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所谓的理财师,大都是销售产品为主,并不一定是投资理财类专业人士

■本报见习记者 张敏

中欧温顿成为继中贷信创之后的又一起高管跑路案。在国人关注理财的热度提升的同时,人们也开始关注这些理财产品的提供者的可靠程度。

到底是谁在给我们提供理财服务?可靠程度有多高?我的财产能否得到预期的收益?这些投资理财公司的生存现状是怎样的?为了得到一手的信息,《证券日报》记者三人组来到三元桥-国贸东三环一线调查第三方理财公司,为您揭开它们熟悉而神秘的面纱。

有人兴起有人败落

近两年,各类理财产品的爆发式增长,令第三方理财机构随之兴起。

而翻开北京市地图,打开搜索浏览器,输入理财公司二字,你会发现“**理财总公司,**理财咨询公司,**理财顾问公司”扑面而来,据百度地图显示的数据来看,总计有4262条相关公司。

在生活中,时不时我们就会接到陌生人的电话,询问是否有理财需求,而这些陌生人就来自上述千家公司之中的一个。

这一次陷入高管逃离风波的中欧温顿位于国贸CBD地区,但是记者走访发现,这里聚居着不仅中欧温顿一家理财公司。

“我们这个楼里有十几家理财公司。”位于国贸地铁附近一座写字楼的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周边的写字楼里也有,“来这里办公觉得高大上,符合‘理财’这个词的定位吧。”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周围的几座写字楼,这里都有一些标识着“投资理财”的公司。此后,记者以购买理财产品的身份走访了多家带有“理财”、“投资”的公司。虽然同在一所楼里办公,不同的公司却有着不同的光景。记者来到一楼层某投资理财公司,该公司大门紧闭,上面贴着“停止营业,转租”二字,透过玻璃大门,记者看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

而来到另外一家投资理财公司,空荡荡的办公楼里仅有两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因为规模扩大,搬到建国门附近的写字楼了。

上述两种情况只是记者见到的为数不多的情况,更多的是理财公司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在记者走访的公司中,规模小的公司仅有三、四个人,规模大的有70人至80人。

在某家理财公司前台,记者看到墙上挂着众多貌似开展合作的银行牌牌:工商银行、北京银行、中信银行等等。这是否是意味着这些理财公司销售的是上述银行的理财产品?还是银行为理财公司提供担保?公司的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并不是这样,但足以撑场面”。

谁在为你理财?

依托国内理财市场的火爆,第三方理财机构在近年内取得了飞速发展。按照常人的理解,第三方理财机构是指独立于银行、保险、金融公司的中介理财机构,它们独立地分析客户的财务状况和理财需求,判断所需投资工具,提供综合性的理财规划服务。

这意味着,第三方理财机构应该是“只卖规划不卖产品”或“规划为主产品为辅”。但记者在走访的时候发现,现在的第三方理财机构几乎全是“产品导向型”,即在挖掘客户之后,能做到的只是卖产品,对客户的财产情况、理财需求不会做详细的询问,所谓的理财经理、理财规划师,其实与普通销售人员无异。

在某一家理财机构,得知记者有购买理财产品的需求之后,一位销售人员向记者出示了公司提供的三款产品,分别是:投资30万元至50万元,年化收益率为10%;投资50万元至100万元,年化收益率为12%;投资100万元至300万元,年化收益率为13%;投资300万元以上,年化收益率可达15%以上。

在这个过程中,该销售人员仅询问了记者有多少资金、能够做多长时间外,从未过问记者对风险的认识、承担风险的能力等问题,也没有给出适合记者的理财规划建议,只是一味地强调产品的安全性高、多少人购买过这款产品、公司的规模大等。此外,他还告诉记者,这些理财产品保本保息,只是不能在合同中体现。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个行业从业人员鱼龙混杂,这些所谓的理财师,大都是销售产品为主,并不一定是投资理财类专业人士。

在记者走访三元桥沿线写字楼时,一位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他之前曾做过理财产品的销售人员。“后因压力大,赚得也不多,最后辞职不干了”。

一位曾在第三方理财公司工作过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此前在某水泥公司做水泥销售,辞职后应聘到某一家理财公司,“我对外宣称是理财经理,但其实每天的工作就是对着电话本打电话卖产品,属于最底层的员工。接电话的人一般没等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而且公司每个季度会进行业绩考核,淘汰业绩最差的人。销售任务完成不了,工作压力又大,后来就没干了”。

    在了解到这样的情况后,一位需要理财的消费者很是疑惑:把钱交给这些人,我们能否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