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了,距离2002年启动的第二轮电改至今过了十二年的一个轮回。一直在建议,一直在讨论,一直在思考,电改也一直还在路上……电改不是你想改,想改就能改。难怪电力人士会直呼:“电改之难,难于上青天!”

不过今年,似乎要动点真格的了。之前能源国资改革已经拉开帷幕,新一轮电改也已提上日程,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快要呼之欲出。

市场上对新方案的预期很大,此前曾预测两会后会出台。果不其然,3月18日有消息传来。据报道,3月18日能源局牵头制定的新电改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新方案仍旧延续五号文的电改思路。

新方案具体而言,先是电网要逐步退出售电,其次是电网财务或调度择其一独立。此外,电价市场化方面则是建立多买多卖的电力市场,通过大用户直购试点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

电价市场化此前提过很多次,但一直推进缓慢。此次电改受到市场关注,原因的其中之一在于,沉寂了十余年的“售电侧竞争”和“大用户直购”作为《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内容终于被重点拎出。

要知道虽然《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早在2002年就已印发,但是在近十年的时间里,电力体制改革仅完成厂网分开和主辅分离,输配分开以及竞价上网均未能实现。

对于大用户直购的关注,去年年底,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志轩也提出了加快形成独立的输配电价机制,稳妥推进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建议。

此前有国网人士指出,目前电价由国家行政定价,卖电基本不赚钱,如果售电侧改革真的推行,下一步可能形成电价从电厂成本、上网电价、输配成本的多个环节叠加,最初倒推终端用户电价的模式。也就是说,电改初步方案一旦推行,将加快售电环节市场化,电价市场化的步伐也会随之迈进。

除了推动大用户直供电和电价改革,开放民间资本进入电源建设和运营领域也是电力改革的重点。无论是推进电力直接交易,还是引入民间资本进入售电侧,其最终目的都是打破垄断,实现电力交易市场化,逐步形成发电和售电价格由市场决定、输配电价由政府制定的价格机制。

发改委电力市场改革研究专家组成员、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咨询中心主任曾鸣称这有利于民营化企业进入售电市场,扩大用户选择权。

不过也有疑虑之声。“对于民营资本而言,目前进入未必时机合适。电力系统首先是打掉电老虎才行,否则,进去危险。”一位业内人士好不避讳地直言。不过他对此次电改也充满希望:“一直在关注这方面,但一直没什么大的进展,希望这次是真的可以跨出这一步了。”

值得注意的是,电改初步方案主要针对售电环节展开,也就是说输电的不卖电,同时逐步开放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也因此售电侧先行的电改对输电、变电、配电等环节的运营模式影响不会很大。这也引起了一些业内人士的担忧--售电环节竞争而输配电环节不竞争,会不会很容易出现类似于石油市场的监管套利等乱象?

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2014年中国电力体制改革将有较大的突破,这场欲依靠民营资本,在销售侧率先推动的电力改革成效如何,还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