬局面就这样出现了。

这些理由听起来让人发笑——如果昆山市教育局为他们准备了窗明几净、交通方便、收费低廉、师资力量雄厚的上学环境,农民工还会把自己的子女送到那些开办在荒郊野外、犄角旮旯里开办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吗?这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当今社会已经进入了多元化的社会,。既然那些设施豪华、戒备森严的“贵族子弟学校”可以堂而皇之地存在,为什么那些“设施简陋,食堂卫生条件差”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就不能有一块立脚之地呢?

一组发人深省的数据

 日前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流动人口中处于义务教育年龄段的孩子有9.3%处于失辍学状态,近半数适龄儿童不能及时入学。

这项调查历时一年,在北京、深圳、武汉、成都等9个大城市,访问了12000多名流动儿童的监护人和7800多名儿童。在调查中,3到6周岁流动儿童入托比例为60.7%,低于城市户籍儿童入托率;6周岁儿童中有46.9%没有接受入学教育;超龄现象也比较严重,有近20%的9周岁的孩子还只上小学一、二年级,13周岁和14周岁还在小学就读的占相应年龄流动少年的31%和10%。另外,在学儿童的“童工”问题也比较突出,在失学的12到14周岁的流动儿童中,有60%的人已经开始工作。

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究其原因,首先还是城乡二元结构的传统观念在人们的头脑里作怪。在许多人的思想意识中,只有“城里人”才是城市的主人,农民工只是城市的过客,或者顶多算是城市的“二等公民”,没有资格与城里人一样享受城市文明带来的种种优越,这显然是一种行将过时的、而且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落后理念。当年几千万知识青年、五七战士被“发配”农村,全国农民毫不嫌弃地接纳了他们,满腔热情地帮助了他们。今天他们的孩子来到城市,那些受过农民“滴水之恩”的人们,难道能够忍心把这些孩子拒之于城市的校门之外吗?

其次是政府公共服务职能不到位。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给城市原有的教学秩序带来了一定冲击。但是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不能归咎于农民工,因为农民工乃至他们的子女进城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怪就怪一些地方政府缺乏远见卓识,没有把工作做到问题集中爆发之前,甚至问题摆在面前也不能妥善合理地应对。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即使在教育界也算不上是头号难题,问题的实质还是那句老话:“非为不能也,而是不为也。”最近沈阳市教育系统传出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消息:为了解决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不公平问题,沈阳市决定从今年起实行全市中小学师资轮换制度,同时对所有教育资源进行公平合理的地分配,争取三年内消除全市中小学之间的教学水平和教学条件的差异。由此可见,社会的发展不仅需要科学技术的创新,更需要行政管理工作的创新。那种养尊处优、墨守成规、得过且过的管理方式,只能使社会问题丛生、矛盾重重,甚至可能使改革的成果功亏一篑。

其实,政府要求“学校改善环境、实现达标”是对的。但对农民工子弟这样的学校,在基本没有社会捐助力量、又没有国家固定拨款扶持的情况下学校,也按“公办学校”那样要求,就有脱离实际的一面。一万多农民工子弟由于学校被“关闭”而面临“上学难”的问题,实际上是在拷问考问我们的政府。创建和谐社会,缩小城乡差距,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善待农民工、千方百计为他们排忧解难,使农民工真正享受与市民同等待遇,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解决疑难问题要看实际“疗效”!这些需要在一个稳定环境中学习知识、健康成长的流动儿童,期待着全社会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