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3月19号,云南文山州丘北县一幼儿园学生疑似发生食物中毒。后经调查,确认7名儿童是"毒鼠强"中毒。到今天(23日),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调查仍在进行。

然而,从目前确认的信息来看,几名儿童毒鼠强中毒似乎是跟吃零食有关系。那么,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零食又是如何到了幼儿园、到了孩子们的口中?被禁用的毒鼠强又是来自哪里呢?

经调查,目前可以确认的信息是,有学生带零食到幼儿园几个孩子分食,发生了中毒情况。警方已经排除是因学校供餐中毒。据学生家长介绍,幼儿园虽有规定不让外带零食,但查得也不是很严格。

学生家长:小孩要带什么东西,或者家长自己放给他的这些都有可能。并不是说所有一律禁止。还要开包检查什么的,他没有这种制度。老师要求不给带,但有些还是,有70多个孩子,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孩子带,肯定是有好多孩子带。

那么,这"零食"是什么呢?有消息称,有2名中毒儿童在恢复意识时曾说,他们曾吃了一种膨化食品。丘北县宣传部部长赵敏建也证实有孩子提到过。

赵敏建:有两个清醒的时候,他们曾经说过这个事。

但这个信息目前还没有得到警方确认。警方表示,目前,调查仍在进行,暂时对于是哪个孩子带的零食、中毒儿童吃了什么零食等等这些信息都还无法确认公布。

警方:毕竟这也是幼儿园,小孩肯定是都是未成年都很小。现在是一个小孩说出来,我觉得……反正就是我们这里综合情况不出来的时候,我们公安机关这个结论是不敢下的。

而目前,比任何人都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就是中毒孩子的家人了。在这次不幸离世的小姑娘杨某某家人的脑海里,想过孩子中毒的各种可能。

杨某某家人:我们家小孩也带进去,确实也带进去了,当然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是哪包零食出问题?是哪家带来的?是有人丢进去还是怎么说呢?不知道。我们想了很多,是不是我们带去了,是不是有人掉了包啊,什么什么的。

小孩贪吃零食恐怕在很多人的情理之中,但即便是孩子们可以接触、甚至吃到幼儿园外的零食,那么很多人的疑问就来了,这个毒鼠强是从哪里来的,毒鼠强怎么被搀到了孩子们吃的食物当中呢?

丘北县工商局局长邱培斌介绍,早在1998年7月,云南就开始严厉打击制售剧毒性鼠药。

邱培斌:我们云南省是从98年7月份就统一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制售剧毒急性鼠药,然后到2003年,明确开展毒鼠强专项整治工作,这份工作一直都在开展着。

制售毒鼠强非法,其实,运输、储存和使用、持有毒鼠强都是被明令禁止的。那么,致使孩子们中毒的毒鼠强可能来自哪里?平龙村是否有毒鼠强呢?记者在平龙村发现,现在,在村里并没有店家在卖毒鼠强。村民刘大哥提到,虽然不用自己买灭鼠药,但如果要买,赶集的时候,也是可以买到毒鼠强的。其他村民也表示,在赶集的时候有外面的人来卖毒鼠强。

刘大哥:毒鼠强,这很正常,本身我们这里可以赶集。赶集日就可以买到了。周围有两家就专门卖那个东西的。只是我们本地小卖部没有。

丘北县工商局局长邱培斌说,工商部门一直在严厉打击,但监管查处的难度很大。

邱培斌:他们销售的手段是隐蔽的,采取人货分离,基本上就跟贩毒是一样的,难以发现。我们在06年和11年,查处了两起,都是些流动的商贩,移交给公安部门追究刑事责任。

而其实,非法售卖毒鼠强利润却并不大。

丘北县工商局纪检组长朱卫峰:06年我们查的那起,两块钱一支粉红色的针水瓶,它成本就是五毛到六毛,就是一块多钱的盈利,他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做,就是这么点点蝇头小利,不计后果、铤而走险。

据平龙村村民介绍,虽然有剧毒,被禁用,但在村里使用毒鼠强不算稀奇事儿。

村民:这个东西,你说,我们听着可能有点害怕,什么毒鼠强。但是在农村,这个很正常很普遍。包括放在家里面,拿到地里面放。这很普遍的。

参与了此次中毒儿童医疗救治的医生,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陶于洪坦言,孩子误食毒鼠强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陶于洪:现在这个留守儿童很多,这个的监管也很差。在我们医院出现毒鼠强中毒的小孩是非常多的。本身是毒老鼠的,结果把人毒伤了。监管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