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小伙李某有过盗窃的前科,一直没有案发,但他爱上了一个杭州姑娘,想跟她结婚,又不想成为她的负担。一年前,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主动自首。

怀着一颗救赎的心,他经历了受审、获刑、收监。三天前,他获释了,如释重负地跟姑娘打电话,不料对方的手机已欠费停机。

这几天,他都在打姑娘的电话,越打心里越明白,越打也越失望:“如果我们曾经的感情都是真的,我希望她理解我,跟我联系。”

曾经误入歧途

李某是云南人,1981年出生,个子不高,皮肤黝黑,但看上去一脸的真诚。

2004年,他从老家来到江北洪塘、慈城一带打工,认识了一帮贵州人。

“他们问我做什么工作,一个月收入多少,我说六七百元,他们就说太少,以后跟着他们干,肯定能挣钱。”

“我问他们怎么干,他们又不说,到晚上就叫我一起出去,出去后,我才知道他们是去厂里偷铜。”

“那时我还年轻,法律意识没那么强,跟着做了几笔,后来案发了,被判了3年。”

“在里面,因为表现良好,2008年我被提前释放,出来后,我找了一家电器修理店,学修冰箱、电视机、空调等。”

“当时没什么收入,吃饭也成问题,为了生存又干起老勾当,偷点电缆线卖,为此又被判刑7个月和劳教1年。”

“再从里面出来,我发了誓,一定凭自己的手艺挣钱,干干净净地做人。”

为爱情自首

到去年,李某已经断断续续地学了五六年电器修理,终于出山了。他有了收入,攒了一笔小钱,开始考虑人生大事。

去年5月,李某看到一则征婚广告,女方二十八九岁,是个杭州姑娘,经济条件也可以,想找个老实忠厚的男人做上门女婿。

李某很认真,专程去了一趟杭州,通过婚介所约了姑娘见面。李某很中意:“她很内向、很清秀,第一次见面就跟我说她老爸是做生意的,她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没有结过婚,但有了小孩,后来男友出国再也没回来,问我介意不介意。”

“我觉得她很诚恳,就相处下来了,越相处就越觉得她不错。”李某说,“其间我也告诉她我的个人经历,她说没有关系,从里面出来了就是干干净净的一个人,跟过去再也没有瓜葛了。”

“我很感动,但也很忐忑。因为在2010年劳教结束后,其实我还有2起盗窃案没有交代,我在江北与人合伙偷过人家36只鸭子和2辆三轮车,这是漏罪。”

“我很想娶她,但又担心两人结婚后这2起案子案发,如果我被警方带走了,她怎么办?”李某说,思来想去,他最终做了人生中的重要决定:向当地的派出所自首。

姑娘有点生气

去年8月22日,李某记得很清楚,走进派出所交代完所有事情,他一身轻松,最后他跟民警提了一个请求,想给女友打个电话,交代几句,民警同意了。

“拨通了她的电话,我跟她说,我自首了,请她放心,出来后一定会遵守跟她的承诺。然后我告诉她,接待我的民警人很好,以后如果她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民警。”

电话那头,姑娘显得有点愠怒:“你去自首,给我打什么电话!”

“我有点担心,怕她不理解我,恳求民警安慰她两句,具体说什么我不知道,后来我就进去了。”

“我不后悔”

36只鸭子和2辆三轮车,经估价案值3000多元,刚够上新修订的盗窃罪的起刑标准。因为一些程序上的原因,李某的案子到今年3月才进入审判程序。近日,江北法院以盗窃罪判处他有期徒刑7个月。这跟他实际已羁押的时间相当。

3月22日,法官为他办了取保候审手续。

李某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女友打电话,可是对方手机提示“已欠费停机”。他耐着性子打了2天,一直没有打通。

李某心都凉了,于是找到当时给他办案的民警,想问问当时民警跟女友聊了什么。民警说,“我把你的情况刚给对方介绍完,她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小伙子你人太老实了,以后不要跟这样的女人联系了,她很可能是婚托。”民警劝慰他。

李某这才回过神来,谈恋爱期间,他确实应女方要求,给对方打过几千元钱。但他不死心,这几天仍守着电话打,可越打心里越明白:“一个杭州本地人,怎么可能手机欠费那么久呢?”

昨天,记者问他,有没有后悔当初自首的决定,李某摇摇头,说:“我心里还是希望她能理解我,跟我联系。”

“如果她真是婚托,我也不后悔。我是诚心诚意地想找个人,成家过日子。我坐过牢,条件的确不怎么好,但我已经跟过去决裂了,现在是干干净净的人。”

“我有一点修电器技术,能挣钱,我只想找到一个性格合得来的对象,一辈子好好对她,照顾她,珍惜她,希望她不要嫌弃我,理解我……”

 说着说着,李某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