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羊城晚报披露了梅州市丰顺县生猪集中屠宰肉联厂收高价场租,引发一片乱象,零售肉贩私宰生猪盛行的情况后,丰顺县委书记陈志宁表示:一定要依法依规查处。

而此事也并未到此为止。连日来,有多位丰顺县肉联厂“老肉联”约见了羊城晚报记者,将垄断批发哄抬肉价的内幕“托出”。零售商还指证:生猪执法队人员在今年春节期间竟然开着面包车挨家挨户“补税费”收“管理费”的情况。

“抽水”是公开秘密

林伯平先生(化名)是丰顺县肉联厂的老职工,他向记者反映10位经销商垄断经营背后所发生的内幕。

据林先生反映,肉联厂日均宰生猪约120头。本来,从养殖户批发的生猪每斤为6元多,按正常的情况,屠宰后总肉批发价在9元左右,已有很大的赚头了。然而,自从垄断批发“承包经营”后,丰顺县商业企业总公司的总经理吴文海(经证实,吴文海属在职公务员)和肉联厂的负责人徐名森就与经销商约定了“规矩”:从社会“请”来20多岁的青年徐某,每天经销商每宰一头生猪必须“集中”向徐某交上120元。林先生向记者列出了一笔账,肉联厂日均宰生猪120头,徐某收入“抽水”便达1.44万元,一个月下来,由徐某负责统收抽水便达43.2万多元。

老林说:“最终‘埋单’的还是每日上市买肉的消费者……”

“执法队员每月的工资从何而来呢?”老林与一起前来反映情况的陈先生又说:“丰顺县生猪屠宰执法管理队10多位队员的工资则是从每宰一头生猪63元中的‘税费’抽取了13元作为他们的工资。”肉联厂还规定:为奖励上市执法查处私宰,如果日屠宰生猪头数超过90头以上,每头生猪还额外奖励给队员20元。

“工资如何付?”记者问。“然后由肉联厂每月根据屠宰的头数多少一次总付4万多至5万元,以白条付给本是医生,但又‘受聘’当队长的徐某林。”林先生、陈先生关于执法队员发工资的说法,吴文海、徐名森曾向记者作过证实“确是如此”。就林先生、陈先生二人反映的情况,记者还从肉联厂其他知情职工中得到印证。丰顺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说:“宰一头抽120元这样的‘规矩’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肉联厂的水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