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唐福勇

如果说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发展元年,2014年则是互联网金融爆发年。这是清科研究中心最新推出的《2014年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专题研究报告》中所表达的观点。

天弘基金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余额宝的规模已达1853.42亿元,成为市场上规模最大的公墓基金。2014年1月9日,人人贷获得挚信资本领投的风险资金1.3亿美元,夺得全球范围内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最大单笔融资。平安在2014年1月推出集理财、生活服务管理于一体的软件“壹钱包”,这些事件都集中在金融改革与利率市场化政策出台前,具有关键意义,预示了互联网金融未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对于传统银行而言,互联网金融“这匹狼”已经来了,如何应对成为摆在眼前的现实。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金恩廷2月25日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面对互联网金融的挑战,传统商业银行若要巩固自身地位以在新的竞争格局中保持独断地位,须制定出一系列政策。”

首先,改变经营理念,由“产品中心主义”向“客户中心主义”转变。互联网金融之所以得以迅速发展,追根溯源得益于用户满意度。新金融模式凭借互联网平台的优势,针对客户快速变化的需求,有针对性地进行创新,使其比较有效地占有客户信息。故传统银行应加快转变服务意识,摒弃原有的推销经营模式。根据客户细分,提供金融产品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客户端定制化部署,使客户可以自主决定在诸多移动金融服务中的个性选择和灵活下载,从而使用户体验实现最大化。

其次,要从经营方式上谋变,深度拓展服务渠道,实现物理营销渠道和互联网虚拟营销渠道的有机结合。商业银行可以利用互联网金融模式,整合互联网技术与银行核心业务,从以往前后台分离、集约化管理模式中跳出来,逐步转向一体化运营,将客户营销、产品定制、风险管控、财务处理等集中到IT层面统一设计。但同时,实体银行具有资金实力雄厚、认知和诚信度高、基础设施完善、物理网点分布广泛等特点,仍是互联网不可比拟的。物理银行与互联网银行如何更好整合、良性并行,传统银行应仔细筹划布局。

再次,要从业务体系上谋变,在互联网上聚集各类商业品种的“金融超市”,以此来提供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的创新能力促使它能较快切入到某一具体金融领域,但经验匮乏,使其短期内还不能与各类金融产品交叉组合。互联网的这种短板恰恰是银行业长久以来积累的业务优势。商业银行必须积极创新,将现有业务条线与在线金融中心、移动金融、电子商务、电子支付平台等新兴技术模式加以整合,以最终满足客户日益多元化的需求,实现“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

最后,要从战略导向上谋变,实现商业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有益合作,而非恶性竞争关系。商业银行要重新认识互联网金融公司与其自身的关系。比如阿里小贷的成功得益于其拥有的海量客户数据信息。大数据时代,一方面要推进银行本身的数据驱动发展方式,另一方面应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把控,从而实现两者互利共存的“竞合关系”。

在金恩廷看来,虽然互联网金融的“狼性”很野,但单纯靠互联网仍难以从事复杂的金融业务,难对传统金融企业造成大冲击。尽管国内互联网的客户黏性或将好于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互联网企业,但互联网从事金融业务的本质问题:一是缺乏专业人才,难以从事复杂的金融业务。二是缺乏产品开发能力,只能销售其他公司的产品。因此,未来发展依然面临瓶颈,尚无法颠覆传统金融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