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香港珠宝巨头周大福都将“自主设计生产”作为其产品卖点大加宣传。但近日,中国经济网记者却调查发现,在这顶光环背后实则“盛名难副”——因为从第三方小公司低价批发货品,周大福的首饰已经有大量低劣产品、残次品充斥其中。

据浙江卫视2月份报道,余姚市的胡女士在周大福购买的彩金项链只戴了一次就严重发黑,胡女士怀疑周大福彩金项链材质有问题,可能含有害元素。

祸不单行,就在几天前,长江商报也曾报道一位武汉消费者铂金婚戒钻石断裂掉落的问题,据湖北珠宝学院院长胡小凡表示,这款婚戒肯定属于残次品。

值得注意的是,爱得康公司(下称ADK)洪经理向中国经济网记者透露,“周大福从ADK公司常年低价批发成品首饰,铂金批发价在270元左右,其他材质的批发价更低,回去直接换成周大福自己的LOGO进行销售。”

中国经济网记者致电周大福总部,工作人员回应称,“确实与ADK有合作关系,部分货品是从ADK公司批发的,但拒绝透露拿货的具体价格。”

消费者称周大福彩金项链材质有问题

今年2月份,浙江余姚的胡女士,在华联商厦的周大福专柜买了两条彩金项链。

胡女士告诉记者,“戴了一次发现,其中有一条项链的颜色,严重发黑了,黑的真有点厉害,看着都吓人。”

买了也没多久的彩金项链,怎么就会黑成这样了呢,胡女士担心会不会是项链的材质有问题,胡小姐对记者表示,“我以前买的项链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周大福客服回应称,“得看个人体质的啊,是体质原因造成的项链发黑。”

胡女士向周大福工作人员质疑道:“同样是两条一样的彩金项链,那条是一点事情也没有啊,我就怀疑周大福这条彩金项链的材质有问题。”

“材质的话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公司都是合格的产品啊,可以给消费者提供翻新处理,这项服务是有的啊,发黑的话原因是个人差异造成的。”周大福工作人员说。

周大福工作人员对胡女士继续解释,“彩金不是纯黄金的,黄金啥的碰到汞也会发黑,更何况彩金是18K的。”

胡女士对记者表示,周大福公司的解释,自己绝对不能接受。

重金属检测是破坏性的,检测花的钱比买条项链都贵,考虑再三,胡女士也只能让周大福翻新,周大福项链戴了一次就黑成这样,先不说材质的问题,单从美观的角度,这种项链也是没办法戴出去的啊。

对此,中国经济网向周大福寄发了采访函,对方回应称,“建议定期将首饰返回周大福门店进行专业清洗保养。周大福分店有提供免费清洗和保养的服务。”

周大福低价上货或含有害金属 曾被曝镍超标100倍

“周大福从第三方珠宝公司低价批发成品首饰,牟取暴利,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业内人士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ADK洪经理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周大福是ADK公司的常年合作伙伴,也是从ADK批发货品数量最大的几家公司之一。”

“周大福在ADK铂金成品首饰的拿货价是270元左右,其他材质的批发价更低,大幅节约了生产成本,回去直接换成周大福自己的LOGO进行销售。”

“ADK购买200克以上就可以批发,因为都是成品首饰周大福还自己省去了质检程序。”ADK洪经理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

ADK的首饰产品并没有第三方质量检验,只有ADK内部质检。洪经理说。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今年1月份,周大福的店铺数量飙升至2000家。业内人士称,“盲目的扩张让周大福存货压力骤增,周大福自有工厂难以满足货源供给。”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周大福为了节约成本,外包给南方私人小作坊生产首饰,而这些小作坊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经常在首饰中掺入有害的重金属。”

《燕赵都市报》2007年曾报道周大福的镶钻耳钉经有损检测,镍元素含量为53.5‰,超过国家标准100多倍。

秦皇岛某首饰质量监督检验站的于教授表示,“只有首饰有害元素超标,人体才会出现过敏反应。有害元素包括铅、汞、镉、六价铬、砷等。此外,首饰中的镍元素一旦超标,可造成消费者出现过敏症状,医学上也已确认镍元素属致癌物。”

周大福上榜质监局黑名单 贴牌销售遭质疑

周大福多次上榜国家质监局的黑名单,质监局多次要求周大福提升产品质量,但货源混乱、以次充好的问题却始终没能让消费者满意。

2012年1月,广东质监局发布的贵金属监督抽查质量报告称,周大福部分产品存在虚标纯度、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等多项问题。

“在国家质监局抽检的压力下,周大福只是保证自有工厂生产的首饰符合国家标准,第三方珠宝公司低价批发的贴牌首饰质量却难以保证。”业内人士说。

周大福热衷于从第三方渠道低价上货,这种贴牌销售模式让周大福和ADK双方受益,一方面,通过贴牌模式周大福弥补了生产商能力不足、精力不够等短板,实现低成本扩张。

另一方面,周大福利用贴牌销售牟取市场暴利的同时,借用第三方厂商生产效率快的特点,进一步为周大福抢占内地市场份额。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虽然周大福第三财季同店销售额下跌,但周大福的开店数量却一路飙升至2000家。

业内人士称,“周大福敢于盲目扩张的主要因素其实就是依靠第三方供货贴牌销售这件‘法宝’”。

然而,从另一角度而言,周大福贴牌模式对于公司的长期运营来说极为不利。

资深黄金企业高管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周大福和贴牌商的角色定位不同,周大福追求品牌价值最优化,追求可持续盈利,而贴牌商追求的是市场利润最大化,对首饰产品质量并不看重。周大福这种贴牌行为,容易追求短期利润,以次充好,以假乱真,这样无疑会削弱周大福的品牌力竞争力。记者 张海蛟 华青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