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一般情况下包间成本高于大厅,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取消包间最低消费没有错,但并不等同于不能收取包间费用,关键是要合法、规范收取。

日前,新消法实施后的四川首例开瓶费案件以消费者胜诉告终。记者昨日走访调查了成都多家知名餐饮企业,发现本地多家中高端餐饮企业目前取消收取开瓶费、包间费。

部分本地餐饮企业取消包间费

以往,巴国布衣、银杏、俏江南等对于包间使用都有限制,有的是需要达到最低消费标准,有的是按人均消费来确定。目前,这些餐饮企业全部取消了上述规定;大蓉和以前明确规定大包间收取180元,小包间收取80元,现在直接取消了收取包间费。“对我们而言,更重要的是吸引人气,得到消费者认可。”巴国布衣执行总裁李昊称,不再为包间设置门槛是因为目前企业正在从以往的高端餐饮向大众餐饮改变,收不收包间费没有那么重要了。

“要使用中高端餐饮企业的包间,只需要提前预订就可以了。”俏江南工作人员说,为了避免出现资源浪费,例如两个人坐大包等情况,他们一般会与顾客协商,根据人数及预期消费额来安排包间。

约1/3餐饮企业或调整包间数量

成都玉园餐饮有限公司负责人算了笔账,考虑到租金、水电气、人工等因素,包间的经营成本比大堂更高。仅以人工而言,同样一名服务员,在大堂里可以同时看四五桌,但在包间内最多只能看两桌。“目前我们已经取消了包间费的收取,但打算把店内的包间逐步拆除,缓解人工服务成本的压力。”

成都旅游协会餐饮分会秘书长张蛟介绍,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目前整个餐饮行业公务用餐数量呈下降趋势,整体人均餐标也随之下降,此种情况下,本土大概有1/3的餐饮企业会通过逐步调整包间数量来减少成本,“一些走高端餐饮路线的企业,或会选择减少包间数量。”

记者手记

追求“阳光下的利润”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了餐饮业的一份纠结。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之前不少媒体误读最高法院的表态,认为包间费属于“霸王条款”,企业由此也产生了不少担心。此次很多企业取消包间费,除了吸引客流,提高亲和力的原因外,不排除规避法律风险的考虑。记者同时也看到,开瓶费、设置最低消费额等明显侵犯消费者权益,甚至一些“挖坑”欺诈消费者的行为在业内确实存在。企业追求利润没错,但应该是“阳光下的利润”,是遵守法律,尊重消费者,遵循市场规则前提下的利润。“美食之都”的餐饮业,相信有这样的信心和能力。

业内分析

合理收取包间费并不属于“霸王条款”

“事实上,对于定位为中低端的餐饮企业而言,影响并不是很大。”成都蜀风苑总经理王女士说,对于高端餐饮业而言,压力会更大,“允许自带酒水再加上取消包间最低消费,对这部分商家的利润会产生较大影响。”

“包间意味着更好的私密环境和服务,同时企业也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张蛟认为,某种程度上,设置包间是为了实现差异化服务,餐饮企业在提前告知顾客的前提下,撇开最低消费,根据自己的成本需求收取一定包间费并不过分,“建议可以通过给餐饮企业评级来实现,达到一定级别就要收一定的服务费,能否生存,让市场和消费者来决定。”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黄铖:

餐饮企业如要求必须达到最低包间消费标准,这属于“霸王条款”毫无疑问;但是如果消费者享受了不同于其他经营范围的消费环境,那么收取一定的费用就是合理的。“当然,在规避‘最低消费=浪费’弊端的同时,也呼吁相关行业协会可以把相关收费合理化、规范化。”

省消委会秘书长肖向荣:

“必须结合具体实际来判断是否为‘霸王条款’,不好机械式地列举,搞‘一刀切’。”餐饮是一个竞争充分的行业,如果真的收费不合理,消费者会用“脚”来投票,“收不收包间费,最重要的就是餐饮企业必须尽到提前告知的义务,充分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及自主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