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地摊式”留学展更看重现场交流与教育推广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以及留学中介服务形式及内容的多样化,一些人质疑“地摊形式的教育展还有办下去的必要吗?”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从3月15日至30日,由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举办的第19届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陆续在北京、重庆、郑州、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七个城市举行。本次展会共有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余所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中学及各类教育机构参展。

作为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国家级留学类展会之一,中国国际教育展曾是很多准留学生及其家长获得一手留学信息、与院校直接沟通、与留学服务机构面对面商谈的重要的一站式服务场所。不过,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以及留学中介服务形式及内容的多样化,人们对于教育展的依赖似乎在减少。更有人认为,国际教育展表面风光,其实已落寞,甚至质疑“地摊形式的教育展还有办下去的必要吗?”

国际教育展真的衰落了吗?其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在互联网大发展的新时代,消费者又需要怎样的留学服务?

现场

多数参观者未有明确目标

“我对留学还不是很了解,这次来就是随便看看,遇到感兴趣的学校就了解一下。”

3月15日,一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新馆拉开了序幕。今年展会共有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余所大学、职业技术学院、中学及各类教育机构参展。据主办方介绍,首站北京站吸引了观众累计近3万多人。

15日上午,记者一进入农展馆院门,就看到通往新馆的道路两侧站满了各留学中介机构发放宣传材料的工作人员,不少参观者走到展会入口时,手里已拎满了各种宣传袋。

今年,除学生凭证件免费入场,其他参观者仍需要购票,因此来参观的还是以学生为主体。他们穿梭在发放宣传材料或者做调查的留学机构人员中间,不时在某个院校展位前驻足、询问。

“我是第一次来参加国际教育展,感觉这里非常热闹,有点‘庙会’的感觉。”小宋是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刚刚决定毕业后留学的他,听说有这个展览就过来了。

“我对留学还不是很了解,这次来就是随便看看,遇到感兴趣的学校就了解一下情况。”小宋说。

记者从部分参展院校和留学机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来参观的学生大多对留学或者海外院校并不是特别了解,真正目标明确来咨询的是少数。

今年,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都以国家展团的形式参展,其中美国展区最为热闹。在人群中,还不时有中学生在家长的陪同下出现,在美国高中的展位前和工作人员进行着交流。在国际教育展上,观众的低龄化也日渐成为一种趋势。

回顾

高峰期观众可达10万人

“来参观的人乌泱乌泱的,中午我拿了盒饭没地儿吃,最后是坐在一个梯子上吃的。”

“现在的教育展虽然看着还很热闹,但和前几年相比,感觉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少了。”嘉华世达美国项目部副总监李凤娜参加过多届展会,她觉得这几年展会的人流明显变少了。“前些年人们还会觉得国际教育展比较新鲜,现在人们了解留学的渠道增多了,很多人也就觉得来这儿没有必要了。”

1999年,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刚举办时,正值国内自费留学开始升温,但当时人们了解国外院校信息的渠道很少,国际教育展的举办恰好为他们搭建了这样一个信息平台。

“其实,1999年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刚举办时,规模还比较小,参展的国外院校也就几十家。”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车伟民介绍,当时存在的一个情况是,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都各自举办教育展,市场比较混乱。2002-2003年,在教育部的协调下,这些教育展都并入了春秋两季举办的中国国际教育展当中,不再批准单独办展。“因此从2003年开始,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的规模就比较大了,参展单位一般都有200家,并且呈逐年增长的趋势。”

在车伟民印象中,大约从2006年开始,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进入了高峰期,持续了有三四年的时间,参展单位有500家左右,观众最多可达10万人。

资深教育媒体人郑勇记得,2005、2006年时,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还在国贸展馆举办。“当时展馆副厅都打开了,来参观的人乌泱乌泱的,中午我拿了盒饭没地儿吃,最后是坐在一个梯子上吃的。”

郑勇分析,那时非典的影响已经过去,各国留学政策也都在放开,1999年大学扩招后就业竞争日益激烈,都使得留学越来越热。缺少信息的人们自然都会来教育展看看。“那时留学也比较‘高大上’,很多人觉得国外院校很新鲜,反正不要门票还有纪念品,相干不相干的人就都来了。”

未来

信息渠道增多,观众人数下滑

随着留学市场日趋成熟和透明化,很多人不需要再到展会来了解信息。

“近几年,随着网络的发展,留学服务机构的日益增多,留学市场日趋成熟和透明化,很多人不需要再到展会来了解信息。”车伟民承认,近几年参展的观众有了一定程度的下滑,近两年的观众大概都保持在五六万人次。“不过这也是正常现象。”

面对“国际教育展落寞论”,郑勇也认为,如今人们获取留学信息的渠道增多了,教育展已不是惟一渠道,但仍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自然会有人关注,“人数减少一些也不一定是坏事。”

“在我看来,这种大型国际教育展的存在仍然有必要。”李凤娜指出,现在很多学生从网上了解信息,可是网上的信息也不一定准确。“大型国际教育展有很多宏观信息介绍,也有很多国家的院校参加,对留学不是很懂的学生和家长,通过一到两天,去了解和直接沟通,可以短时间获得很多真实信息。”

市场

机构教育展分走一杯羹

不仅为学生提供与海外院校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还有众多留学顾问现场为学生制定留学方案。

近些年,很多留学服务机构都在打造自己的“国际教育展”,给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这样的大型教育展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相比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这样比较宏观的大展,各留学机构自己举办的国际教育展大多会有明确的主题,针对性强,比如针对哪个国家的,针对高中留学的等等。”嘉华世达美国项目部副总监李凤娜指出,很多参加机构教育展的人也有着相对明确的目的。

“留学服务机构举办的教育展与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的目的是相同的,都是希望为中国学生提供新鲜的、完整的出国留学信息,帮助他们完成留学梦想。不过,国际教育展的目标人群是所有希望出国留学的人,我们的目标人群主要是出国读博士、硕士、本科和高中的学生。”据启德教育集团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张磊介绍,启德教育集团举办的国际教育展,不仅为学生提供与海外院校面对面的咨询服务,还有众多留学顾问现场为学生制定留学方案,并有多国使馆官员、海外院校代表、资深留学专家为学生解读留学政策、录取标准和教育优势。同时,他们也提供出国金融、出国航班等相关信息。“总而言之,我们更加注重服务的完整性和延续性。”

随着网络的发展,留学市场日趋成熟和透明化,很多人不需要再到展会来了解信息。 ——车伟民

■ 案例

教育展上惊喜遇到理想学校

2007年,李亮在辽宁某高校读平面设计专业三年级,这一年他萌生了去法国留学的想法。“但是怎么申请去法国留学,我却一点儿概念也没有。”李亮说。

于是,李亮找到一家留学中介机构进行咨询。他了解到欧洲的大学和国内的留学机构基本上没有什么合作。李亮隐隐感觉有些担心。

一天,他在网上看到了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的信息,法国一所参展院校的视觉传达专业(与国内的广告设计、平面设计专业相当)比较不错。张亮感到很惊喜,马上来到北京,在教育展上和那所学校的校方以及校代工作人员进行了沟通,知晓了学校的申请流程、作品集的要求等等。

“之后,我了解到涉及小语种的留学,申请签证比较麻烦,就找了之前的那家留学中介帮我办签证,其他的都由我来DIY。”李亮说,好在一切都很顺利,最终,李亮成功赴法留学。

“后来,这家机构的老师还和我说很幸运,这样的学校平时很难见到,他们在教育展上也和那所学校建立了联系。”

参加多个教育展,相互比较核实

王女士的女儿玲玲今年读初中二年级,从上初中开始,王女士便考虑将女儿送到美国读高中。

“孩子上初一时,我就和老公利用业余时间去网上查一些美国高中的相关信息,我们也去留学机构做了咨询,听了一些讲座,基本了解了申请流程和要准备的东西。”王女士说。

除了留学机构的推荐,王女士也会去一些教育展,现场了解一些美国高中的情况。

“我去参加过一家留学机构举办的美国高中的教育展,规模不算大,大概来了七、八家高中,有的高中有校方人员,有的只有校代的工作人员。参加教育展的好处就是可以和校方或校代工作人员当面沟通,比较高效,而且获取的信息真实,心里有底。”

前些天,王女士还带着女儿来到了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因为这次有部分美国高中也参展了。王女士向一所综合实力中上等的高中做了咨询,校方的招生官还对玲玲进行了面试。

王女士认为,如今获取留学信息的渠道有很多,哪一种也不应偏废,应该多从各种渠道了解,相互比较印证。

■ 对话

为院校机构创造交流合作平台

“教育展不能只图规模,一定要提升服务质量,让展会更有效果。”

●对话人物:车伟民,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副主任

教育展的招生功能在下降

新京报:有些人认为这两年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呈现“颓势”,观众少了,参展院校的知名度也有所下降。你是如何看待这种观点的?

车伟民:随着留学市场越来越成熟,越来越透明,教育展的招生功能在下降,观众人数有所减少也是正常现象。

在我们看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的最大功能是教育推广,它也为中外院校、教育机构的交流、合作提供了一个平台。如今很多国家都是组团来参展,展位布置得非常漂亮,非常有特色,这是展现一个国家的教育实力和形象的好机会。而且,今年日本、俄罗斯等国也有很多国内的名校参展。

此外,来参展的观众虽然有所减少,但同前些年相比,他们来参观的目的性更强。不像10年前,展会上人山人海,和留学相关不相关的人都来了,大家都很盲目,展会提供的信息也相对较少,那不是一个成熟的市场。教育展不能只图规模,一定要提升服务质量,让展会更有效果。

根据留学群体举办专业展览

新京报:你认为国际教育展未来会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和改变?

车伟民:现在很多机构都以国际教育展的名义在做活动,但每个教育展的内涵和外延都是不一样的。

我认为未来中国国际教育巡回展还是会以留学为主要内容,不过会越来越倾向于多元化,比如会把留学的不同群体细分为高中、本科、研究生等,可能会做一些专业性的展览。

再比如现在留学的学生已不再像20年前,大都读三四年,然后在国外工作。现在有的人就是去几个月,或者交换一两年,留学已经与交流日益融合在一起,我们的展览形式也会和这种变化相适应。

更重要的一种趋势是,随着中国正在向中等发达国家迈进,我们的教育展也要向发达国家靠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展是不一样的,发展中国家是针对学生的,而发达国家是针对院校、机构的,为院校、机构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创造平台。

留学服务存在商业化推广的问题

新京报:国际教育展提供的是留学服务,你认为我们在留学服务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

车伟民:我觉得现在留学服务存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太商业化的推广,档次比较低,没有把留学作为人生规划和生涯指导来做。

2013年,中国大陆学生留学的人数达到41.39万,但他们并不都是准备好的人,尤其很多学生年龄相对较小。不管是国家还是中介机构,有时为了推销,可能并不会把全面的情况告诉学生和家长,这对学生和家长是不利的。教育部也希望我们能够加强对留学市场的引导。

今年展会我们的一大特点就是提出加强行前培训,包括加强心理准备、学术准备、国外安全教育、对国外文化的了解等等,确保学生真正做好留学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