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百姓的生老病死,这些头号民生大事,必须有坚强的社会保障,可在我国,普惠式的社保基金贬值风险加剧,养老、医疗等商业保险才刚刚起步,在社保体系中,缺少发达的金融助其一臂之力。把金融工具运用到位,解决社保难题,才能更好激发出金融保障民生的潜力。经济之声特别报道《让金融充满民生情怀》,今日第三篇《社保难题 金融来解》。

央广网财经北京3月13日消息(记者丁玲娜 初日)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我国社保基金总收入有多少?权威统计数据是3.5万亿元,看上去不少。这笔钱的平均收益率有多少?不到百分之二,远远没有跑过物价涨幅,相对说等于在不断减少。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说,这么一大笔直接保障民生的钱在缩水,他看着就心疼。

郑秉文:我作为一个学者看着挺心疼的,就像那个冰棍一样,眼看着它在贬值风险面前就那么缩水,实际上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怎样才能让社保基金保值增值?比较统一的看法是,采取多元化的投资体系,运用股市、债券、商业保险等金融工具,打出一套“组合拳”。遗憾的是,目前这些只是停留在设想中,整个社保基金的金融运作水平并不高。

要织就牢固的民生保障网,就必须在加强社保基金监管的同时,撬动金融杠杆,让“组合拳”真正发挥作用。那么,金融究竟该朝着哪个方向发力,准确补位呢?

首要的是借力资本市场,让已有的社保基金保值增值。要实现这个目标,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建议,打破分散管理模式,把全国两千多个经办机构的社保基金集中起来,才能进行有效的资本运作。

郑秉文:我们的制度就需要改革,让这些基金能够顺当的上缴到更高一个层次的政府的手里,能够让他形成一个规模经济。进入资本市场形成不了规模,就不能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法人治理结构,没有法人治理结构又怎么进行投资呢?

除了保住已有的,还要创造新增的。拿养老金来说,在美国、加拿大等养老保障水平较高的国家,商业保险占全部养老基金的六成左右,我国业界也已经达成共识,鼓励发展商业保险,让它和社会保险体系并行。保监会原副主席李克穆建议,要加快商业保险的发展,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必须到位。

李克穆:从国际惯例来看,商业保险的作用十分突出,综合运用财税的优惠政策,促进市场化的养老保障体系是各国的普遍做法。一个是采取税收优惠,一个是采取财政补贴模式。

此外,为了给社保基金提供风险较低、持续稳定的来源,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提出,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

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这是千百年来百姓孜孜以求的梦想,而我国现阶段社会保障水平不高,开源不足、增值乏力,要走出这样的困境,就必须让金融到位,为社保水平上一个台阶,输入持久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