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韩永先实 习 生 韩粉芳

随着国家金融体制改革深入,发展普惠金融的重要性逐渐为市场熟知,不断推陈出新的新金融模式也日益向传统的金融模式发起挑战,可以肯定的是在国家大力引导金融体制改革创新的背景下,金融领域也将会迎来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那么作为后起之秀的民间金融如何选择自己的发展之路。对此,本报记者专访了弘哲集团董事长郝丹。

中国经济时报:作为民营金融服务机构,您对当前金融体制深化改革有何看法?

郝丹:从国外发达经济体的发展历史来看,中国经济的发展程度已经到了必须重视发展普惠金融,大力促进金融创新的阶段。中国整个改革的第一步其实是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随着土地承包责任制的建立、粮食流通领域的放开,解决了百姓吃的问题;第二步改革进入到了商品领域,国家大力发展轻工业经济,促进商品市场流通,实际上是解决了百姓穿和用的问题;第三步改革就是推行房地产改革。每次改革都带来了相应行业的快速发展,当前已经到了深化改革区,实际就是进入到了金融领域、电信领域、能源领域改革的阶段。

金融改革是立足两个方面的,一是百姓富裕起来了,需要更多的金融理财渠道;二是国家市场经济发展壮大,民营企业越来越多,老的金融体制已无法支撑经济发展和社会的需要。所以,国家提出要发展普惠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回顾2013年金融业的发展,其实有两次关键的发展机遇,上半年,P2P行业快速发展,使普惠金融具有了发展快、收益高的业务模型,成就了当前P2P行业的一大批公司;下半年,各类互联网巨头加入,推动了普惠金融行业的大规模发展,决定着未来金融行业发展的金融巨头正在产生。这两次机遇均因推出了新型的金融服务创新模式,结合市场需求吸引了大众的积极参与,从而推动了行业的快速发展,这是金融行业改革发展机遇期的特点。

当前,传统金融行业主要集中于服务大中型企业,从而使中国小微企业出现前所未有的资金匮乏,这为普惠金融发展机遇的到来提供了关键条件。同时,普惠金融在既有模式、渠道下发展严重乏力,行业即将发生重大变革,业务渠道将重新整合,为第三次机遇的到来提供了良机。

中国经济时报:我国目前的金融市场哪些不足需要进行深层次的改革?

郝丹:国家金融改革政策也是在持续不断往前推进,但是当前大部分的金融理财市场,还都是依托银行、信托公司、基金公司,包括证券公司等推出的金融理财产品。这些金融理财服务大部分是由国有、集体资本主导,在实际应用中有很大不足。

现在中国经济主要是由占到60%到70%的中小企业推动的。中小企业一方面推动了经济发展,另一方面解决了中国大概80%到90%的就业。但是在金融领域服务于中小企业的金融服务模式并不多,给整体经济的发展还有社会稳定带来了很大的不利影响。

这主要体现在大的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大型金融机构,都立足于服务于大中型企业的融资。因为大中型企业的融资规模比较大,风险承受能力强,往往成为银行、融资机构的座上宾。但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额度低、风险控制成本较大、后期服务成本较高,大的银行、机构一般都不太喜欢,造成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

这样的金融短板在个人融资层面上也是一样,一方面是现在市场上高净值人群不断增加,但是市场上服务个人的金融理财产品,包括私募基金、量化投资产品、P2P出借理财产品等投资理财产品依然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同时,市场上一些有信贷需求的客户,比如一些小企业主、大学生、工薪阶层,往往通过银行、机构等金融渠道无法实现个人融资。因此,余额宝一推出就能够快速激起大家的热情。

这就体现了我国金融市场领域发展的不健全,目前还无法做到金融服务的全覆盖,金融服务模式需要大力创新。其实一个成熟的金融市场应该是分层次、多元化、系统化的。我们的金融体系深化改革也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大的金融机构对接大中型企业、客户的需求;小型股份银行、商业银行、地方性银行和金融机构对应中小型企业和客户;小微型金融服务企业对应小微企业和一些有需求的个人客户,这样才能使整个大金融实现分层次、区域划分的合理化。这样多层次的金融市场环境才能够符合发展需要。

中国经济时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日益成为国家改革的重中之重,今年两会也成为谈论的热点问题,您对此有何看法和建议?

郝丹:现在整体金融市场也不断地在变化,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就是现在越需要资金的企业越不容易得到资金,实体经济下滑造成了很多行业不景气,银行对这些行业更加收缩信贷额度,行业的资金流动量更短缺,同时大中型企业的资金并不短缺,但是往往成为资金的聚集地。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现在国家信贷规模一直在收缩,这个过程中受伤害比较大的还是小微企业,所以国家需要加大中小微企业金融市场的创新。实际上国家领导人看到了这几年资金基本上都在空转,没有流入实体经济,所以加大鼓励金融创新,服务中小企业。弘哲集团正是看到了这种机遇,紧跟中国金融改革的推进步伐,把握互联网金融发展机遇,立志打造诚信、安全、共赢的金融服务企业,目前集团已经发展了集财富管理、金融服务、投资咨询、仓储物流、网络科技、实业投资、国际贸易等业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体系。

目前正在兴起的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企业,正是以客户金融理财需求为基础,为有不同需求的客户打造有效的金融理财规划。不同于银行的信贷,或是简单的理财产品的开发,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企业重点的业务是向有理财需求的客户提供合理、安全、高收益的理财信息服务,向有融资需求的中小企业、个人客户提供融资信息服务。

中国经济时报:金融理财服务行业,相比传统的金融服务,更应该注重哪些服务?

郝丹:从信贷危机以来,国内不论是金融市场还是理财投资市场,企业倒闭、违约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融资和投资风险日益凸显。作为金融理财服务机构在发展中更应该注重风险控制体系的建设和企业诚信意识的建设。

在做企业的融资服务时,应更加注重这方面的服务。在为企业做融资服务时,要对企业的经营业绩、征信记录做好全面的调查研究,把握好前期风险,在为客户提供理财信息时,要告知客户投资风险,在服务中做好实时的监管。

不同于现在的担保公司用注册资本金做融资担保,担保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有没有都是未知数,而且有多大额度、有没有被挪动等信息都是不能被客户知道的,这也是这几年一些担保机构出现风险的主要原因。以弘哲为代表的第三方金融理财服务机构提供融资服务的担保物是实实在在的原料或库存,会及时对担保物进行监管,帮助客户把风险降到最低,同时在融资服务过程中,还有风险保证金机制。金融理财服务一方面做好了融资前期的风控,另一方面加强对抵押物的监管,同时又实现风险准备金的预提,这样在很多方面,比担保公司实现了更多的安全制度。

在为客户提供理财服务时,要做好客户的风险承受度分析,把理财产品的风险度和收益度详细告知客户,供客户进行选择,根据客户的情况提出合理化的投资建议。风险保证金账户一定要独立、透明、充足,实现风险全覆盖。

行业的风控和诚信建设必须要走量化投资的道路,实现程序化交易。程序化交易实际上就是套利系统,它是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基础之上,一方面用数据分析,程序自动交易,避免了人为因素的贪婪和恐惧;另一方面,可以实现投资曲线和市场历史数据的对接,而且还能实现两条程序化的对冲,整个交易的风险度都能降到最低而且又保证投资收益的实现。

中国经济时报:作为金融服务行业的从业者,您对国家发展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有何看法?

郝丹:当前整个中国深化改革的推进力度越来越大,去年推出了贷款利率市场化,今年正在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现在上海自贸区已实现了小额外币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这就释放出来一个信号,就是以后在市场当中,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任何一个市场的发展规律也是一定的,过多去干扰、干预,就会把市场给破坏。政府可以去监控,不让市场发生系统性风险,但是不能过多去干预,更不能过多去限制。

就像一个孩子一定要有他自己的发展,市场也要随着大众的需求和认识,随着市场竞争主题的增加,用自己的创新和核心竞争力实现。

我个人对行业建设有四点看法:一是建设市场诚信,通过创新服务的方式让市场的诚信化建设更加推进,加强对第三方机构的风控和监管,杜绝市场诚信风险的发生;二是发展金融创新,要有金融创新意识,不断创新服务模式;第三是服务企业、大众,任何的商业模式一定要立足于市场和大众需求,对大众和企业进行服务才能满足发展;第四是建立长远的发展规划,随着国家政策进一步放开,让民营资本分享金融行业改革的红利。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中国经济时报 编辑:张丽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