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3月9日电(记者林建杨、章苒)今年两会,余额宝热得发烫。它让国人领略了创新的惊人魅力,已然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新符号。

截至2月28日,去年6月13日才问世的余额宝规模突破5000亿元,用户数超过8100万,数量超过A股股民。网民说:它配得上很好很强大!

其实,创办于1850年、2008年仍然位列《财富》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也配得上“很好很强大”。最新披露的一个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英国《金融时报》5日报道,雷曼的首席破产管理人普华永道公布,雷曼最大的子公司之一、位于伦敦的雷曼兄弟欧洲国际集团即将向无担保债权人全额支付债务。预计支付完这些债务后,雷曼的这家子公司还会剩余50亿英镑(约512亿元人民币)。普华永道说,这表明该公司的破产不是因为偿付能力问题,而是因为流动性不足。

余额宝是不是也要面对类似的问题呢?

不过,记者在一番调查后发现,在中国经济稳中向好、金融银行系统平稳的背景下,这些担忧显然有些过虑了。

首先,虽然都是创新,“迷你债券”和余额宝区别很大。雷曼发行的“迷你债券”(信贷挂钩票据),本身风险大,其收益最终受到一家或一组挂钩公司所发生的“信贷事件”及其他因素冲击。而且作为投资银行,雷曼销售“迷你债券”的收入被用于广泛的投资。

而余额宝作为第一只互联网货币基金,92%的资金直接存入全国最大的前30家银行,其中绝大部分是国有银行,用利息收益支付用户利息。有人形象地比喻,余额宝就像团购,储户你五块我十块把零钱凑在一起,存入银行,因为数额巨大,就可以在利息、提前支取存款等问题上讨价还价。

从这个角度看,存余额宝基金等于集体存银行,国有银行有国家信用为它们背书,更有严格的存款准备金率等监管制度保障,不足为虑。

但是,即便是直接存入银行,还有另一个问题。余额宝用户的赎回是即时到账的,而货币市场基金产品的期限不是即时的。两者的期限错配有没有安全隐患?

余额宝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尽管存在期限错配,但在基金管理上进行了分散化投资,保证每天都有一定资金到期,加上每天新申购资金的流动性,可以保证正常状况下用户的即时提取。

以1月29日为例。当天上午9时,用户申购金额达到30多亿元,赎回金额有10多亿元,总赎回与总申购比值约为33%,低于此时设置的安全阀值。

“系统根据指标,每隔两小时会重新设置一个安全阀值,每隔五分钟进行一次数据比对,如果数值超两个安全阀值,安全系统会自动生成告警信息通知资金管理专员。”一名资金管理专员告诉记者。

假如流动性不足,预案会先启用200亿元规模的备付金,假如仍然不足,则继续启用当时设定的450亿元规模应急资金。据了解,迄今为止未出现过超过安全阀值的情况,应急资金也未启用过。
目前中国利率水平较高,流入余额宝的资金充裕。但是,一旦利率下调,大笔资金撤出该怎么办?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认为,利率下调是全行业下调,而余额宝是通过金融服务创新实现高于银行活期利息的收益,只要余额宝管理优势存在,资金不会大批量离场。

记者还注意到,余额宝挂钩的天弘基金与各银行之间的协议存款合同中,包含“可提前支取而不损失收益”的条款。也就是说,一旦出现集体撤资,余额宝可以不受存款期限的限制,银行须无条件向余额宝转拨本金和利息,用于即时提现。

其实,挤兑是全球银行和货币基金都面临的极端风险,虽然鲜有发生,但中国监管部门早有防范,并对金融机构间的协议存款做了规定。

消息人士透露,过去8个月,监管部门对余额宝遭挤兑等潜在风险进行了多次评估调查,最近一次是在两会前夕。而从两会期间央行高层反复表态不会取缔余额宝来看,余额宝显然过关了。

事实上,海外对货币基金的风险评估表明,货币基金是存款以外最安全的投资之一。当前中国金融银行业最大的风险并非来自余额宝式创新,而是来自垄断之下的不专业管理和对客户需求的漠视。

就中国当前经济形势而言,国有银行是安全的,余额宝也是安全的。当然,“宝宝军团”也不能成为法外之物,对其进行合理监管是必要的。

作者:林建杨 章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