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背后的污染”再度引发环保NGO的关注。

继国际NG0绿色和平2011年发布《时尚之毒——全球服装品牌的中国水污染调查》报告之后,国内第二份关注纺织行业水污染的报告《为时尚清污——绿色选择纺织品牌供应链污染》(以下简称《纺织供应链污染》)调研报告在4月9日下午发布。

《纺织供应链污染》由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问、环友科技、南京绿石等5家环保组织联合腾讯绿色频道对外发布,报告指出,包括ZARA、GAP、LEVI‘S、HUGO等一批大型纺织品牌和服装零售商的在华供应链存在严重环境违规行为,对中国的水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大量纺织企业超标违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对本报记者介绍,截至2012年2月20日,在中国污染地图数据库中收录的有过违规超标记录的企业中,纺织类企业的记录超过6000条。

环保部总量司的一位官员对本报透露,“十二五”期间,环保部将对纺织工业中的印染行业实施污染物总量控制。

纺织业年排废水约25亿吨

在中国成为纺织业世界工厂的同时,纺织行业已是中国水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

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统计,2010年,中国纺织业的纤维加工总量为4130万吨,占世界总量的52%-54%;全年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达2120亿美元,占世界出口总额的34%。

《中国环境统计年报》(2010)显示,2010年纺织废水排放量达到24.55亿吨,在当年统计的39个工业行业中位于第三位,占重点调查统计企业废水排放量的11.6%。其中,COD排放量约为30.06万吨,污染贡献率占8.2%;氨氮排放量1.74万吨,占重点调查统计企业氨氮排放量的7.1%。

马军介绍,在纺织行业中,染整(即印染和后处理)废水占80%以上,化纤生产废水量约占12%,另外8%是其它纺织废水(2004年行业估算数据),“从区域来看,浙江、江苏、山东、广东和福建5 省的染整废水总量约占全国染整废水排放总量的90%。”

“纺织行业不但排放量大,而且用水效率低下。”《纺织供应链污染》指出。根据《2008年重点行业工业污染防治报告》,在生产同类单位产品的情况下,我国印染废水中污染物平均含量是国外的2-3倍,用水量则高达3-4倍;同时,印染废水不仅是行业主要污染物,印染废水所产生的污泥处理起来也存在一些问题。

对此,环保部总量司处长吴险峰曾公开分析原因,这与我国印染企业采用的生产工艺落后有关。我国大多数印染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生产工艺处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水平,能源、资源消耗以单位产品计高出发达国家几倍,如先进国家吨纤维印染用水量约100吨,而我国一般为300-400吨。

“大部分印染企业采用的单级好氧处理工艺,尽管除去了部分污染物,但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如氰化物等)排入河流、湖泊,给水体造成污染。”吴险峰指出,由于水资源费过低(平均0.05元/立方米),水的平均回用率仅为7%,加剧了我国水资源的短缺,也加大了污染治理的难度。”

46个品牌供应链违规

“纺织行业即便达标排放,带给环境的压力依旧很大,因为耗水量大。”马军指出,“在调研中发现,许多纺织企业存在环境违规记录,甚至不能做到稳定达标排放。”

《纺织供应链污染》指出,在中国污染地图数据库的企业监管记录中输入“纺织”、“印染”、“染整”、 “印花”等关键字,可以搜索到约6000余条记录,这些记录包括私设暗管、未经处理直排污染物、不正常使用污水处理设施、超标超总量排放污染物、擅自动用被查封的生产设施、因环境问题突出被挂牌督办等。

“在违规排污的企业当中,一批纺织企业是国际、国内品牌的供应链组成部分。”马军对本报介绍,“这些品牌既包括品牌商,也包括国内外的大型零售商,在我们调研的48个知名品牌中,有46个品牌的供应链存在违规排放问题。”

具体而言,在46个供应链存在违规的知名品牌,既包括国内外知名品牌,如耐克、H&M、Levi‘s、阿迪达斯、Burberry Esprit、Calvin Klein、Armani、安踏、雅戈尔等,也包括零售商,如乐购、沃尔玛、家乐福、梅西百货、塔吉特等企业。“暂时没有发现问题的是溢达和巴宝莉这两家企业,它们很早地使用了我们的中国污染地图数据库,以此来监督它们的供应商,发现问题之后督促其整改。”马军称。

在梳理出超标违规的纺织产品制造商与知名品牌间的供货关系后,调研组于2012年3月22日、26日和29日向48家企业的CEO发出信件,希望其能够排查确认,并通过绿色采购推动供应商整改提高。

《纺织供应链污染》披露了企业回应的结果,16家企业对调研组的提示信做出了回复,32家企业没有回应,后者既包括Marks &Spencer、Esprit、Calvin Klein、Armani、Carrefour等国际品牌,也包括361度、安踏、雅戈尔等国内知名品牌。

对此,马军分析,品牌未能回应也可能是缘于客观因素,例如回复时间有限、内部信息传递流程多、语言和供应商名称的迷惑,“但我们理解这些难点,并期待品牌最终能够做出回应并采取行动。为此我们将持续予以观察,同时我们的在线页面,将对品牌的供应链管理进行动态评价。”

马军进一步指出,一些品牌未予回应,是由于其对社会监督的抵触。在调研中,调研组看到Zara的部分疑似供应商存在环境违规问题,包括被当地群众投诉,部分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被评为当地典型环境违法案件之一,以及因清理废水池事故导致多人伤亡等。

“调研过程中,我们收到了来自ZARA的回复,其中写道:很遗憾我们不能回答来自学校、大学和专业人士等个体对于我们业务模式问题的回应。”《纺织供应链污染》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