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湖北移动将推季度流量套餐 未用完可挪至下月

郭永宏,中国移动湖北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管理学博士。

郭永宏代表的人大工作笔记本上,仅预算工作报告的数字笔记就有3页。用笔记,用心算,对比统计,发现问题。这是一个工作起来追求完美的人,做企业如此,当代表亦如此。

7日和9日, 中国移动湖北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郭永宏两次接受金报记者专访,畅谈参会感受。“两会”是非常好的培训课和教育课,他说。

谈政府工作报告鲜明的时代性令人振奋

“报告的时代性非常强,让人振奋。”谈到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看法,郭永宏一口气说了16个字:改革统领、创新驱动、民生为本、稳中求进。

“整个工作报告共有6处提到信息化,两大段叙述。这是一份时代感很强的报告,第四代移动通信去年12月才启动,互联网金融今年1月才成为热点,但都进了报告。可以说,将来不论过多少年,只要一看这份报告,就知道它是哪一年的。这就是它身上的鲜明的时代性。”郭永宏说。

他同时认为,两会“是一次非常好的培训课和教育课”。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让全体人民过上好日子”,这样的表述相较以前的“为人民服务”的提法,更实在、更通俗。“这是教育所有公务员,你工作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从我们做企业的角度来理解,就是‘绩效导向’、‘目标导向’。”

郭永宏认为,企业人士可以从政府工作报告里学到不少东西。“这次来参加两会,对我还是一场非常好的培训课。政府工作报告是治理国家经验的分享,我感觉对企业的培训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增长的合理区间、放手让市场去调节’等。这也启发了企业界,当你的公司出现局部的、阶段性的下滑时,你该怎么办。”

谈通信资费新型流量套餐即将推出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了“宽带中国”的战略。对此,郭永宏深有感触。

据他介绍,目前移动4G在全省有11000个基站,武汉有4100个基站,这个数字在全国是很靠前的,今年3月湖北移动将实现省内乡镇以上地区的全覆盖。12月,省内主要高速、铁路以及2600多个行政村将实现全覆盖。

客户对通信资费问题的诉求,是郭永宏十分关注的问题。针对日前业内人士抛出的套餐流量清零的“鸡腿说”,郭永宏称他尚未听说。目前湖北移动正在对计费系统进行改造,上半年即将推出更为灵活、更为个性化的“季度流量套餐”,郭永宏解释说,比如在一个季度内,这个月的流量没用完,可挪到下个月再用,这个月的流量用超了,可挪用下个月的流量。

关于“三网融合”,郭永宏认为,在无线领域已经实现了三网融合,大家可以在手机上看视频、打电话、上网,甚至购物、理财。在有线的领域,相关工作正在大步推进。今年1月2日,湖北移动与湖北广电签署了战略协议,“当天湖北广电的股价就涨了”。

那么,作为中国移动湖北公司的掌门人,郭永宏自己一天用手机上网多少个小时呢?对于这个问题,郭永宏坦陈没有计算过。但他现在的办公早已不使用电脑,无论是开会、签文件甚至签合同,都是在手机上完成。他的4G手机,一天的流量在100M左右。那一个月岂不是3000M的流量?对此,郭永宏顺便做起了推广: “移动现在有一个全年2000元包20G的套餐。”

谈个人建议用信息化技术为治污提供保障

本次人代会,郭永宏带来了两份建议。其中,引起记者广泛关注的,是一份《关于推动信息化技术应用于环境治理的建议》。

在这份建议中,郭永宏认为,根据发达国家治理环境污染的经验,科学技术尤其是信息化技术的规模应用,是成功治理环境污染的有效手段。“比如法国利用地面、高空及遥感监测手段,应用国家空气质量模型(现为欧盟空气质量预报模型),分析PM2.5等颗粒物,为空气污染治理工作提供科学依据,2002-2012 年,法国巴黎PM2.5下降40%,氮氧化物下降35%,收效显著。”郭永宏说。他同时列举了韩国等国家的经验和数据。

对此,他建议,成立环境治理信息化专门机构,建立健全覆盖全国的“监、控、管、改”环境信息化治理体系。

郭永宏在另一份建议中,呼吁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规范标准,加快公共空间对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开放。

他认为,随着宽带中国战略的实现和4G牌照的正式发放,将极大促成我国信息化建设进展,同时对内需形成强力拉动。但目前我国通信基础设施建设面临选址难、建站难、运行性等全国性的行业难题。由此,他建议,制定全国统一的规范标准,加快公共空间对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开放。同时将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对通信基础设施加强立法保护,加大相关知识普及力度。

当记者问及对当前垃圾短信的治理有何看法时,郭永宏说,在工信部的主导下,垃圾短信在移动运营商方面的漏洞,目前已基本堵住。现在的问题,是出现了一些非法的“伪基站”。

“有些人用非法的方式,从网上购买简易发射设备,向周围几十米的手机发短信。我们现在成立了专门的队伍,在街上检测这类非法基站,同时和公安部门配合,予以打击。在湖北已经破获了20多起此类违法案件。”郭永宏说。

与此同时,他更呼吁整个社会能够形成抵制垃圾短信的文化。“当民众对这种广告形式主动抵制的时候,它就将彻底失去生存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