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孕妇三甲医院产科建档遇难题 黄牛称万元可代办

央广网北京4月1日消息(记者周益帆)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媒体报道,单独二孩政策放开,高龄孕妇增多、各级医院产科建档困难。而各大医院门口的一些不法号贩子也利用这一状况,自称能够将业务范围扩大到代办建档,收取费用从五千至一万元不等,现实情况真是如此吗?

早晨7点50分,26岁的小张在老公的陪伴下,第三次,来到离家和单位都不算太远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尽管,医生们八点才出诊,但是人民医院三楼妇产科候诊区的29个椅子早就已经被坐满,小张拿着42号挂号单,在人群里穿梭,心急如焚:

记者:11月的是什么时候满的?

医生:上礼拜。

小张:那我就建不上了。

从本月25号,小张就开始在家中用验孕棒检测,直到27号,看到两条颜色浅浅的红线,她和老公立刻赶到医院,也没赶得上建档。

小张:这边的结果拿到了,我就不在这边建档了,我就只能换一个医院了。只能找人了。

遭遇建档之难的,不止小张。在另一家三级甲等的医院——北京妇产医院,门诊左侧的大屏幕上,两行红色的字体用下划线标出:“2014年11月之前,包括11月的产科建档名额已满”,一位身着黄色T恤的男子悄悄凑过来,递给记者一张名片,表示可以“代办挂号、B超、建档”等业务:

黄牛:11月底没戏了,11月现在都满了,花钱可以,就是说你最好是明天挂号,做个B超,有胎心胎芽了,能建,就给你盖章了,不能建你给我打电话。

记者:那大概价格呢?

黄牛:大概5000。便宜不了。

再和妇产医院门口的黄牛深入交流,他也坦陈,其实只要早发现,早去医院,比如12月初的预产期,这两天去妇产医院检查建档其实也没太大问题,花钱建档不是必须。他们的客户群体主要是早期怀孕没去医院,甚至10周以上还没建档的孕妇。

复兴医院是一家三级合格医院,记者昨天来到门诊部三层产科,走廊两侧的空凳子还很多。

孕妇:这儿八周就能建档,这块儿稍微好点,这儿没那么多人。

记者:您是八周建的?

孕妇:不是,她是十周。

记者:你建档了吗?

孕妇:建了。

记者:你是几周建的呀?

孕妇:八周多,就办一个这个本儿就来了就能建,母子健康档案,来了就能弄,然后你只要挂就行了,就能建。

记者:基本都能建上?

孕妇:很好建。

记者还咨询了北京民航总医院、朝阳区妇幼保健院等其他几家非三甲医院,目前11月预产期建档依然有名额。作为二甲医院的朝阳区妇幼保健院还表示,只要手续齐全,医院可以为高龄“单独二孩”孕妇建档。也就是说,建档名额紧张的情况,基本都集中在三级甲等医院的身上。多家医院的医生都表示,三甲医院产科建档本来就难,二孩政策的影响倒不明显。

医生1:不是很明显,因为妊娠是一个自然过程,不是你想怀上今天就能怀上的。我个人认为它肯定是能消化的。

医生2:我觉得有,但是我觉得不高。主要还是就是马年,另外,这十来年的生育高峰一直还没过去。

不过,在全国范围内,包括吉林、江苏在内,已经实施“单独二孩”的省份,新政策的影响初现。福建单独二孩政策在本月29号落地的,市民小陈今年35岁,已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此刻,准备怀第二胎的她却对“建档难”心有忧虑:

小陈:我就担心到时我漳州市医院建档不知道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市医院是漳州目前最大的医院,历来孕产妇都很多。

而在全国首先放开单独二孩的省份——浙江,目前部分市、区的医院,已经明显初现资源紧张,记者统计,以余杭区为例,每年预计要增加3000多名新生儿。

妇保院医生赵华: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后,区妇保院硬件、病房不够用。病房大楼已经在建设了,但是要三年以后,目前因为生孩子都是加床的。

虽然因实施时间的差异,“单独二孩”政策对各地的影响有一些差距,不过,不管是北京还是其他省市,在妇产科医生们看来,有一个共同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医疗资源与实际需求间的差距。对于孕妇来说,早检查、早建档、针对自身情况合理选择医院等级,是一个缓解建档难题的策略,但是对于整个学科来说,如何加快专门人才培养,是需重点考虑的问题。

南京市妇幼产科主任丁红娟:产科医生的缺乏是全国性的,如果今年招6个医护人员要等着他能够当一个正规的产科医生用,要三年。

记者还咨询了北京民航总医院、朝阳区妇幼保健院等其他几家非三甲医院,目前11月预产期建档依然有名额。作为二甲医院的朝阳区妇幼保健院还表示,只要手续齐全,医院可以为高龄“单独二孩”孕妇建档。也就是说,建档名额紧张的情况,基本都集中在三级甲等医院的身上。多家医院的医生都表示,三甲医院产科建档本来就难,二孩政策的影响倒不明显。

医生1:不是很明显,因为妊娠是一个自然过程,不是你想怀上今天就能怀上的。我个人认为它肯定是能消化的。

医生2:我觉得有,但是我觉得不高。主要还是就是马年,另外,这十来年的生育高峰一直还没过去。

不过,在全国范围内,包括吉林、江苏在内,已经实施“单独二孩”的省份,新政策的影响初现。福建单独二孩政策在本月29号落地的,市民小陈今年35岁,已有一个五岁的女儿。此刻,准备怀第二胎的她却对“建档难”心有忧虑:

小陈:我就担心到时我漳州市医院建档不知道会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市医院是漳州目前最大的医院,历来孕产妇都很多。

而在全国首先放开单独二孩的省份——浙江,目前部分市、区的医院,已经明显初现资源紧张,记者统计,以余杭区为例,每年预计要增加3000多名新生儿。

妇保院医生赵华: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以后,区妇保院硬件、病房不够用。病房大楼已经在建设了,但是要三年以后,目前因为生孩子都是加床的。

虽然因实施时间的差异,“单独二孩”政策对各地的影响有一些差距,不过,不管是北京还是其他省市,在妇产科医生们看来,有一个共同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是医疗资源与实际需求间的差距。对于孕妇来说,早检查、早建档、针对自身情况合理选择医院等级,是一个缓解建档难题的策略,但是对于整个学科来说,如何加快专门人才培养,是需重点考虑的问题。

南京市妇幼产科主任丁红娟:产科医生的缺乏是全国性的,如果今年招6个医护人员要等着他能够当一个正规的产科医生用,要三年。