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学生进农村小学后……高学历教不好农村娃?

陕西西乡县骆家坝镇九年制学校办公室内,入职刚一年的特岗教师任智兵正在批改作业。刚开始工作时,任智兵曾花了好几个月时间来适应乡村教育和生活。 光明网记者 邱晓琴摄

日前记者在采访湖北、陕西两地数所小学时发现,一些拥有高学历、高资格证的大学生在进入农村小学后,却因教学方法、生活方式的不适应,遭遇“水土不服”。

随着“资教行动”与“特岗教师”的实施,成千上万大学生扩充了老少边穷地区教育师资力量。那里的小学生们开始有了英语课和计算机课,他们正逐渐与城市的孩子同步,更多地接触外面世界。

然而,日前记者在采访湖北、陕西两地数所小学时发现,一些拥有高学历、高级别资格证的大学生在进入农村小学后,却因教学方法、生活方式的不适应,遭遇“水土不服”。

“资格太高,乡村学生适应不了”

近日,记者随公益组织探访陕西省西乡县,这里被称为中国最美茶乡,虽然还戴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但昔日四处灌风、墙壁斑驳的教室被崭新的校舍替代,孩子手中的布兜也变成了肩上漂亮的书包,他们还吃上了免费午餐……

学校条件改善了不少,但当地多位校长表示,最需要的,还是素质高、适应力强的老师。

据了解,近年来陆续有大学生来到西乡,成为这里的乡村老师。但面对这些高知识结构年轻教师的加入,校长们在欢迎的同时,对年轻教师的高级别,心里多少也有些“发愁”。

这些小学校长所说的级别,是指教师资格证级别。

他所在的学校,近年来分配的几位大学生老师,都有高级中学教师资格证,但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却显现出教学方法单调,与学生缺少互动,面对调皮学生束手无策等问题。

多位校长认为,大学生老师拿的都是高级别资格证书,他们的知识结构很全面,但教学方法不当、教学经验不足,导致教学效果不佳,再加上很多年轻老师不能很快适应乡村生活,工作和生活上出现“水土不服”问题。

数百公里之外的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退休乡村老师孙德梅也有同感。

“越小的孩子越难教!”孙德梅说,自己任教30年,曾教过高中、初中、小学,退休前还教了两年的学前班。

她说,初、高中学生已经形成了自我学习的能力,因此教学方法相对简单,甚至可以通过快速教学灌输知识。而小学、幼儿园的孩子处于启蒙阶段,灌输的方式完全行不通,需要在娱乐中学习,老师要有更多的技巧和耐心。而这些,年轻的大学生老师难以坚持和摸索。
“需要高资格教师,但岗前培训不能缺失”

乡村老教师的说法不无道理,包括获评为“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在内的很多大学生老师,在最初进入农村小学任教时,都曾遇到不适应乡村教育的问题。

大学毕业一年后,邓丽放弃了武汉的工作,回到湖北省鹤峰县一个海拔1800米的小学资教。她的到来,让课堂上有了普通话,有了ABC,有了Do Re Mi。

她的教学工作完全走上正轨,或许花的时间比别人更多,大概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来适应。“适应的这个过程,完全要看自己的耐心。”邓丽说,没有责任心、爱心、耐心,就没办法教好学生。

5年后,她成了优秀教师。“资格证只是门槛和标准,能否胜任靠的是老师自己的努力。”邓丽说。

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唐松林也赞同邓丽的说法。他说,刚毕业大学生持有何种级别的教师资格证,与教育实践无太大关系。

唐松林认为,多年来,国家和地方向贫困地区引进高学历、高资格人才的尝试,扩充了农村的教师队伍和教育水平,说明政府是想把事情做好。但随着一批批大学生的加入,这批习惯了城市生活的大学生,难以融入农村的平淡与贫穷,更不知如何与叛逆的留守儿童沟通。

“农村教育出现的这个新难题,凸显我国在教师岗前培训方面的教育,的确存在缺失。”他介绍,美国大学生毕业后,要在学校工作一至两年才能拿到教师资格证。这是个磨合期,其间学生就能知道自己是否对教育事业感兴趣,对学校各方面的情况是否认同,这个磨合期锻炼的不仅是实践技能,而且还能让他们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职业。

长江师范学院教务处处长于海洪也表示,目前我国对教师教育改革缺乏“从实求知”的论证,这使得教师教育改革在弯路上前行,具体表现在教师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水土不服”“说做不一”等问题,这样就很难培养出适应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合格教师。(光明网记者 邱晓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