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说吴晓灵

姐妹们平时关注点儿财经新闻啥的,估计老能看见那几个女主播,尤其是叶檀[微博]啥的。这些人跟吴比起来,基本就可以叫不懂金融。吴是原来的央行[微博]副行长,真正意义上的货币专家——常年任外汇管理局局长、人民银行[微博]副行长。现在退休鸟,就去大学当院长去了。

——话说,我等有心装13的人,一定要适度知道一些名人、观点、专有名词啥啥的。

《中国经济周刊》:在您看来,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什么?

吴晓灵:我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信息技术在金融领域的运用,包括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支付等。由于互联网的开放、包容、简便和高效,它大大降低了服务成本,使许多传统金融难以服务的人群进入了服务的范围。但是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功能。

——小盒解读:屌丝可以理财了的意思。例如小盒一直力挺的余额宝。以前买个基金恨不得网点开户跑死、银行排队排死、申购赎回等死……现在全没了。这就是互联网的速度。

金融有四项最基本的功能,第一是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共同创造信用货币;第二是证券公司的功能,它的核心是连接投资方和融资方;第三是信托的功能,由第三方替别人来理财和管理资金;第四是保险的功能,对受损害的人进行经济补偿。这四项基本功能概括来说,就是创造信用货币、做投融资的中介、替别人理财和经济补偿。

 ——小盒解读:跟马斯洛需求理论一样,越往下越是最基础的需求,所以,理财应该倒着来:先防范风险、再去理财管钱、然后把钱借给别人(投资)……

《中国经济周刊》:目前,依托互联网而产生的P2P和众筹模式兴起,有人担心它们会产生风险。对它们应该如何监管?

吴晓灵:从事P2P和众筹的公司应该是沟通投融资的信息平台,它的特点是不挪用客户的资金,不对客户资金安全作出承诺,比如做担保等。如果说这个信息平台所做的事情超出上述两点,那就是金融中介机构所做的事情,应该去获得金融牌照。

另外,尽管你是一个沟通投融资的信息平台,但是因为你服务的人群太多了,如果出了风险,可能会有社会负效应,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适度的监管。在美国,它的众筹是有最高金额限制的,即100万美元,这样,如果你一旦出现了风险的话,不至于出现大的市场负效应。

  ——小盒解读:众筹有风险,那些宣传p2p收益高的淫,麻烦把风险也说说清楚。可是小盒觉得,如果真要参与,反倒要从吴老的话里看出来怎么选平台:不挪用资金(自己不放贷),有担保牌照,小额交易。

《中国经济周刊》:最近一段关于余额宝的话题很多,各类“宝宝”也是层出不穷,您如何看待它们的风险性和合规性?

吴晓灵:余额宝本质是货币基金的销售,销售的是天弘基金管理公司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他们做的是把支付宝[微博]的功能和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的销售结合起来了。

现在的各种“宝”,它的本质都是一个支付系统和一个基金的销售结合起来,对于这种行为,必须要满足两个方面的合规:第一必须有基金销售的许可,《证券投资基金法》已经明确基金销售是要有证监会[微博]许可的,支付宝履行了证监会[微博]许可的程序,其他“宝”的销售,我认为只要是获得了证监会的许可,应该说是合法的。第二要向客户说明基金不保本、不保收益、风险自担。作为货币市场基金来说,跌破面值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你也不能对投资者说这个东西是保本的。

目前我国在市场上销售的各种“宝”,最大的问题就是误导性宣传,使投资者认为是没有风险而且收益很高的。有的甚至为了保收益还倒贴钱。我认为这样的做法都是违背金融的规定的,而且不利于建立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

——小盒解读:公募基金公司也有倒贴钱的时候,比如每年给银行的渠道费,这个吴老有点儿官僚了,为啥贴钱只能贴你们银行、不能贴我们百姓呢?当然了,风险还是有的,不能说无风险投资。

各种“宝”的经营风险,是T+0的赎回和基金资金运用的期限错配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宝”要保这个收益,就必须投资在一定期限上的产品,但是这边又承诺客户随时可以赎回,这就有一个期限不匹配的问题,因而对发行这类产品的公司的流动性管理和流动性的承受能力有极高的要求。这点阿里能够做到,但是其他的公司未必能够做到,要知道阿里为了做到这一点,也是做了大量的技术准备和资金准备。

——小盒解读:吴老的意思是,别什么宝都信、什么宝都敢买!别看广告,看实力。

《中国经济周刊》:有观点认为,以余额宝为代表的“宝宝”们会造成社会资金成本的上升。您怎么看?

吴晓灵:余额宝所做的这些事情是把大部分钱都存到了银行同业间去做协议存款,于是就引起了社会上的批评。

我认为余额宝挂钩的基金90%以上投向了银行协议存款,它所带来的问题不是余额宝的问题,大家所说的银行同业协议存款问题,比如协议存款太多、存款利率太高等,并不是由于“宝宝”们出现而出现的新问题,而是由于“宝宝”们的出现,放大了过去的老问题,因而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是抑制“宝宝”们,而是要解决银行同业本身所存在的问题。让银行同业业务回归本质,让银行间的短期金融融通证券化,发行大额银行间的存单。货币基金在这样的一个市场上是一个平等的交易者。

——小盒解读:多好的老人家啊。希望现在央行的领导们还一样尊重和听从他老人家的建议。银行系统的问题,不要通过硬逼着余额宝降低“协议存款”比例来纠正,那样除了让投资人少赚几元钱,啥问题解决不了。

目前,大家争论比较多的是货币基金在银行的协议存款在提前支取的时候,是否有罚息的问题。以前,如果提前支取协议存款是有罚息的,后来因为同业存款竞争激烈了,所以银行就说基金的协议存款,如果提前支取,银行不罚息。现在因为货币基金量太大了,对银行的冲击也太大了,又集体提出来取消不罚息,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是市场一对一的主体所解决的问题,而不宜以某一种统一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协议存款就其本意来说,就是协议双方约定的存款,你约定了利率,你也可以约定规则,提前支取罚息不罚息,应该是交易双方约定的结果,不宜做出统一的规定。

——小盒解读:说银行业大而不当可能一点儿错没有。他们随时可以说话不算,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玩不下去了就改规则,太不靠谱了。有遭一日利率市场化了,这些人不定怎么调利息呢!

小盒认为,大家一起玩"钱"的时代很难倒回去了,姐妹们一定要勤学苦练,每天坚持看财经新闻、理财资讯啥的,即使很枯燥。反正现在不是银行一方说了算的时代了,可选择多了、误区可能就多。咱自己不练,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