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枕河

按照以往的“惯例”,在每年3月底财年结束时,日本企业在海外的资产或产生一波回流日本本土潮。每年此时,日元的套期交易平仓趋势也非常明显。

但今年由于外界担忧日本将在4月上调消费税或给经济带来一定负面影响,并影响国内投资的资产回报率,这种“惯例”可能会产生一定变化,部分资金仍会“留守”海外。在日央行可能进一步“放水”以对冲增加消费税负面影响的预期下,以往阶段性反弹的日元汇率,也可能继续疲软的走势。

日元未“如期”走强

统计显示,此前三年美元兑日元汇率基本都在3月份走势疲软。2013年,该汇率从3月初的96.28下滑至月底的94.22;2012年,该汇率从3月初的83.73下滑至月底的82.87;而在2011年3月,该汇率更大幅波动,期间一度从83.13下滑至78.89。

业内人士指出,日本的会计制度规定日本企业结算必须换成日元以后进行结算,而日企为了应付年度结算,不得不从海外高息债券市场抽离出来,再换成日元汇回国内列入年度结算的盈余中,从而构成大量日元的实质买盘,推动日元不断攀升。所以按照常理,基本上从2月份开始就会产生资金回流的现象。

从今年情况来看,日元并未“如期”走强。美元兑日元汇率自3月18日开始持续走强,从17日收盘价101.44上涨至24日收盘价102.45。

高盛集团在24日最新发布的报告中预计,尽管美元兑日元未来三个月将位于103.0水平,6个月及12个月的目标则将快速指向107.0及110.0水平。该机构对美元兑日元汇率2015、2016及2017年的目标则大幅看高至115.0、120.0及125.0大关。花旗银行外汇分析师也指出,美元兑日元汇率目前处于平整阶段,并且已经筑底完成,后市即将开启一轮上涨行情。

增消费税或拖累市场

从4月1日开始,日本消费税税率从当前5%上调至8%的政策就将生效。业内人士指出,提高消费税的确可以对缓解日本财政负担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短期内迅速补贴一定财政缺口,但是却对消费构成明显抑制,最终对日本通胀水平“达标”、经济增长、乃至于金融市场的整体情绪都将构成打击,日央行去年4月推出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日本央行近日明确表示,这一加税举措将暂时导致该国4-6月份的经济陷入负增长,之后一段时间才会逐步恢复温和增长。尽管日央行在最近的一次货币政策例会上维持当前量宽规模不变的做法符合市场普遍预期,但多数经济学家对日本央行能否在2015年春季就实现2%的通胀目标持怀疑态度,因此他们预计日本央行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日前对40位权威经济学家的调查结果显示,有90%的经济学家预计日本央行今年将采取新的措施,其中预计该行将在7月份采取措施的经济学家所占比例最大,而自2013年4月份推出大规模宽松举措以来,日本央行还未采取过更多政策行动。

高盛集团也预计,日央行将在今年上半年掀起新一轮“宽松周期”,而日元也将继续下跌。目前来看,扩大货币刺激是对冲消费税上调负面影响最迅速和有效的方法。野村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日本最新公布的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为按年率增长1%,虽实现连续四个季度保持正增长,但远低于市场预期的按年率增长2.8%,凸显出其复苏乏力风险,而4月份日本消费税上调将带来更大压力。重要数据不佳或促使日本央行很快进一步加大货币宽松力度,以刺激增速下滑的经济。

三菱东京UFJ银行研究主管赫尔贝尼表示,日本央行很可能被迫在近期进一步“采取行动”。此外,尽管仍获得投资者看好,日本股市的诱惑力已经在逐步减弱。瑞穗证券分析师则预计,随着有关日本央行将继续放宽货币政策的期望持续升温,美元兑日元汇率的涨势将得到巩固。

新华社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