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业内称北京黑水站已占4成:每桶水净利润15元

北京“水站”黑幕

黑水站众多、假水泛滥,北京近万个水站中,黑水站的数目已经占到水站总数的40%左右

王军是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附近一家水站的负责人,属于最早经营水站的一批人。

“2002年我刚开始做水站时,桶装水的消费量比较小,市场也很规范。”王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现在消费量是变大了,但市场也变乱了。”

比如,黑水站众多、假水泛滥,近万个水站中,黑水站的数目已经占到水站总数的40%左右。

“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整个行业将会越来越乱。”王军说。

二次污染势所难免

“因为相关部门在水站经营场所的环境、地理位置等硬件设施上并无明确要求,所以水站选址都较为随意。”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北京市桶装水协会”)副会长袁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于是,水站很少考虑桶装水对于存储环境的要求。

为了缩短送水时间,多数水站会选择靠近住宅区或者写字楼的地方作为站点。但是,这种地区往往租金昂贵。最佳的解决方法就是选择同区域内远离街道的胡同或者地下室。

王军的水站就位于一个胡同内,距离巷口700米左右。尽管位于东二环附近,但房租只有临街商铺的60%,每月可节省近2000元。和王军相比,吴亮的水站就显得寒酸许多。

吴亮经营的水站在海淀区苏州桥附近小区的一个地下室。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1200元,比临街商铺便宜一半。

与此相关的是存储环境。据袁军介绍,目前北京最大的水站面积在70平方米左右,最小的只有8平方米。但是按照正常的水站经营情况核算,即使一个日销售量100桶的小规模水站营业面积也不应低于15平方米。

“外面地大,又没人管,还不用交房租。”吴亮说。在本刊记者走访的10余家水站中,都存在桶装水存放在室外的情况。在吴亮的水站,所有的桶装水高低错落地存放在地下室入口外的狭窄区域。“地下室太潮了,外面有阳光,比较干燥。”

但“适温保存或者冷藏、禁高温暴晒”一直都是桶装水存储的最基本要求,也是生产厂商在桶的包装外壁上明确标识的。

室外的高温暴晒极易造成水内细菌的滋生以及制桶材质内有毒有害物质的挥发,导致水质的变化。并且随着高温环境下存放时间的增加,水内细菌的数量也急剧增加。(参见本刊上期报道《“桶装水二次污染”多系人为》)

同时,室外环境中大量活跃的细菌也容易附着在水桶的封口处,在饮用过程中融入水中。

室内环境更加糟糕。很多水站的经营场所既是办公室又是厨房和餐厅,甚至是卧室。不仅存放有空桶、桶装水,还有办公桌、厨具等生活用品,极易造成二次污染。

在一些没有合法资质的地下水站,经营环境更加恶劣。

室内卫生条件不达标、室外存放环境不合格已是北京水站业普遍问题。

正规水站仅六成

按照北京市桶装水协会制定的标准,衡量一家水站是否正规主要依据三个指标,分别是经营场所、营业执照以及销售代理合同。

北京市桶装水协会提供给《瞭望东方周刊》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共有规模不一的水站近万个,其中正规水站仅占50%~60%。

即使是这些数目的正规水站,生存也不容易。

水站前期的注册手续不少。除了到工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外,还需申请办理食品(卫生)流通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证以及税务登记证。如果是以公司形式注册,还需办理企业组织机构代码证。

建成之后,仍会有很多预算之外的支出。在东城区东直门附近经营水站的张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除了正常支出成本外,我每年还需要参加工会、街道办、社区组织的各种活动。而这些活动都是必须出钱的。”每年单这一项支出就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

厂家对于桶装水市场售价的硬性规定,也使水站丧失了掌控价格浮动的主动权。

张志给本刊记者算了一笔账:以雀巢18.9升天然矿泉水为例,其市场统一售价为23元,水站进价为12元,除去房租、工人劳务成本、交通工具损耗以及17%的企业增值税,利润仅在2~3元之间。

按照目前每天200桶左右的销售量,张志的水站每天净利润仅在400~600元,每月的利润也就在14000元左右。即使是经营了12年之久的王军,水站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利润并不比张志多。

相比产品固定的市场进价和售价,水站在硬件设施、人力成本上的投入成本则逐年增加。这让经营者苦不堪言。

市场竞争环境的恶劣更是加剧了正规水站的经营困难。目前,北京市场上黑水站众多、假水泛滥,市场基本处于无序竞争状态。“黑水站投入少,利润大,并且卖的都是假水,价格便宜。”张志感慨,黑水站正在不断侵蚀市场,挤占正规水站的生存范围。

2013年,张志在某写字楼的一个大客户,就因为黑水站的水比自家便宜了3块钱,而取消了订购。

对于这些正规水站经营者来说,干点卖水之外的副业是必须的。“单指望卖水是不够的,得为长远打算。”吴亮说,如果2年内水站的利润仍没有大的提升,他就会转行。

现在,吴亮的水站除了卖水外,还代卖饮水机和饮料。张志的水站还做起了电脑维修的生意。

“守法经营,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王军说。

黑水站生存之道

所谓黑水站,就是指没有正规经营场所、合法营业执照以及代销合同,专卖假水的“地下”水站。

目前,黑水站的数目已经占到水站总数的40%左右。“这只是一个粗略估计,肯定还存在一些没有发现的,真实的数量应该比这个还要多。”袁军说。

据袁军介绍,在东三环国贸以东、四惠以西、双井以北、大望桥以南的四方区域内,正规登记的水站仅有30多家,但黑水站的数目则远远超过这一数字。

另一位业内知情人士何园向《瞭望东方周刊》透露,在东直门内大街以南、东四十条以北、东四北大街以东、东直门南小街以西的四方区域内约有20余家水站,其中黑水站约10余家,占二分之一。

在一些城乡结合部和远郊地区,黑水站的数目更难估算。

无一例外,隐秘性是黑水站具有的共性。和正规水站标有显著的门牌和地址不同,黑水站都刻意隐藏自己的位置。黑暗的地下室、狭窄的胡同四合院以及大门紧闭的自建房都是这类水站中意的选址。

在何园的指引下,《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海淀区长春桥路南的厂洼小区内,找到了一家黑水站。

该水站位于小区12号楼的地下室,除了路边摆放的十几桶水外,无任何显著标志。地下室设有门禁,出入者必须用钥匙刷卡才能进入。在本刊记者蹲守的半天时间内,地下室的门只被送水工打开过两次。每次进入地下室时,送水工总会警惕地四处张望,确认无人后方才进入。

“小区里很多人知道这是个假水站,从不在这买水。” 该小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住户告诉本刊记者。

黑水站泛滥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利润巨大。何园的前同事余辉从2007年开始经营一家黑水站。余辉介绍说,一桶18.9升的雀巢矿泉水真品成本价是12元,假水成本价仅为3元。在一些自产假水的黑水站,一桶水的成本价甚至只有2元。

“黑水站一桶水的利润是正规水站的5倍,甚至更多。”何园说。上述提到的雀巢桶装矿泉水,在余辉的水站每桶售价在19~21元不等。而黑水站除去水的成本价3元以及房租、交通工具损耗等费用,净利润在15元左右,恰好是正规水站利润的5倍。

以这家黑水站每天50桶的销量来算,余辉一天净利润至少在750元。而这一利润额需要张志的水站至少卖出250桶水。“黑水站的水是假水按照真水的价格卖,还能随着消费者的意愿下降,反正多少都是利润。”张志说。

另一个导致黑水站泛滥的重要原因是消费者安全意识薄弱。

“很多消费者想当然地认为桶装水是个暴利行业,一味压低购买价格,导致很多假水的流入。”袁军说。

目前,各大水站的消费大户基本都是公司等公共单位。这类消费群体为了面子希望饮用大品牌的桶装水,又不想以高价购买真品,最终导致假水钻了空子。

一次,当王军把饮用假水的事实告诉某公司负责订购桶装水的财务人员时,对方不但没有感谢,反而反唇相讥:“你不能因为不定你的水就诬赖别人的是假水,再说,喝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出任何问题。”

本刊记者走访的多个水站负责人也反馈说:消费者在选择桶装水时甚少顾及水质,只看价格。

“没人买,就没人卖;没人卖,就没人生产。这是一个利益链条。黑水站能生存下去,消费者也‘功不可没’。”袁军说。

厂家与水站的默契

假水泛滥已经成为桶装水行业人尽皆知的秘密。

在北京东三环的国贸、建国门等高端写字楼比较集中的区域,桶装假水更是泛滥成灾,几乎每栋楼都有假水的存在。

据《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2013年报道,在国贸附近的和乔大厦内,有30%左右的商户订购的是假水。

这一情况也曾引起各品牌生产商的高度重视,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大多收效甚微,不了了之。

据袁军介绍,位于北京南三环与南四环之间的木樨园服装城一带,售卖的娃哈哈桶装水超过80%都是假水。

该地区一家水站的负责人杨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几年前,娃哈哈曾对这一地区的假水进行过突击调查,并要求商户不要再卖假水,但是大多数商户不以为然。

随后,为了打假,娃哈哈销售人员公开告知众多购买商户其饮用的是假桶装水,但这并没有改变假水在这一地区的横行。“后来,他们自己就啥也不说了,直接走了。”杨华说。

诸如雀巢、屈臣氏、燕京、乐百氏等北京市场桶装假水比较集中的品牌都大张旗鼓地进行过打假行动,但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有越打越多之势。

“我们本身并没有执法权,最多是向工商部门举报,但是轻微的处理并不能杜绝这种现象的发生。”某品牌客户经理张乐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厂家在假水问题上一直都是有心无力。

不过,这点在袁军看来纯属借口。“厂家并不是抱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来处理事件,反而是因为自身的利益而为。”

2012年,北京市桶装水协会曾在朝阳区发现一处制作假水的窝点,并及时联系警方和工商部门进行查处。但在案件后期的取证过程中,某品牌厂家却多次以没时间为由拒绝出面作证。

假水在市场上的风行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企业的供给不足,导致水站供不应求,转而以假水代替。目前在北京市场销量靠前的大品牌均出现过这种情况。

“前几年,在销售旺季的时候确实出现过供不应求的现象。”娃哈哈客户经理李玲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有些客户就只认某一个品牌的水,如果你说没有,人家就转向别家了。为了留住客户,那就只能用假水冒充了。”杨华说。

这一说法在张乐那里也得到了证实。为了维护市场地位,品牌厂商对于水站的售假行为大多“睁只眼闭只眼”。在他们看来,假水和市场相比,后者更重要。

“即使是假水,也是我的品牌假水,也代表着我的市场占有率。”是某些品牌厂商的内心想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格局下,假水不仅成为它们维护品牌市场地位的一种手段,更能给对手造成心理震慑,使其在竞争中处于强势。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某些品牌厂家的销售人员在了解哪家水站卖假水后,不去制止,反倒祈求水站购买一定量的真水,掺杂出售。

更甚者,一些厂家将假水泛滥看做是“家丑”,为了维护自身的品牌形象,选择避而不谈。“他们(品牌厂家)觉得说多了会让消费者产生误区,以为这个牌子的水都是假的,不利于产品的销售。”何园说。

甚至在一些正规水站,品牌厂商对于卖假水的情况也故意视而不见。双方甚至达成一种默契:可以卖这个品牌的假水,但也要买这个品牌的真水。

如今,多数品牌厂家对于桶装假水的态度已由积极打假变为消极默认,甚至是默许。

(文中部分水站老板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