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院住持方丈、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兼教务长宗性不光喜欢品茶,而且也精通茶道。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他说:扬子江中水 蒙顶山上茶’,川茶从蒙顶山开始发源。相比普洱、大红袍、铁观音,川茶更大众化,更生活化,带有典型的四川文化特点,也具有四川人的生活态度。”

上 世 纪90年代,中国佛学院院长赵朴初有个愿望,茶道是中国老祖宗创造的智慧,现在日本人还在传承,可在中国失传了。因此他希望将茶道从日本再反传回来。随后,中国佛学院开设茶道课。日本茶道里千家驻北京办事处在佛学院开课传授,宗性法师就是首批学员中的一位。多年以来,宗性一直致力于茶道和禅茶的

研 究 。 他说:“禅茶是一种精神,是已经超脱于喝茶之外的修为,任何茶叶都可以 用 作 禅茶,当然也包 括 了 川茶。”

其实在数百年前,第一个发明禅茶的人就是把川茶作为杯中物,因为此人就是四川人。宗 性 介 绍说:“禅茶最早的概念起源于成都昭觉寺。禅茶,顾名思义,种植推广源于寺庙。早期僧人打坐的时候,打坐容易瞌睡,茶有提神的作用。寺庙就大面积种,喝不完的就送,形成茶礼、待客。慢慢上升到用茶作为一种媒介和载体,做修行的辅助工具,于是便有了茶禅一味的说法。禅茶一味的创始人是宋代成都高僧圆悟克勤,他是郫县人。先后弘法于四川、湖北等地,晚年住持成都昭觉寺。声名卓著,皇帝多次召其问法,并赐紫衣和“佛果禅师”之号,他曾给别人写过一张字,叫‘印可状’。后来传到日本,传给了千利休(日本茶道的开创者)。”

茶道对茶叶的选择比较包容,但却极注重喝茶时的仪式感,茶和茶碗尤为讲究。宗性说:“有次我参加一个茶会,茶会用到的茶杯是宋代的,下面还有个高脚托盘,可是有一个端茶的人不小心,把一个茶碗掉地上了。当时整个茶室的人仿佛呼吸都停止了,幸亏地上有地毯,那杯子转了几圈没摔坏。”宗性最近一直致力向四川人推广茶道的历史和文化,也在改良本土茶客固有的喝茶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在间接提升川茶的精神内涵。

宗性还认为,要讨论川茶,绕不开茶馆这个话题。“四川文化的一大特点就是茶馆众多,以前,茶馆是说书唱曲的地方,也是民间大众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自古以来,四川人热爱休闲,崇尚看川戏,更喜欢摆龙门阵,在茶馆,他们的这些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茶馆也是商人聚集的地方,几杯清茶之间,生意就谈成了。”宗性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


过去没有报纸,也没有网络,茶馆也是川人最古老的信息发布平台,宗性说,称茶馆是原始的媒体也不为过。他说:“四川人喜欢在茶馆里讨论国家大事。由此可见,四川茶馆是传播文化的场所,是川人联络感情之地。”

他还表示,茶馆里三教九流都有,这里就是一个小小的江湖。“可以这样说,茶馆架起了川茶与川人之间的情感,川茶也因为茶馆的人气得以发扬光大。今天,四川茶馆的功能正在慢慢退化,品茶聊天的人少了,打麻将的人多了,这点非常可惜。”宗性说。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