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道歉了。

这个特立独行、自成一派的互联网大佬,以微博道歉的方式终结了与金山公司此前的名誉纠纷案。此案表面上牵扯的只是360与金山两家公司的口水,其实在业界勾起大家回忆的是另一宗“案中案”,也就是当年名噪一时的“微点冤案”。

“微点冤案”并非首次曝光,当年几乎所有杀毒软件公司都被卷入此案中,特别是金山公司以及金山公司的员工在其中扮演了并不光彩的角色,周鸿祎炮轰金山的就是此事。

金山与周鸿祎的官司源于2010年5月,周鸿祎在其新浪微博中指责金山在“微点案”中提供伪证,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微点案是2005年间的一起旧案,2005年初,时任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的于兵,为帮助解决瑞星与股东刘旭之间的股权纠纷,于2005年7月至2006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借口刘旭所在的东方微点公司存在在互联网上测试病毒的行为,采取虚构报告、伪造证据等手段,致使东方微点公司田亚葵受到关押达近一年之久。这就是中国互联网著名的“微点冤案”。 2010年8月“微点冤案”终于沉冤得雪,于兵也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其中,在“微点冤案”中,法院也再次对于金山公司在“微点案”中“出具不实说明”的行为予以认定。

一向以“250”自居的周鸿祎,在“微点案”宣判后,再次发挥了“二”的精神,连发数条微博,质问金山:“万一做伪证的事被揭穿怎么办?很简单,推到于兵头上就是,“被逼无奈”嘛,情有可原——这就是金山的如意算盘。相比之下,瑞星花了那么大力气、那么多钱,赔进去一个副总,最后落了个遗臭万年、树倒猢狲散,不能不说,在搞阴谋的水平上,与金山有很大的差距。这也是为什么左冷禅干不过岳不群的原因。”

“为什么要做伪证?金山在事后给过很多说法,譬如“被于兵逼迫”等等。问题是,真的是“被逼”那么简单吗?把田亚奎和刘旭送进监狱,最大的获益者是谁?”

“但是金山呢?如果瑞星能把微点打下去,金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借刀杀人,消灭掉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如果事情败露,瑞星将遗臭万年,腾出来的市场正好被金山接收(目前正在发生的就是如此)。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需要的只是在火坑边上推微点一把,做个小小的伪证,而不是仗义执言,拉刘旭出火坑。”

“微点案的实质,就是微点创始人刘旭当时的技术,已经超越了中关村几家传统的杀毒软件公司。一旦微点产品正式上市,这几家老牌杀毒厂商将面临巨大威胁。于是,和刘旭有私人恩怨的瑞星最先动了手。”

可此事与周鸿祎何关?“微博上有网友问我,瑞星像左冷禅,金山像岳不群,老周又像谁?我想了想,在讨厌名门正派、和老是被那些“正人君子”围殴这点上,倒是跟令狐冲有点像,可惜没他那么帅。要是能回到天龙八部的时代,我倒是更喜欢魔教那些人(除了朱元璋),每次收费杀毒厂商围剿360,都让我想起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以上只是周鸿祎的几条微博,而纵观涉案七条微博均与“微点案”直接相关,其核心内容都是周鸿祎指责金山公司在“微点案”中“作伪证”。但这样的指责在法律层面没有站住脚,难怪周鸿祎自己都在微博上反思, “昨晚一朋友半真半假讲了个笑话,说周鸿祎前天在微博上向金山开炮后,第二天金山股价大跌12%,市值掉了6个亿。按40条微博算,每条1500万; 按每条100字算,每个字价值15万。笑话归笑话,按巴菲特的话,市场确实既是称重仪,也是投票器。评价一家公司是不是好公司,区别在网民用手投票,而股民用脚投票。”

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果已经出炉,认定周鸿祎的言论超越了“正常的舆论监督、批评的限度”,周鸿祎也履行了道歉的义务,法律最终维护的是秩序,还是正义,这似乎更应当交给法学家们思  考。不知周鸿祎们能否认识到在现代社会中秩序优先,正义只是一个规范性的概念。

这个现实残酷也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