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先生到武侯区一酒楼用餐,因嫌大厅吵闹,点好菜后转到包间。结账时发现,包间的菜价不但比大厅上涨两成,还要被收380元包间费。刘先生认为酒楼收包间费属霸王条款。今日,这起要求退还380元包间费的案件将在武侯法院开庭审理。

2月17日,成都的何女士向锦江区法院递交了一份诉状,状告成都某火锅店收取开瓶费以及设置最低消费,索赔80元。今日,这起状告火锅店“霸王条款”的案件将在锦江法院开庭审理。本报将全程关注这两起最高法关于“霸王条款”的新规出台以及新《消法》施行后,成都第一批状告“霸王条款”的新类型案件的庭审。武法 锦法 本报记者 晨迪 俸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