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原材料、人力、能源消耗等成本不断上涨、挤压利润空间的情况下,现在,不少企业比以往更感觉到税费负担的压力。记者以餐饮、物流两行业为调查样本,看看税费何以成为企业经营之累。这些问题的存在,也凸显了营改增倒逼财税体制改革的急迫性。

    餐饮 收入100块,赚5块都算多的

    济南一家中高端餐饮连锁企业负责人的名片上,姓名之后并未缀着“董事长”的头衔,取而代之的是“纳税人”三个字。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做餐饮15年来,深切体会到经营之累,应付税费征收就是其一。

    济南市饮食业协会一位负责人说,在缴税方面,餐饮行业综合税率为7%到8%,其中主要是营业税和所得税两部分。

    这位负责人表示,只要产生营业收入的部分,就要缴纳营业税。除去原材料成本,餐饮企业人力成本、房租、能源使用成本计入营收,而员工工资、房租、水电费等成本逐年增加,不断挤压利润空间,税负压力因此显现出来。

    业内数据显示,近五年来,人工成本从2008年到2012年2月累计上涨57.5%,房租价格平均每年上涨超过22%。此种形势下,省内多家餐饮企业负责人表示,企业净利率还不到5%。“100块钱能赚5块的算多的。”济南清水海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显龙说。

    陈显龙说,比如营业税及附加部分,企业营业额大、净利率高时可能不会明显感到压力,但在行业下行期就觉得税负重了。

呼吁

    济南清水海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显龙:

    希望在税率执行上考虑企业实际经营情况,不要定得太死。因为注册资金多、营业面积大,要缴的税点就高,对大中型餐饮企业的税收还有减免空间。

    物流 重复征的税,比利润两倍还多

    济南一家综合性物流公司负责人杨经理告诉记者,一批货从济南发往广州,先由济南发往上海中转,再从上海运往广州,中间涉及济南、上海、广州三家分公司间的结算。

    “货主将货物交给济南分公司,公司向客户开发票时要缴税。货在上海、广州中转过程中开发票时还要缴税。实际上,济南公司所缴税中,已包含运到广州的收入所得,上海、广州公司却还要分别缴税。”杨经理说。

    杨经理举例说,运费1000元的货物从济南经上海运到广州,缴税额大约110元,如果发货公司是一般纳税人,中转公司是小规模纳税人,其中重复计税税额55元左右;如果三方都是小规模纳税人,重复计税税额85元左右。

    “从济南运到广州,物流公司纯利润20元左右,作为一般纳税人大型物流企业承受的重复征税税额是利润的两倍还多。”杨经理说。

    山东佳怡物流有限公司财务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营改增后,物流业中一般纳税人企业的税负普遍上升。物流企业抵扣项目较少,目前能够抵扣的多是部分燃油费,总体税负比例从3%增加到5%。

    “营改增后,车辆、油料可以抵扣,但物流企业提供的增值服务越多,像是配送、人工搬运等,可抵扣的费用就越少。”在济南市现代物流协会副会长卞允斗看来,这种制度设计有不合理的地方。

呼吁

    济南市现代物流协会副会长卞允斗:

    物流行业发展面临着增值税税率不统一和跨区域统一纳税无法实现两大难题。物流所属行业认定模糊,适用税目和税率认定不清,针对物流业税收扶持政策为数不多,力度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