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南来北往的包裹,通过快递送往千家万户。一方面,快递的迅猛发展,极大丰富和便利了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该如何解决?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

【问:互联网如何影响邮政行业?】

马军胜:原来社会认为我们邮政是夕阳行业,我从不这么认为,这些年的发展也验证了我的判断。以前邮政主要业务是信件等邮政普遍服务,也有快递,但是当时定位为附加业务和增值业务,是人们拿“金钱换时间”的业务,难“接”地气。

互联网的发展,给邮政行业带来新的冲击,促使行业改革发展的内生动力和创新能力日益增强。电子商务、网络购物等新型服务业态的迅猛发展,使快递日益大众化。去年全国快递量达92亿件,仅个人网购就达到1.86万亿元的规模,而2006年还只有几百亿的规模。

【问:中国未来的快递将如何发展?】

马军胜:今年我国极有可能成为快递第一大国。但平均来看,我国每年人均只有7件快递,仅及国际平均水平,和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人均30件左右的水平仍然有很大差距。

中国网购的网民有五、六亿,经常购物的1.3亿,70%是女同胞和35岁以下人群,随着今后发展,快递发展主要有以下趋势:

—向下发展。针对当前我国城乡差距过大的局面,我们启动“快递下乡”工程,支持快递企业在县一级设置更多经营网点,有条件的地方延伸至乡镇一级,尽快让广大农民享受网购服务。同时,推进“快递西进”工程,引导快递企业加大中西部市场开发力度,改善区域均衡度。

—专业发展。这几年我们注意到,快递市场专业分工越来越精细:商务文件,要得急;有些人购物,不在意快递时间,只要求价格低廉;有的东西需要准时送到,不要早也不要晚,否则还要产生仓储费用。在业务板块,快递业将在标准快递和国内电商快递基础上,着力发展服务先进制造业快递和跨境电商快递等。

【问:如何看待互联网带来的跨界竞争?】

马军胜:互联网跨界是大势所趋。的确,这几年快递发展越来越专业,随着网购业务的兴起,京东、苏宁、腾讯也申请了快递许可证,纷纷进入快递领域,使行业竞争更加精细化。

近来我们看到快递与物流的结合,与电子商务公司上下游的结合,与媒体等不同介质的结合。我们很高兴看到各种跨界融合,使快递更接地气、更物有所值、更富有内涵。所以我经常说,要拥抱互联网,邮政、快递才会走得更远。

【问:与国际快递相比,我国快递的差距在哪里?】

马军胜:与国际快递相比,我国快递发展仍处在初级阶段。从行业规模看,我国快递收入总规模不到UPS的80%。从服务水平看,四大国际快递公司产品体系丰富,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优质的时限承诺服务,而我国快递服务低价低质、恶性竞争现象突出,快件延误、损毁、丢失等问题还比较严重。

同时也要看到,我国快递市场发展时间不长,好多政策瓶颈还没有解决,且刚性需求又凸显,故出现了很多“草根快递”,就像路边的菜摊一样,他们做快递主要是养家糊口,还没有将快递作为一项事业来做,快递企业家也有待成长。希望社会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理解和关爱。下一步我们还将注重培养壮大骨干企业,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

【问:快递快速发展是否给监管带来很多难题?如何避免去年发生的“夺命快递”?】

马军胜:的确,国内多数快递企业规模偏小、实力偏弱,还没有形成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竞争力,行业的安全形势和监管工作面临着严峻挑战。

快递的安全问题是社会大事。防范“夺命快递”,我们积极构建“三道闸门”,明确寄件人寄递行为的法律责任,落实企业安全管理主体责任,强化邮政管理部门安全监管责任,严惩违法企业。这件事也给我们敲响警钟,安全责任重于泰山,安全监管关键是要有制度,还要加强事前事中事后巡检,加强各部门协调配合,创新管理手段。总之,要比过去更加严格,要把安全准入门槛进一步提高。

【问:如何推进邮政的进一步改革?】

马军胜:从1998年到现在,邮政已经经历了四次改革。每次改革都挖掘和释放了需求潜力,大大促进了行业发展,才有了今天好的势态。我们仍然要不断全面深化改革,比如,对邮政普通服务,还要转变观念,完善机制,健全网络,提高质量。

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强调了市场的作用。市场能做的事情,我们不要干预,该政府发挥作用的时候我们也不能撒手不管。目前,我们正在和商务部门积极沟通,探索在社区的商店、便利店等代投快递,依靠社会力量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来源: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