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济南春暖花开了。商场里、美发店里、美甲店里,爱美女性骤然增多。变个发型、改个发色、改变一下形象……换季的时节,也是女性们集中“捯饬”的季节。在美容大军中,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奔波于两个城市之间,可能只为剪个刘海、修个眉毛……这个族群就是“时尚走穴族”,对时尚个性化的追求就是她们对美的态度。

故事 每隔20天就来一次济南

人物:王瑛 36岁

每隔20多天,王瑛就要从淄博到济南一次。她来济南,既不是公务,也不是访友,而是做头发。

八一立交桥附近的一家美发店,是王瑛的固定美发地点,她已经坚持了5年。这家店里的师傅已经换了好几拨,甚至店名都已更改,不变的是,王瑛一直是他们的会员。“3号师傅,过一会还是你帮我上卷哈。”在这家理发店里,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认识王瑛。“每次做完造型,回到单位,女同事们都会围上来,问我头发从哪里剪得。”王瑛说,她对发型要求苛刻,如果剪不好,她一晚上都睡不着觉,因而不敢轻易换美发店。

“淄博就没有一家理发店剪得让你满意吗?”面对记者的提问,王瑛说,她不是没试过,好几次都失败了,要不她也不会折腾着跑这么远来做个头发。“相对于我们那儿来说,济南做头发还是更为时尚,我现在刘海也不在家剪,就是攒着,到济南一块来弄。”

到济南来,不仅路远,每次美容的成本也不低。王瑛算了一笔账:开车来回花费约200元,在宾馆住一晚约200元,加上吃饭、做头发,每次得花1000多元。

理发店哪家剪得好,美容院哪家还不错……

这些,王瑛都比生活在济南的人还要熟悉。如今,她不仅自己到济南来做美容,还有不少同事一起来。“有些人说我们是‘时尚走穴族’呢。”王瑛笑道。

故事

为修眉换了十几家店

人物:谭茜茜 24岁

王瑛选择到济南美发,是因为她觉得济南做的发型更为时尚,但谭茜茜这个“时尚走穴族”,却是从济南到她老家的小县城。

谭茜茜在济南上的大学,又留在济南工作。不过,她的“美容事业”还是回到日照的老家。“到家里做发型等,也不是因为便宜,因为加上来回的路费,比在济南还要高,关键是我也很无奈。”

谭茜茜说,以修眉为例,在济南,她尝试过十几家的修眉店。“其实,我身边的朋友听说后,也很不理解,认为我太折腾。”在济南,难道就找不出一家合适的修眉店?

谭茜茜指着自己的眉毛给记者看:“你看,我的眉毛非常黑,还一个高一个低,我的肤色又白,对比非常明显,如果修好了,有画龙点睛的效果,修不好的话,就非常明显。”

为此,每隔上两个星期,谭茜茜就要回一次老家,找那个熟悉的人,帮她修眉毛。“我的眉毛,第一次就是让她给修的,之后找了那么多人,都没有修出同样的效果来。”

在济南一家修眉店,一名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和美甲、种睫毛、化妆等项目比起来,修眉确实是个忠诚度很高的项目。“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在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看来漂亮的眉形,并不一定适合所有的顾客,我也有些忠实的修眉顾客,她们来之后,虽然看着我很忙,也会耐心等待,如果是美甲,她们来不及等,就会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