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疼这代年轻人。这个社会有些地方不太健康!”著名作家毕飞宇说。

这是一个处于转型期的社会,节奏快、压力大,社会的快速发展让每一代人所处的环境都不一样,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空巢老人寂寞孤独

最近一则名为“空巢老太因夜晚内心孤独 往邻居门口浇开水”的新闻引发热议,讲的是家住南京的一名85岁空巢老太太因为内心孤独向邻居家门口泼开水。

心理学家称,空巢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自我感觉渐渐退出“历史舞台”,自身价值观也变得越来越低,如果缺乏关爱心理上会出现问题,子女是他们最大的精神寄托,子女的关爱显得举足轻重。

看到上面那则新闻,或许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常回家看看”会入法,但将对父母的反哺之情由道德层面上提升到法律层面上,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留守儿童“伤人伤己”

青壮年外出打工,孩子留给爷爷奶奶带,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现象。江浙广东那一带的打工潮,带来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留下了数以千万计的留守儿童。

2月17日,南阳唐河县一名不到15岁的留守男孩因为没有完成作业遭到奶奶批评,就拿刀把自己奶奶杀死在出租屋内。 在此之前,还有14岁留守儿童将父亲杀死在网吧,留守儿童遭受性侵等等事件。家庭氛围的严重缺失,隔代教育的突出问题,留守儿童缺少家庭的有效监护,性格孤僻,既容易受到侵害,也容易侵害别人。

中青年提前衰老了15岁

从健康状况来看,现代人要比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辈提前衰老了15年。这是《欧洲预防心脏病学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成果。研究人员选取20岁—50岁之间的6377名成年人,对他们进行了为期25年的随访调查,收集了包括体重、血压、胆固醇水平、高密度脂蛋白含量等在内的各种数据资料。

无论是空巢老人还是留守儿童,这些问题的背后都折射着中年人的无奈与悲戚。谁无父母?谁无子女?如果条件允许,谁愿意让自己的亲人处于这种境地?“看望老人”入法,网上嘲讽一片,空巢老人的问题并非个人原因,它涉及到传统思想观念、社会保障、经济发展等等方面,法律的硬性规定,更加凸显了我们的不足之处。

随着城乡的发展,二元化的城乡也开始融合,城市开始有条件地允许农民工子女入学,虽然在农民工子女庞大的基数面前,只是杯水车薪,但这表明人们已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的实行,相信也能减轻农民工养老的压力。

尊老爱幼是我们的传统美德,老人和小孩属于弱者,需要整个社会的爱护,然而,压力“山大”、既要赡养老人、又要照顾小孩的中年人,是不是同样需要社会的关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