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揭毒豆芽产销利益链:激素超标20倍 成本低卖相好

为使豆芽无根、更白,看起来光鲜亮丽,不法商贩竟在豆芽生长过程中非法添加国家禁止使用的添加剂AB粉和AB水。

前不久,江西省萍乡市检察机关办理非法使用有毒有害添加剂生产并销售毒豆芽案件3件,依法批准逮捕3名犯罪嫌疑人,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3月20日,其中两人被依法提起公诉,另外4人正在审查起诉阶段。

这些“毒豆芽”是如何流向百姓餐桌的?萍乡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今天向《法制日报》记者披露其中的利益链条。

多为家庭作坊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从办理的3起案件来看,6名犯罪嫌疑人分别为父子、夫妻和邻里关系,他们都是利用自住房或租赁民宅,以小作坊模式自行生产“毒豆芽”,经营场地不大,但产量巨大。如上栗县黎氏父子每天生产“毒豆芽”约400斤;莲花县贺某夫妇每天生产“毒豆芽”约600斤,在2010年10月至2013年11月期间,共生产销售毒豆芽近58万斤。

“通过案件分析,发现他们的生产场所较为隐蔽。‘毒豆芽’生产场所均在农村自建房内,相关监管部门难以掌握生产经营情况。”检察官说,邻里之间即使了解情况,也大都碍于情面或担心得罪人而三缄其口,导致家庭作坊式生产“毒豆芽”违法活动长期存在却得不到有效整治。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违法活动持续时间长,最长的竟持续了22年。”据检察官介绍,上栗县黎氏父子中的父亲黎某,自1991年起就开始在生产豆芽过程中使用有毒添加剂,一直到案发。

激素超标20倍

“犯罪嫌疑人所需要的有毒添加剂大都通过电话订购,邮寄送达。”办案检察官介绍说,部分生产植物生长激素的厂家为牟取利润,通过寄送宣传资料和网上宣传,将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仅允许在园林种植方面使用的有毒添加剂推介给豆芽生产者使用,从而形成一条“电话订购、邮寄发货、指导使用”的“快捷”买卖通道。

检察官经过调查分析,发现在这3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均以电话订购的方式,多次从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植物生产调节剂厂购买添加剂,用于生产“毒豆芽”。其使用的添加剂主要是名为AB粉或AB水的植物激素,其中含有6-苄基腺嘌呤、4-氯苯乙酸钠、赤霉素等对人体有害成分,人食用后会损害身体健康,长期食用可致癌。

经检测,“毒豆芽”中不仅存在有毒有害物质,而且添加剂中的激素严重超过国家规定的植物激素标准,如6-苄基腺嘌呤、赤霉素含量甚至为国家标准的20倍。

成本低卖相好

“既不需要建设高水平的生产厂房、购买机器设备和雇佣劳动力,也不需要专业知识技能,添加剂也唾手可得、使用简单,不法分子只要空出一两间房,放几个大桶,便能轻而易举生产‘毒豆芽’。”办案检察官说,生产“毒豆芽”所使用的添加剂AB粉每包售价约15元,调配好的AB水每瓶50元左右,生产一斤“毒豆芽”增加的成本只有1至两分钱,而使用添加剂后,不仅豆芽的生长周期大幅缩短,而且具有去根、增白、提高产量和防腐保鲜等作用,卖相好,迷惑了不少不明真相的群众。

检察官告诉记者,部分犯罪嫌疑人对使用违法添加剂生产豆芽的违法性有一定认识,但自认为危害性不大,往往受利益驱动而铤而走险。此外,添加剂厂商在仅限于在园林种植方面使用的添加剂说明书上模糊使用范围,隐瞒有毒有害成分,也在一定程度上误导和助长了生产“毒豆芽”行为。记者黄辉 通讯员熊亮柳军 制图/李晓军

近日,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人民检察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对犯罪嫌疑人曹某提起公诉。从2012年11月至2013年8月期间,朔城区曹沙会村村民曹某为牟取暴利,在生产豆芽过程中,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6-苄基腺嘌呤(俗称“无根水”)。添加含有6-苄基腺嘌呤的添加剂后,豆芽不仅产量会大为提高,生产周期也会大幅缩短,而且生产出来的豆芽更具有卖相。曹某每天将大量生产出的“毒豆芽”在市场上批发出售给小商贩,至案发共获利两万余元。研究表明,如果长期食用添加了6-苄基腺嘌呤的食品,对人体生理机能和内分泌系统都会造成损害,并面临致癌、致畸等危险。

说“法” 严格登记备案审查建“隔离墙”

如何根治产销“毒豆芽”行为?江西省萍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认为,首先需要卫生、质检、食品药品监管等职能部门加大监管检查力度。一方面,相关部门应全面调查摸底辖区内家庭作坊式豆芽生产者的分布情况,登记备查,并明确和严格生产豆芽报备、审查程序;另一方面,要下沉执法力量,定期实地检查豆芽生产情况,消除监管盲点,及时发现并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线索,把好源头关。此外,还应加强对农贸市场、批发市场和零售摊点销售豆芽的抽查,在市场与餐桌之间建立一道“隔离墙、防火线”,把好流通关。其次,要深化食品监管、质检、公安、检察、法院等职能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形成打击合力,既严厉依法打击生产销售毒豆芽犯罪行为,形成震慑力,又延伸打击触角,严肃追究违法制售添加剂厂家的责任,斩断非法利益链条。注重发挥群众监督作用,健全落实举报奖励机制,调动广大群众参与到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犯罪活动中来,使不法分子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