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常在哪出没?

3月26日,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打击街面侵财类案件媒体通气会”,首次公布今年1至3月份上海各区县扒窃拎包案件案发较多的区域地图。在有着2500万人口的上海,“扒窃拎包这一类案件,上海一天的接报数在170起左右。”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情详细披露某一类案件的接报数据,在上海公安以往的发布会上并不多见,因为这往往会被担心影响“市民安全感”。报侦查支队副支队长纪海在会上透露。

破案率翻倍:大数据反映扒手动向

改变的背后,是破案率的飙升。据刑侦总队街面犯罪案件侦查支队支队长惠士俊介绍,今年1月1日至3月20日,上海共破获扒窃拎包案件2440起,同比去年上升104%,抓获犯罪嫌疑人1086人,同比上升17%。司职刑事情报侦查工作的纪海,将这些战绩的取得,归结于“大数据”的支撑。但他坦言,“大数据”的采集工作还远远不够,因为有不少市民遭遇扒窃后,没有及时报案,这令公安无法及时准确地了解扒手们的动向。“所谓大数据,就是和案件有关的所有的人、事、物。”他解释说,日常的户籍申报、违章处理、前科信息、宾旅馆信息、网吧登记信息、银行卡信息、身份证信息等,都是数据,“不少案件发生后,我们开展的工作与其说是在破案,还不如说是做数据的逻辑分析。”

在纪海看来,单个案件所反映出来的数据是有限的,也是残缺的,但当数据采集成了系统,有了量的积累,然后数据之间进行交叉碰撞,就可能给侦查破案带来新的线索和机遇。“我们有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梳理前一天全市的接报案信息。如果发现当时信息采集不是很完善,就会和被害人联系,帮助对方回忆,进一步完善报案内容,也就是完善数据库的采集。比如手机掉了,会问你买手机的那个盒子还在吗,因为盒子上有手机串码。”纪海说,大数据能反映出一些发案的趋势性判断,为部署警力提供依据,比如前几天徐汇有个韩国明星(因《来自星星的你》而人气爆棚的韩国男星金秀贤)的见面会,我们就投入了大量便衣力量,扒窃拎包的发案就很少。

无需记地图:养成防范习惯更重要

2011年,本地论坛宽带山曾发布过一张很有名的反扒地图,标注出48个容易被小偷光顾的区域。这些“小偷重灾区”由网友发帖曝光的遇偷经历与小偷作案的密集地点汇总整理而成,主要包括车站、天桥、医院、购物中心等,而轨交更是小偷活动最为猖獗的地方。但纪海在会上表示,从专业的角度看,这份民间制作的地图,并不完整:一个是数据支撑不完整,二是没有动态变化。

刑侦总队这次公布的上海市“反扒地图”,为今年1至3月份17个区县扒窃拎包案件案发较多的区域。纪海说,扒手是不断流窜的,因此扒窃地图也是动态变化的,但所有拎包扒窃的多发区域有一个共同特征,的确“都是商业、人流集中区域”。

“有些老百姓遭遇扒窃后,可能不愿意报案,觉得报案了,也不一定破得了案。”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赵勇直言:“我想通过这次信息发布,让老百姓对公安提高一些信心,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还是要及时去报案,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个案的侦破,大量数据的积累也会为我们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但纪海认为:“一张全红的反扒地图,还不如一个良好的防范习惯。比如,人多的时候,包放在胸前;手机用完,别斜插在裤子口袋里……养成好的防范习惯,应该比记住这些地图更有用。”

反扒小建议:戴耳机听音乐易被盯梢

“双肩包是他们的标配,一来方便遮挡视线,二来容易伪装成上班族。”反扒民警建议,市民发现财物被盗后,应及时报案,对于报警比较集中的线路,警方“会加大警力,调查打击”。

目前公交和地铁仍是盗窃案高发区域。但相比公交车厢,轨交车厢的探头质量要好一些。“每次看录像时,我们都要把‘嫌疑对象’的体貌特征记在脑子里,以方便巡逻时‘对号入座’。”反扒民警小潘提醒说,在轨交内,排队买票、上下电梯、进出站检票都是扒手们最常下手的地方,而戴耳机听音乐是最容易被扒手们盯上的。

赵勇特别提醒:“我们不提倡、不鼓励民间团体自己去抓小偷,因为这可能会导致一些人身伤害。毕竟,民警在打击犯罪这方面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