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杭州、南京三地——

会所转型,咋转才行(以公务用餐文明引领社会消费文明)

杭州西湖景区

“西湖会”变茶馆

经营保本运行

一杯龙井18元,周末位子很难等到

本报记者 江 南

记者日前来到杭州西湖边的曲院风荷公园,探访放下以往高档会所“身段”、向大众餐饮场所转型的“开心茶馆”。

樱花、海棠环绕中,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就是“开心茶馆”了。“饮茶观湖,婚庆宴席,家常便餐”,旁边一块指路牌标明了这里如今的经营定位,还用较大字体特意标出:“亲民价格,欢迎品尝”。

记者在室外茶座坐下,要了一杯18元的龙井绿茶。服务员说,最近天气好,如果是周末位子都很难等到。平时订包厢,一般提前个一两天订问题都不大,包厢里点菜、喝茶的价格和散座是一样的。

杭州本地人顾老伯今天是和兄妹、爱人4个人出来喝茶吃饭。“这里我们头一次进来,听说以前是很高级的会所,吃一顿饭得五六千。今天我们4个人摊下来每个人不过50多元,菜不错,那么好的风景喝喝茶也很舒服。”

记者看了下顾老伯的点菜单,4样菜,糖醋里脊32元,石锅蟹粉豆腐38元,干锅花菜28元,酸汤肥牛42元,再加每人一碗米饭、一杯茶,总共220元。“这个价格和普通餐馆差不多,如果要再省一点,下次自己带些点心,点杯茶就可以坐个大半天。”顾老伯对“开心茶馆”挺满意。

今年1月以来,浙江省专项整治“会所中的歪风”,对设在风景区、公园、古迹等的各类会所依法予以关停,“还湖于民、还园于民、还景于民”。西湖景区公园内原有的30家高档经营场所陆续关停。曲院风荷公园内原“西湖会”会所闭门歇业后,1月27日改名“开心茶馆”重新挂牌营业,是目前唯一一家转型改走“平民化”路子的餐饮场所。

但是,转型的路子走得并不轻松。像今年春节假期,有人发微博抱怨:想进“开心茶馆”喝茶,被工作人员“劝退”,理由是“人手不够”。“往年接待客人每天大概也就80位左右,没想到今年春节期间,日均客流400多人,加上很多服务员回老家过年,确实让我们措手不及。”“开心茶馆”总经理许德荣坦承,当时茶馆开放区域满座,确实有服务员建议客人找别的茶楼看看,产生了“劝退”客人的误会。原来会所做高档餐饮客流量不大,现在碰到节假日客人多,人手不足,服务跟不上。

由会所转型为大众餐饮场所的头一个月,“开心茶馆”的经营状况也徘徊在亏损边缘。据介绍,按照房租、人工水电等成本来估算,“开心茶馆”每个月的营业额要达到40万元左右才能盈利,而按目前每天营业情况看,勉强保本。

“会所转型,不可能‘换汤不换药’,也不是重新换个牌子就万事大吉了。”杭州市商贸旅游集团企业管理部部长杨伟说,“会所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转变的不仅是工商注册名、价格,还有产品开发、成本控制、市场调研等,而最迫切的是服务的转型。”

【链接】

西湖景区经营场所业态提升

相关规划近期将公开征求意见

浙江省和杭州市有关负责人表示,会所整治要防止“雨过地皮湿,风过草抬头”。为了实现科学、长效的管理,杭州市目前正在谋划整体提升西湖景区经营场所业态,统一规划、总量控制、合理布局、优化结构、方便游客、资源共享。据杭州市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介绍,委托北京大学世界遗产中心帮助编制的《西湖景区经营场所业态提升规划(草案)》,目前正在修改完善,争取近期内向社会公示征求意见。

南京中山陵园风景区

不见会所招牌

消费回归大众

菜价偏高,一些家常菜也要80元

本报记者 申 琳 人民网记者 杨胜利

去年4月,本报对南京中山陵园风景区高端餐饮场所“扎堆”现象进行公开报道。时隔一年,记者再次来到这里,发现场所依旧,不过招牌已改、价格下调、生意清淡,门前再也难觅公车踪影。

位于钟山体育公园旁的富润钟山会所,视野开阔、环境优美。如今,“富润钟山会所”招牌已换成了“富润钟山茶馆”的字样。在茶馆前面围栏上,打出了“反奢侈,倡节俭,吃多少,点多少”的标语。

记者以订餐名义找到一位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虽然现在改成了茶馆,但是他们还是以餐饮为主,至于消费,“现在不设最低消费,随来随点。”记者打开菜单发现,动辄数百的高价菜已难见踪影,不过还有不少家常菜标价在100元以上,价格相对偏高。

明陵路1号的龙景国品会所,前为明城墙,后是钟山风景区的青山绿水,环境非常幽静。现在,“会所”的字眼不见了,工作人员介绍说,她们这里主要以粤菜、湘菜和淮扬菜为主,“我们还有江鲜,大巴鱼198元一位,包间没有最低消费,看客上菜,1000多能吃,几百块也能吃。”工作人员说,普通菜肴可以打八五折。

在琵琶湖附近的紫金汇酒店,记者发现一些家常菜标价已在40元到80元之间,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主要做南京家常菜,不打折。”工作人员这样解释家常菜比其他地方高的原因:“我们是在景区,人流量有限,这个价格已经比以前下降了好多。”

一圈下来,感觉中山陵园风景区的菜价已经向着“回归大众”前进了一步,而且公款吃喝的踪迹已很难发现。不过,这些高端餐饮的生意也确实冷清了不少。

与高端餐饮场所顾客寥落相比,中山陵停车场的大众化餐饮“南京大排档”的生意则分外红火,门外有很多游客在排号等座。

【链接】

中山陵景区餐饮单位整治

经营项目菜单菜价都要公开

据南京中山陵园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去年以来,景区加大对餐饮场所的整治,使景区有限的资源进一步回归“服务大众”的本质。

对于景区餐饮单位的整治分为“一二三”:一是面向大众;二是不得设立高档经营项目、不得设置最低消费标准;三是经营项目公开、消费菜单公开、菜肴价格公开。此外,景区内经营设施也进行了业态调整,一律通过公开招租的形式,凸显为大众服务的功能:位于十朝文化园的孔子文化中心转型为“蓝湾咖啡”;中山陵停车场的钟山紫岚里街区建成后,公开引入了麦当劳、回味鸭血粉丝等大众消费项目。

北京某胡同私人会所

转办商业会展

生意相当红火

举办奢侈品展览,一场收过50万元

本报记者 姚懿文

不少地方的高档会所相继关停、转型,那些继续存在的会所又是怎样经营?近日,记者来到了北京某家胡同里的私人会所。

为了进入会所,记者联系了一家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商业会展公司,以会展公司工作人员的身份前去接洽。迎接我们的是会所负责人,姓张。他在一家饭店的门口等待,接头后带领我们穿过饭店,从后门进入会所。“我们会所一般不开正门,都从这个饭店后门进,主要是为了安全私密。”张某解释道。

在聊天中,张某说,会所开了一年多,一开始生意不错,公务消费很多。会所特地修了地下车库,有两层,可停100多辆车,如果有政界领导,走地库进入会所,商界老板可从正门进去。“但好景不长,八项规定压下来,公务消费一蹶不振。”

在张某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会所进行商业会展的房间。房间近200平方米,装修讲究,有超大的饭桌,有专业的茶室,还有酒吧,隔音效果好,敞亮舒适。

这个大房间原本是用来吃饭的,同去的会展公司朋友说,现在上面对会所盯得紧,来吃饭的人少多了,这里现在开始做商业会展和派对。由于装修豪华、地址隐秘,颇受奢侈品展览、私人会展、小型婚宴等活动青睐,收入可观。

对于会展场地费用,张某明确表示:10万元以下免谈。他还透露,如果是奢侈品展览,对方事先准备工作太多,要贴这个要挪那个,每折腾一次,加码10万,最多一次收了50万元。如果需要开会所正门迎接宾客,还要加10万。对于开一次正门要10万,记者不解,张某解释说:“我们每开一次门都有风险,所以通常会所正门是不开的,只接受熟人介绍的人来会所,都是从饭店后门进来。”

问起会所现在所做的会展生意,张某笑着说:“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家特别喜欢我们这里的环境,隔三差五就有来问的。我们现在不靠公务消费了,都靠办派对、开会展,有价有市。”

“各位帮个忙,出去不要声张我们会所,被人知道了我们生意就不好做了。”在我们准备离开之际,张某特意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